制表厂

分享:
IWC Watches

沙夫豪森腕表

它们为什么如此特别

IWC万国表的理念

在瑞士制表业,沙夫豪森宛若孤岛,因为瑞士大部分表厂都在瑞士西部。如此不寻常的地理因素使IWC万国表自1868年创立伊始就蕴育了其特有的企业理念:坐落于莱茵河畔的IWC万国表专注于技术与研发,不断制作具有持久价值的腕表。公司热切追求创新方案和独创技术,在国际上已赢得广泛赞誉。作为专业奢华腕表领域的世界领先品牌之一,IWC万国表糅合精准无比的性能和独一无二的设计,打造体现高级制表艺术最高境界的典范之作。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获有今日声望,究其原因当然不止一项,譬如表厂拥有极具专业水平的制表师,熟悉自制机芯以及复杂机械装置如三问报时、陀飞轮、万年历等等的每一道工序。对于IWC万国表的工程师和设计师而言,自1903年以来奉行的品质箴言“Probus Scafusia”,即“源自沙夫豪森的非凡技术与精湛工艺”,不但是一大挑战,更是其激情所在。每一枚IWC万国表都是由制表业大师级人物以极其专业的手法加工而成。他们以训练有素的眼睛和灵巧的双手配合精确的仪器将不同的零部件逐一组合起来,每一枚IWC万国表因此都是集精工细作、实用功能及完美设计于一身的出众腕表,每一枚IWC万国表都是制表工艺的卓越非凡之作。

IWC万国表的经营理念建基于对制表的热情、不懈进取以及对完美工艺的追求

陀飞轮包含81个微小零件;组装时必须全神贯注

对IWC万国表的设计师和制表专家而言,这不仅是一大挑战,更是驱使他们实现伟大成就的动力。每枚IWC万国表都是由各个领域的大师级工匠精心加工而成。他们均久经训练、以灵巧的双手配合精确的仪器,将不同的零件逐一组合起来:令每枚IWC万国表成为集高度精准、实用功能及完美设计于一身的非凡腕表,成为体现卓越工程技艺的高水平之作。

研发

在IWC万国表腕表第一次滴答作响之前

设计师与工程师紧密合作研发新腕表

制造及设计

每当IWC万国表开始研发新表款时,都会先问一个问题。设计师和制表专家究竟希望实现什么目标?腕表是否应当在复杂程度上订立新标准?它的特色功能是动力储备,还是防水深度?于初步制作时,工作人员将使用电脑辅助设计软件制作首批零件的“模型”。在这个阶段,IWC万国表极其注重采用现代生产技术,将制造与设计工作结合在一起。腕表设计师与制造工程师紧密合作,匠心独运地将形式与功能完美和谐地融而为一。表盘和表带或表链、显示功能的布局、材质和色调的选择以及表面修饰效果的确定,无不是精诚合作的成果。除了技术成就及瞩目的设计外,其它实在的因素,如腕表的手感,都是设计时非常重要的考虑。因此,不论表壳边缘的触感、启动按钮的方式或表冠啮合的声音,每个细节均不能掉以轻心。制造工程师和设计师多从以前的设计草图中汲取灵感,不仅承袭昔日制表先驱所立下的传统,并贯彻这所沙夫豪森公司的理念。

分享:

不仅承袭昔日制表先驱所立下的传统,并贯彻这所沙夫豪森公司的理念

使用坐标测量机检查夹板的精准度
使用坐标测量机检查夹板的精准度

质量保证

IWC万国表以精确的检查与测试程序,辅以繁复的研发及管理体制,保证了生产成果的最高质量。我们运用最先进的科学方法,包括三维电脑仿真、X光材料分析或测试,显示腕表在日常、极端状况下的反应。公司亦运用高速摄影机和激光测量仪器探测最微细的物理运动,并通过复杂的电脑程序计算各零件所能承受的压力。

从研发最初阶段开始,密封圈、按钮、齿轮、杠杆、轴杆、齿形或游丝尺寸等细节均经过严谨的检验,从而杜绝可能出现的误差。IWC万国表称此程序为“误差源分析”。 同时,研发人员对设计进行调整,使其更可靠、更便于保养,从而确保IWC万国表腕表可长年持续运行,方便出现故障时作维修。

检测

由原型至腕表成品的漫长艰辛道路

将密封表壳浸于水中数分钟,并以不同的压力进行检测,确保表壳绝不渗漏

质量验证

此术语用于说明由大约三十项严苛检测的程序,该检测程序通常为期数天,目的为处于原型或及后阶段的新腕表进行审核,通过程序后才能进入试生产。这些检测集中模拟腕表在整个使用寿命期间,在正常和极端的状况下,有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除非多个原型产品通过严格测试并顺利试行生产,表厂才会进行量产,为IWC万国表的传奇故事撰写新篇章。

撞击测试

在撞击测试中,腕表将就不同加速率的状况进行检测。 由重力所造成的起动加速度(g),即1g = 9.81m/s²。如果施加100g的力量于只有100克重的腕表表壳,腕表内的组件于极短时间内将需承担相等于10千克的冲击力。IWC万国表的飞行员腕表甚至需要在离心加速器中抵受长达数分钟的30g重力。在摆锤式撞击试验机中,腕表将在瞬间加速至5,000g,相当于腕表从1米的高处自由掉落到硬木地板上的效果。其中最严峻的测试为“chapuis extrême”。在这项测试中,腕表将放置于箱子里,然后连续摇晃数小时,让腕表承受50g加速度的碰撞和撞击140,000次、100g加速度94,000次以及500g加速度30,000次。

按钮和表冠在全自动化测试装置中进行疲劳测试
在气候测试中,腕表必须抵受-20度和+70度之间的温度变化

磨损测试

为测试目的,某些零件早在设计阶段便已制造出来,从而检查那些极其严重磨损的零件其最低要求。例如海洋时计系列腕表的旋转表圈,便需要进行相当于每天四次下潜的疲劳测试,从而确保至少10年的使用寿命。

气候测试

气候测试将就腕表佩戴者可能遇到的所有气候状况,进行有系统的测试。从地理角度而言,这包括了由阿拉斯加到撒哈拉沙漠以至巴西雨林等各种气候。测试的腕表将被放于箱内数天至数星期,期间必须承受从摄氏-20至+70度极端的温差变化及高达95%的相对湿度。完成这项严峻考验后,便会就腕表的速率进行长时间的监测。在这项检测中,工作人员将使用自动多重麦克风来检查摆轮的振频是否一致。

锈蚀与紫外线测试

腕表将浸泡于摄氏37度盐浴中进行为期两周的测试,确保腕表所用的材质在日常使用中,甚至在高腐蚀性的盐水中也不会出现锈蚀。IWC万国表潜水腕表的旋转表圈也必须在污浊的水中检测其可靠性。表镜和表盘将连续数日接受强烈的紫外光照射,确保其色泽没有任何变化。

使用测试

在实验室中进行的各项测试,当然难以全面模拟实际生活中所碰到的每种情况。因此,所有新表款均会由公司内部及外部的人员作日常佩戴。具体而言,IWC万国表将根据特定表款安排腕表在各类活动中经历考验,例如伐木、潜水、打高尔夫球和越野自行车运动,或登上3,000米高山。

分享:
这款海洋时计潜水腕表将在37度的浓盐水中浸泡两个星期,以测试其防腐蚀性能

组装

在IWC万国表,高科技与手工技艺并不背道而驰

以电脑数控铣床加工而成的桥板,公差仅为数百分之一毫米

生产技术

在零件生产过程中,各种坯件均采用电脑数控铣床加工成形。完成表面加工后,零件可接受的公差范围通常仅+/– 0.02毫米,但在某些情况下,此公差可能低至+/– 0.002毫米。完成机械加工后,零件将以手工方式进行修饰,或者进入放电加工机中进行处理。电脑数控线放电加工机主要用于加工机芯中的零件。表面粗糙度可控制在0.005毫米的公差范围内,但是对于精密EDM工件,此项指针则可低至0.001毫米。

组装基础机芯

机芯组装可分成四个不同的阶段:上链机制、传动轮系、擒纵系统以及实际走时系统。根据不同表款,再加入自动上链装置、计时机制、日历和小时计时圈等。其中最复杂的工序是调整擒纵装置和校准摆轮游丝以确保其精确稳定地运作:这是一项高精准度的手工工序,没有任何机器能达至相同程度的高质量水平。在组装过程的每个阶段,腕表的功能和精准度将不断经检查与校正。之后,技艺纯熟的特殊功能部门制表匠将为基础机芯加入各种复杂装置,如万年历、追秒装置及陀飞轮。另配备三问报时装置的机芯,均于此完成所有组装。

装配摆陀、平衡摆轮及擒纵机构需要锐利的目光与可靠的直觉
使用铣床在表壳中铣出表耳

在检定功能后,制表师精湛的技艺让腕表达到 IWC 万国表的标准

表壳制造及组装

若论精准度与所投入的努力,表壳的制造绝不逊于其它生产阶段。在制作铂金表壳时,表厂采用放电加工机从一公斤重的金属块中切割出两块坯件。对于贵重金属腕表,其表壳零件是以铸造部件的形式购入;而精钢表壳和钛金表壳则是以棒条坯件形式提供,然后在电脑数控车床和铣床上加工成形。部件的最大允许圆度误差不得超过0.03毫米。铣床用于切割装配表带或表链的表耳,在表壳中间加工出安装表冠和按钮用的孔洞,以及制作复杂的粗糙表面,例如达文西计时腕表的那种效果。完成功能操控装置之后,工匠们将运用精准的工艺并按照IWC万国表的标准对表面进行修饰。首先清理边缘位置使其变得圆滑,琢面在必要的部位再加以切削,所有车削、研磨及加工的痕迹均须清除,再为表面进行细磨和抛光,以及缎面加工和喷砂处理。此时,修饰专家将在表壳或部件表面上打造圆纹粒面等装饰性效果。之后,将多达六十个不同的零件组装成表壳。最后再进行一系列复杂的测试,如防水性能及外观检查,才能完成表壳的生产流程。

在表盘、指针及表壳装嵌部门,每一道工序均以人手进行

装配表盘、指针及表壳

在这些部门里,所有工序均以人手进行。根据特定的表款,装嵌专家会以人手或利用专用工具将表盘安装到已彻底调校完毕的机芯上。指针的安装如是,而且指针需要设定在准确的高度上,确保与对应的枢轴紧密咬合。在计时腕表中,指针必须绝对精确地对准零位置。机芯固定在套环内,或直接固定于表壳中。如果是以套环紧扣机芯,则通过底盖上的波形弹簧将套环固定就位。为上链杆逐一进行调整,当表冠旋入到上链杆一端后,再以独特的黏剂将其紧紧固定。

最终检验

在十天的时间内,自动上链腕表内的自动机芯将不停旋转,而手动上链机芯则每隔一天上满链,令其持续运转。通过不停运转让大齿轮与小齿轮互相完美磨合,同时让润滑油渗透至适当的位置。

质量保证工序的最后阶段,便是全面的最终检验。此检验将就腕表是否适合日常佩戴使用再进行最后的一次检测:为机芯上满链,测量其准确度,检查各种功能、外观,并以一系列特别测试检查其密气度及防水性能。这家莱茵河畔腕表公司所出厂的任何产品,绝无质量之虞。这项完善的质量保证工序向IWC万国表腕表的每一位未来主人保证,公司严格恪守其久负盛名的质量标准。

分享:
质量保证工序的最后阶段,便是全面的最终检验

订制服务

镌刻工艺成就独特的IWC万国表腕表

镌刻工艺,尽显个性

出自IWC万国表的每枚腕表,均散发自身的独特个性。尽管如此,不少顾客更希望我们在其怀表或腕表上添加更具个性化的元素。凭借现代镌刻技术,IWC万国表就此提供无限可能。只要是佩戴者希望让爱表更具个人特色而提出的任何修改要求,我们都可以一一实现。“镌刻”(Engraving )一词源自法语的“graver”,原意为“挖出犁沟”。在木材、石头、象牙及金属等材质上刻上图案、图形、装饰、文字等等,产生一种光与影的动人对比效果之余,并将个人的意念恒久留存。今天,IWC万国表依然留传这门古老技艺。藉着镌刻技艺,我们可创作一系列微型艺术品并传之于后代,例如镌刻在达文西万年历“克劳斯限量版”腕表或超卓复杂型腕表底盖上的那些作品。此外,腕表上还可以镌刻姓名缩写、特别的日期、家族徽记、公司标志或私人赠语,从而让您的IWC万国表腕表独具个性。

服务

世代相传的IWC万国表腕表

我们建议由IWC万国表指定服务中心或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总部为腕表进行定期保养,从而延长腕表的使用寿命并保持其精准性能

服务与维修

设于沙夫豪森的服务部门聘有大约五十名员工,他们专门负责为来自世界各地、自1868年IWC万国表创立后各个时期出品的腕表提供维修保养服务。为确保不遗漏任何一项细节,IWC万国表保留了1885年起出厂的每枚腕表的详细记录。IWC万国表不时收到早至搭载首批琼斯机芯的表款,即使现在经验最丰富的工匠对于早期制表匠的精湛技艺,也赞叹不已。当中,每日误差不超过3秒的古老怀表也绝不罕见。

备用零件库设于维修部的心脏地带。这里分门别类地储存了数百万个零件。无需赘言,公司所有近期表款的原装零件均储备充足,足够未来数年之用。一般而言,一枚优质机械腕表在使用4到5年后便需要进行一次全面检修,而具体而时间则取决于腕表所承受的压力与负荷。

一般而言,枚优质机械腕表在使用4到5年后便需要进行一次全面检修

机芯被完全拆解。之后,每个零件都将经过仔细检查,如有磨损或损坏则进行必要的维修或更换
分享:

经检修后的腕表将接受为期五天的最终详细检查

检修服务

每枚送返沙夫豪森的IWC万国表腕表,均会得悉心的处理。腕表于检修时均会经过消磁,并将机芯完全拆解。严重磨损的齿轮、小齿轮、弹簧或轴承将被更换。然后对机芯进行清洁、重新组装、上油并完成调校,再将机芯稳固地装入表壳中。所有密封圈垫及表冠(若有必要)将会被更换。最后,经检修后的腕表将接受为期五天的最终详细检查。IWC万国表对腕表执行细致入微的服务,以确保腕表在未来几年可精准运行、可靠防水。

只需按照数项简单的保养规则来操作,任何表主都可以让其IWC万国表腕表拥有更长的有效使用寿命。这些规则包括避免撞击,不要在水下操作任何活动部件(潜水员腕表除外),以及只允许专家打开表壳。

IWC万国表的记录册记录了1885年起所制作的每枚腕表资料。访客可于IWC万国表博物馆里查看记录册

IWC万国表的记录

IWC万国表为每枚出厂的腕表进行注册登记,以作永久保存。自1885年以来,机芯、所用材质以及表壳的详细数据均记录在册。而对于后期的表款,其记录内容亦包括参考编号。腕表的继承人或者后续买家只需支付少许费用即可获得其IWC万国表的准确信息。截至目前为止的注册主要是记载腕表相关数据的记录摘要,2012年7月1日起将采用全新的证书。

为了获得证书,必须将腕表发送至沙夫豪森制表厂,让我们经验丰富的制表匠对其进行细致彻底的检验。腕表的寄送必须通过授权零售商或者IWC专卖店,而不能自行邮寄。

IWC万国表腕表的真伪只能经由我们在沙夫豪森的专家来鉴定。证书上的信息主要包括腕表型号、表壳编号以及机芯。除此以外证书上还可以标明腕表的技术特点。若在检验腕表时发现含有非原厂零件,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有权拒绝出具证书。

很遗憾,介于供需以及机芯和表壳的状况等因素,我们无法对某一型号腕表的收藏价值进行鉴定。您的IWC万国表一旦遗失或被窃,我们建议您最好以书面形式向警方报案同时告知IWC万国表。我们将登记腕表的表壳编号以及相关资讯,只要腕表再度出现,我们会特别留意。

腕表的继承人及后续买家便可获得有关其腕表以及当初购买该腕表的授权零售商的正确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