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体验

收藏家阿伦‧迈尔斯

钟情IWC万国表

文字 — Hanspeter Künzler 照片 — Andreas Schmidt 日期 — 2010年07月1日

分享:
创始时期的IWC万国表琼斯猎人表机芯

我不是典型的收藏家,我不太注重腕表的外观。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腕表的内在

阿伦‧迈尔斯

阿伦‧迈尔斯(Alan Myers)教授一直偏爱怀表而非腕表,理由在于:腕表会令他长湿疹。因此,他始终使用怀表。不过,他在退休后,才开始喜爱收藏钟表。科克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of Cork)动物系的同事们赠送他一枚怀表,作为赠别礼物。可是,这是一枚新表而不是旧表,而阿伦‧迈尔斯从来都不太喜欢新表。因此,他妻子建议他在互联网上搜索一下,看能否找到合他心意的表。他才搜索没多久,一枚极其精美的IWC万国表时计就映入眼帘。从那时起,他就迷上了钟表。“无论是我个人还是作为一名学者,我都无法抗拒钟表的魅力,”他一边说一边快速而熟练地拆开一枚编号为11136的IWC万国表猎人表。“我发现其内部的微型机械结构非常迷人。之后我意识到,这些表比我之前认为的要有趣得多。”

迈尔斯发现,IWC万国表从1885年起便为腕表妥善存档,并详细记载了时计产品是如何装配及被谁购买的。不过,从公司初期到1876年创办人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卸任,人们对这段时期的情况仍然知之甚少。面对这个挑战,迈尔斯无法置之不理。于是,他开始着手研究早期IWC万国表机芯的历史。这个领域的定义非常明确,在琼斯及其继任者弗雷德‧西兰德(Fred Seeland)主持下生产的机芯被称为“琼斯机芯”,这款机芯的已知最高编号是25590。

在父亲的鼓励下,阿伦‧迈尔斯从小就喂养蛇和蝾螈。他在伦敦和斯温席攻读动物学,并通过研究片足甲壳动物取得博士学位。他曾在达累斯萨拉姆任教两年、在伦敦任教一年,之后在1972年,他成为科克大学的讲师。他是充满热忱的分类学者,在之后的数十年里,他潜心研究他所称的“奇特小虾”—一些仅5毫米左右的微小生物。他发现并命名了数百个此前不为人知的物种。他最后一次考察的目的地是大堡礁,完成这次旅程后,他和同事将考察报告汇集成书,这本书的厚度竟然超过了《旧约全书》。书中提供了许多说明不同物种之间区别的图画。而这些图画竟然与迈尔斯正在撰写的有关琼斯机芯的著作中的插图极为相似。现在,这本著作静静地躺在他整洁的书桌内一个抽屉里等待出版。“我不是典型的收藏家,”他说道。“我不太注重腕表的外观。对我来说,重要的是腕表的内在,也就是机芯。为了将小虾分类,我需要仔细观察它们之间的微小区别,这与观察不同腕表机芯之间的区别非常相似。令我感兴趣的是它们如何变化、如何进化。”

今天,阿伦‧迈尔斯的藏品中包含大约五十枚时计和机芯,最早一枚的编号为663,这是最早期的款式,并且仍在有力地运转着。迄今所知比它更早的IWC万国表时计只有两枚,分别是576和603,难怪他视之为挚爱的藏品。不过,最具研究价值的是刻有R字样的11736时计。通过与较常见B型机芯的比较,迈尔斯在琼斯钥匙上链怀表的发展方面得出重要结论。在建立其非凡藏品的过程中,有两个因素对他帮助极大。首先,与大部分其他收藏家相比,他不仅仅对完整的时计感兴趣。“我收藏的目的不是为了拥有,而是我的求知欲令我成为一名收藏家。我想获得有用的信息,所以我收藏的时计不一定需要配备表壳。即使是损坏了的机芯也能提供宝贵的资料。”第二个因素是互联网的兴起,在快速汇集众多珍品的过程中,互联网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迈尔斯恰好是在网上拍卖平台全球普及的初期迷上IWC万国表。“现在已经不太可能收集到我这些藏品了。”他说。

不过,即使不上网搜索时计资料,阿伦‧迈尔斯的生活照样丰富多彩。除了要照看自己种植的仙人掌外,他还喂养壁虎和非洲小刺猬。在晴朗的日子里,他会架起望远镜,观察在地平线上航行的船只徐徐驶入科克港。

探索更多文章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