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IWC Oils
精确走时 分秒不差

根据不同的压力和拉力,机芯上约50个位置会涂抹腕表专用的润滑油和润滑脂。

测试实验室

在IWC万国表实验室里,新款腕表都要经过严苛的测试,测试过程涉及50个不同阶段,其中包括长时间浸泡在温暖的盐水中,以及封闭在环境模拟室中。所有这些检测工作是为了保证,当腕表到达其未来主人手中时,它们不仅可以用于日常佩戴,并能够满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微观世界

时间推动世界运转,促使改变发生。IWC万国表葡萄牙超卓复杂型腕表以低调而完美的设计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数字中的永恒

于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万国表自制89800型机芯,重新定义了数字日期显示。由三个圆盘组成的万年历装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显示,还有较不显眼的闰年显示。所有圆盘均巧妙同步。

最高机密

在英国中部一个小镇,逾五百名专家为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着力研制银箭赛车。赛车中3,200个零件几乎全由车厂自行制造。

为机芯注入生命

精妙的机芯可为所有机械腕表绽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显示时间功能的简单功能腕表,背后也有非凡的复杂机械装置,无瑕地运作数以百计的微细零件。而能够提供额外功能的复杂腕表,顾名思义,其构造更加复杂。

大型日期及月份显示腕表,伴你振翅高飞

集运动与典雅风格于一身的喷火战机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是IWC万国表飞行员系列的瞩目之作。腕表的日期和月份显示清晰易读,表壳内精巧的机械装置更令人着迷不已。

体验

工程师腕表:传奇故事

撰文:亚历山大‧林兹(Alexander Linz)

文字 — Alexander Linz 日期 — 2013年01月14日

分享:

电力、磁场的出现,日益影响人们的生活。IWC万国表的制表师随即开始构思如何保护时计,免受电力及磁场的影响。

回溯至1888年,当时IWC万国表在约翰‧夫哥‧麦斯达(Johannes Vogel Muster)掌舵下,为防磁钟表公司(Non-Magnetic Watch Company)制作16及19法分防磁机芯。摆轮、摆轮游丝、擒纵轮及擒纵杆均由钯合金制成,擒纵叉采用铜,而平衡轴则采用金质。期后,防磁保护对于军队格外重要,飞机驾驶舱由于不断进行现代化,同样累积了不少电磁波。因此,在1940年代中期,IWC万国表为英国皇家空军(British Royal Air Force)开发出一款专业飞行员腕表。

腕表搭载12½法分89型机芯,表盘设有中央秒针,套环与内背板均由软铁制成。从此,保护传奇马克十一腕表机芯的软铁内壳成为了IWC万国表飞行员腕表的标准要求。IWC万国表博物馆总监戴维‧赛费尔(David Seyffer)表示:“这在当时完全是崭新的构思。”

最终于1955年推出的工程师腕表直接演化自IWC万国表飞行员腕表,所注重的依然是防护腕表,免受磁场影响。1950年代,电气技术、机械工程、通讯与运输的快速发展,使磁场日益增多。第一代工程师腕表为简约的男装腕表。IWC万国表设计工程师腕表时,特定迎合以下顾客的需要:工程师、技师、化学家、飞行员及医生。为了符合目标顾客的社会地位,工程师腕表保持了几分低调优雅,即使以今天的标准看来,腕表所配备的技术功能需要较为大型厚实的表壳装载,但依然朴实无华。逾12年来,原始工程师腕表以其几乎不变的造型,缔造了令人瞩目的销售佳绩。广告及公关推广活动都是针对上述专业人士进行,利用与各个专业领域紧相关的主题及组织来对工程师腕表进行宣传也是司空见惯的方式。与此同时,IWC万国表设计了造型独特的闪电标志,从此成为工程师腕表的象征。

从这时起,IWC万国表工程师腕表仅搭载完全由表厂自制的自动机芯。1944年,阿尔伯特‧比勒顿(Albert Pellaton)担任IWC万国表技术总监一职后,随即着手研发IWC万国表自家的自动腕表机芯。早在1946年,他即为摆陀动作仍受限制的首款设计取得专利。比勒顿力求完美,对此成果并不满意:他希望摆陀能够进行完整的运转。同时,他也希望研发出完美的吸震系统。1950年,具备中央秒针的首款85型机芯推出市场后,立即备受好评,并迅速成为畅销产品。85型机芯的不同后继款式随后用于IWC万国表工程师腕表中。8521型机芯即是其中一款,这款机芯具备比勒顿上链系统及自我补偿宝玑游丝、精准微调计,并将振频提高到每小时19,800次。此机芯于1958年停产。IWC万国表仅于1970年代后期,为部分工程师SL腕表装配积家(Jaeger-LeCoultre)的石英机芯。1980年代,公司开始采用ETA机芯。2005年,IWC万国表自制的80111型机芯于新一代工程师腕表(型号3227)中面世。大型工程师腕表(型号5005)于2007年推出,搭载了5005型机芯。工程师腕表于2005年重新设计并发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同时为其推出首款计时腕表,这些时计最初搭载IWC万国表79350型机芯(基础ETA/Valjoux 7750型机芯),后期则转为IWC万国表89360型机芯。

系列典范

IWC万国表财务主管爱纳斯‧格里沙贝一世(Ernst Grieshaber jun.)及技术总监阿尔伯特‧比勒顿创造出工程师腕表,并为其命名。得益于他们,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才拥有这些使让我们可以依次讨论的典范作品。首先是型号为666的第一代工程师腕表,当时人们称之为好得“可怕”的腕表,当然不仅是因为“666”令人联想起撒旦之故。原始工程师腕表逾12年来几乎未曾改变过其造型。其次则是上述的852x型机芯,这款机芯大幅改良IWC万国表自动机芯,为型号666的腕表提供可靠的动力。工程师腕表备有不具日期窗口的型号666 A表款(搭载852型机芯)及具备日期窗口的666 AD表款(搭载8521型机芯)可供选择,视乎机芯而定。腕表的表壳由三部分锁紧组成,质量卓越非凡。顾客可悉随选择精钢款式、18K金款式或14K金配精钢底盖款式(型号766)。所有表款的防水深度均达100米,同时配备软铁内壳,可抵挡达每米80,000安培的电磁场。1967年间,崭新的型号866腕表取代了型号666的工程师腕表,这也是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第二代制表典范。虽然这是“崭新”的工程师腕表,但依然在圆形表壳内保有坚固、防水及绝对防磁的基本理念,同时以更新颖、更具运动气息、更为现代的造型登场。1975年后,我们不再在产品目录里看到这些工程师表款的影踪。

1976年,工程师腕表的外观显著改变。设计师杰罗‧尊达(Gérald Genta)将这款腕表改头换面,为型号1832的大型工程师SL腕表搭配典雅而充满运动气息的精钢表壳。第二款工程师系列腕表的代表作即使时至今日,依然是IWC万国表最为杰出、最为创新的设计之一。型号1832的工程师SL腕表尺寸达40×38毫米,专为技师及日益注重造型的腕表爱好者而设,他们对于技术方面同样要求严格。例如,IWC万国表自制的8541 ES型机芯所采用的擒纵杆、擒纵轮及脉冲滚轴均同样以防磁材质制成,机芯的软铁内壳精巧地安装于细小的橡胶垫上,可抵挡达每米80,000安培的磁场并吸收任何撞击或震动。虽然腕表制作精妙并完美秉持IWC万国表的形象,但推出的时机不佳,精钢版售出550枚。往事已矣,这也是IWC万国表缤纷历史中的一页。现在,型号1832工程师SL腕表稀少的产量,却令其成为备受追捧的收藏珍品,而拥有型号1832腕表的人士,可说是幸运之极。

1983年推出的下一代工程师SL腕表型号为3505,搭载375型机芯。此表款的后继者为1985至1989年生产的型号3506腕表,搭载3753型机芯。这些崭新表款较为纤薄、倍添优雅气质,更首先于表盘饰以标志性的“绘图纸式”图案。工程师腕表面世25年来仅专属于男士,而在1980年代情况曾短暂改变,IWC万国表管理层决定检讨并扩充SL系列,因此部分女装表款逐渐推出市场。然而,女装工程师SL腕表只是昙花一现,早于1980年代中期,这些表款相继退出工程师腕表系列。毕竟IWC万国表始终专注于男装腕表。

最后,工程师500,000A/m腕表尤其值得一提,这款腕表可抵抗任何强度的磁场。1980年代中期,IWC万国表与瑞士冶金学专家史丹利蒙教授(Prof Steinemann)及士卓曼机构(Straumann Institute)的士卓曼博士(Dr Straumann)紧密合作,力求实现创造出完全防磁腕表的宏大目标。这款工程师腕表的成功奥秘在于采用难以加工的铌锆合金,并将之用于制作游丝。而用于保护机芯的软铁内壳忽然显得不必要。这款高科技工程师腕表经过核磁共振仪的多次测试,竟可抵抗每米370万安培的磁场,成果令人赞叹。此腕表或者能够抵抗更高强度的磁场,然而当时可用的测试技术并不存在。IWC万国表秉承谦恭自持的风格,选择将此非凡结晶称为工程师500,000A/m腕表。在当时,这款腕表创下了防磁腕表的全新世界纪录。毫无疑问,工程师500,000A/m腕表同样是收藏家梦寐以求的佳品。然而,值得留意的是,这款腕表仅生产了约2,700枚,如果您希望获得工程师500,000A/m腕表,我们希望您能成功找到。

赛车道上 游刃有余

阅读更多

2005年,工程师腕表以型号3227的造型重新发行,成功为工程师腕表传奇注入全新而充满动力的生命。此后,IWC万国表推出众多崭新表款,其中包括上述的数款计时腕表。2013年,工程师腕表将推出更令人瞩目的全新表款,令重新发行锦上添花。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行政总裁乔祺斯先生(Georges Kern)按住腕表并表示:“这全新工程师系列腕表具备三大傲视同群的非凡特质:优质IWC万国表机芯、精妙功能及革新材质。”完全秉承瑞士制表公司IWC万国表所坚持的创意精神。

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IWC Oils
精确走时 分秒不差

根据不同的压力和拉力,机芯上约50个位置会涂抹腕表专用的润滑油和润滑脂。

测试实验室

在IWC万国表实验室里,新款腕表都要经过严苛的测试,测试过程涉及50个不同阶段,其中包括长时间浸泡在温暖的盐水中,以及封闭在环境模拟室中。所有这些检测工作是为了保证,当腕表到达其未来主人手中时,它们不仅可以用于日常佩戴,并能够满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微观世界

时间推动世界运转,促使改变发生。IWC万国表葡萄牙超卓复杂型腕表以低调而完美的设计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数字中的永恒

于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万国表自制89800型机芯,重新定义了数字日期显示。由三个圆盘组成的万年历装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显示,还有较不显眼的闰年显示。所有圆盘均巧妙同步。

最高机密

在英国中部一个小镇,逾五百名专家为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着力研制银箭赛车。赛车中3,200个零件几乎全由车厂自行制造。

为机芯注入生命

精妙的机芯可为所有机械腕表绽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显示时间功能的简单功能腕表,背后也有非凡的复杂机械装置,无瑕地运作数以百计的微细零件。而能够提供额外功能的复杂腕表,顾名思义,其构造更加复杂。

大型日期及月份显示腕表,伴你振翅高飞

集运动与典雅风格于一身的喷火战机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是IWC万国表飞行员系列的瞩目之作。腕表的日期和月份显示清晰易读,表壳内精巧的机械装置更令人着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