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为了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美好未来

“1835年9月17日。我在岛上漫步时遇到两只巨大的乌龟,每只至少重200磅。其中一只在吞食一片仙人掌,当我靠近时,它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慢慢爬走了。另外一只发出一声低沉的嘶鸣,把头缩了回去。”

IWC万国表
再度闪耀北京国际电影节

继2013年成功携手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BJIFF),瑞士制表名家IWC万国表荣耀宣布将继续担任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官方合作伙伴。

Aquatimer
探索全新海洋时计系列

IWC万国表全球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解释说。

SIHH 2014 Booth
2014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
IWC万国表展区幕后花絮

钟表浪潮直卷日内瓦。在第24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上,IWC万国表诚邀访客深入海底,探索全新海洋时计系列的非凡表款。

Watches and Wonders
“钟表与奇迹”展览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诚挚邀请您于2013年9月25日至28日,前往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参观亚洲首个高级钟表展“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为庆祝此盛事,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带来赢取双人之旅的独家机会,幸运得奖者将可游览IWC万国表的发源地沙夫豪森,在当地参观品牌工作坊,然后前往意大利柏涛菲诺,亲身体验IWC万国表著名腕表系列背后的创作灵感。

Ingenieur 2013 Collection
探索全新工程师系列

IWC万国表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与您分享更多全新工程师腕表的信息。

IWC's SIHH Booth 2013
2013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IWC万国表展区幕后花絮

踏入工程师腕表之年,一同探索2013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IWC万国表展区的幕后花絮。

IWC万国表于SIHH 2012

IWC万国表于2012年度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为标志性的一年拉开序幕,振翅高飞。

体验

IWC万国表著作

走进IWC万国表

文字 — Manfred Fritz 日期 — 2010年04月1日

分享:
《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讲述IWC万国表142年的历史。共550页,重4.4公斤,附500幅插图,历时3年完成
作者曼弗雷德‧弗里茨(Manfred Fritz)曾撰写无数有关腕表和腕表行业的出版物。 他的著作《The Grande Complication from IWC》于1991年出版

IWC万国表出版长篇巨著《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以详细丰富的史料叙述这家沙夫豪森制表公司的发展历程。同时,该书更将精良的精密制表工艺与畅销书作家保罗‧科埃略(Paulo Coelho)的叙事才华和画家恩基‧比拉(Enki Bilal)的丰富想像力融为一体。该书作者曼弗雷德‧弗里茨向我们揭示这项“综合艺术品”的创作过程。我们也将展示IWC万国表历史上十款最重要的腕表作品。

一切是从文字开始的。更准确地说,是保罗‧科埃略写下的一句话。这句话将他为IWC万国表这本新书所写的七个故事中的首个故事划上了句号。这个故事来自于保罗的想象,并非真实,它告诉我们公司创办人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F. A. Jones)于1868年来到沙夫豪森,之后他试图在小镇那些思想保守的手工艺人中招聘员工、希望说服他们理解他的大胆设想,从而以更合理的方式生产怀表。在此过程中他遇到了种种困难。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因为作者运用天马行空的想象,生动地向我们讲述IWC万国表于这个历史时期的情况。由于可靠文件记录的缺少,我们对这个时期知之甚少。

前面提到的那句话:“个人的梦想只是空想,共同的梦想却可改变现实。”的确如此。而保罗‧科埃略不愧是一位伟大的小说家,对人类心灵的了解也十分透彻。他的这句话一语中的,不但揭示了这位力图在沙夫豪森站稳脚跟和寻找志同道合员工的美国年轻人的内心世界,还囊括了IWC万国表延续了142年、历经沉浮的艰辛历程。推动品牌成功的因素,往往在于品牌拥有激励每一个人为目标而奋斗的能力,即使有时这个目标看起来多少有些荒谬。

一切也都是从这句话开始的。三年前,当时保罗‧科埃略的进度已领先一步,与负责进行此书籍专案而召集的工作小组独立工作。但是他写下的语句却成为整个小组及其未来工作的座右铭。他总是非常专业,并能按时撰写和提交故事文案。当这个错综复杂的项目将要陷入停滞时,他的这种工作态度常常给予工作小组里的其他成员很大的鼓励。

几百年来,制表历史与人类文化的发展历程相互呼应,并反映出特定时代的审美观或艺术思潮

整个过程节奏紧密,虽偶尔可能出现一些争议,但也是意料之中的。要将这个如此浩瀚的领域浓缩为一本书,一本关于腕表和时间的书,一本史无前例的书——这并非易事。首先,因为IWC万国表的绵长历史。从其惹人注目的起源直至今日,IWC万国表的历史一直是瑞士腕表行业中最引人入胜、最不同凡响的故事之一。其次,这个项目的目标就是要敢于做一件与众不同的事情。从一开始,每一个参与这个项目的人都清楚这一点。

文化与手工技艺息息相关。IWC万国表高级钟表的精湛技艺本身已是一大文化成就。我们对这种文化的需求,就如巴赫的清唱剧或者毕加索的油画那样,可有可无。但倘若没有了它们,我们的生活会变得平淡无趣。从更深的层次来讲:一个人对于时间的态度,无论在乎与否,都反映在他对时计的选择上。几百年来,制表历史与人类文化的发展历程相互呼应,并且反映出特定时期的审美观或艺术思潮。

这就是为什么在电子计时技术的冲击下,身为工程艺术分支之一的精密制表艺术能够一直存在并在几个世纪的时间里不断发展的真正原因所在。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决定在这本跨领域的作品中,根据其主题,融入几种不同的艺术形式——分别是保罗‧科埃略的文学造诣、恩基‧比拉的视觉冲击、优异的图书设计、动人的摄影作品及以现代、纪实的形式叙述一个真实的故事。

IWC万国表的这本全新巨作就是依照这个原则构思而成,篇幅浩大,重达4.4公斤。而且,这一次是从第三者而不是从公司的视角讲述历史。或者,就如首席执行官乔祺斯(Georges Kern)在首发仪式上所说的那样:“我们不希望出版另一本关于腕表和一家著名公司历史的普通书籍。我们采用不寻常的艺术手法,旨在籍此向公众创造一个机会,让他们自己去探索IWC万国表品牌的独特魅力和迷人风采。”

分享:

由IWC万国表创办人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制作的同名怀表机芯,配备四分之三夹板和便于精确调校的加长型微调计

1868年 - 琼斯怀表机芯

我们对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历史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并配合大量背景资料将其历史重现眼前,其翔实程度前所未有

分享:

马克十一飞行员腕表配备手动上链89型机芯,可抵御磁场的影响

1948年 - 马克十一腕表,89型机芯

发布会日期定于三月中旬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并吸引了世界各地前往巴塞尔钟表展的记者来到沙夫豪森。他们纷纷借此机会与法国艺术家保罗‧科埃略、插画家恩基‧比拉、我来自项目团队以及IWC万国表博物馆的专家们畅谈一番。我们的客人也充分利用这次机会来了解并谈论这本关于腕表的非凡之作。

编排这种书籍结构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无论你采用哪一种方法,都无可避免地需要安排一段主题简介。只有当你了解自己的过去,才能设定未来前进的方向。有鉴于此,我们在书籍的开始部分介绍了两项对IWC万国表来说依然重要的基本因素。一个是品牌的起源——IWC万国表在沙夫豪森创办的来龙去脉,换句话说,就是沙夫豪森小镇与这个位于河畔制表厂之间的紧密关系;另一个就是为什么来自波士顿的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最终在瑞士东北部,这个与传统瑞士制表中心地带相距甚远的偏僻小镇落地生根,以及由这个位置所引发、在回顾历史时可以清晰预见的结果。

其中之一,也是最重要的,如同其书名所揭示的那样——《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这句话道出了公司的核心基因、沙夫豪森小镇的人杰地灵、以及居住在瑞士和德国交界地区人们的独特个性。他们最喜爱的活动莫过于修修补补,集合手头最有用的工具,巧妙地运用机械知识,以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法。对于IWC万国表而言,实在的东西——在这里是指机芯的高品质、精巧性和耐用性——永远比外观、装饰、或夸张的设计更重要。这个理念赋予IWC万国表独特而鲜明的个性,并延续至今。这是品牌恒久不变的理念,在其142年历史中一直有迹可寻。此外,对于沙夫豪森的这家公司从来只为男人制作手表,我们应当指出:这种说法并不是完全正确的。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这本书都堪称庞大。它详细、但不冗繁地叙述了公司不同寻常的创办历程、公司现今的发展过程、以及每个时期推动公司发展的重要人物。此外,我们还可以通过清晰而明确的细节检视每一个产品系列及其真正的起源。时至今日,它们已形成各自鲜明而独特的个性:飞行员系列、葡萄牙系列、工程师系列、海洋时计系列、达文西系列和柏涛菲诺系列。任何无法纳入某个章节、但是与品牌总体状况有关的内容,你都可以在另一个章节中找到,或者可以查看内容详实但并未罗列所有型号重要机芯的综览。

然而如果没有丰实的内容,谁都不可能洋洋洒洒写满550页纸

该书最特别之处,在于罗列数据和事实之余,还通过保罗‧科埃略的撰写、恩基‧比拉绘制插图的七个虚构故事,讲述IWC万国表的创办及其腕表系列的起源。这本“书中之书”充满深刻寓意。在该书的发布会上,柯艾略讲述了他的创作过程。尽管起初,他对这个项目持怀疑态度,但最后还是被“时间及其测量工具”这一主题所深深吸引。这是对制表职业由衷的赞美,特别是IWC万国表。他或许会在将来的著作里继续探讨这个主题。

从这个层面讲,IWC万国表的这本著作并不仅仅是一本面向收藏家、推广公司知名度的书籍,它同样吸引那些通过IWC万国表第一次接触高级钟表这一迷人主题的读者。无可否认,要编写出一本有关腕表的著作,让行业以外的普通读者明白易懂,并得到专业人士的认可,这绝非易事。

然而,如果没有丰实的内容,谁都不可能洋洋洒洒写满550页纸。可见,IWC万国表创办的过程的确不同寻常。制表技艺主要是在16和17世纪由被驱逐出法国的胡格诺教徒(Huguenots)引入到瑞士西部地区,之后逐渐被其后裔发扬光大。与此相比,美国波士顿这位制表匠的到来无论在动机还是制表背景上都是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在工业化、标准化以及由此实现的精确度方面,以波士顿为中心的美国制表业在当时可谓领先于世界其它国家。尽管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在经营企业方面的天赋不如他在制表方面的技艺,但他是一位真正的工业革命家,希望将现代化的生产技术与瑞士专业制表匠的手工技能结合起来。这里的人力成本比日益繁荣的北美城市更低廉,从而他能籍此取得竞争优势。不过,在瑞士法语区,腕表制作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仍处于家庭式作业阶段,因此他遇到了重重障碍。

这是一个害怕进步的典型例子。尽管这个小镇的工业刚刚萌芽,而且在莱茵河畔也建立了一座水利发电厂,然而琼斯最终选择在沙夫豪森创业,纯属巧合。但这也是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让他一展宏图,实现制作优质钟表的设想。即使在1876年经济崩溃后,琼斯对品质的基本要求依然不变,并一直贯穿公司的整个历史。我们今天对琼斯所知道的一切均记载于这本著作中。这是一个悲剧般的失败故事,虽然琼斯为自己的企业取名为“万国表公司”,但是在思维上却欠缺国际视野,因为他只为北美市场制作腕表,但是美国却征收极高的进口关税。然而如果没有这次失败的开始,公司恐怕也就无以为继。

换句话说,琼斯留下一枚装配完好的腕表,但缺少运转所需要的能量。或者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当沙夫豪森一家银行在1876年接手该公司的时候,这完全是一次物超所值的交易。然而银行对制表行业几乎一无所知,结果也就未能让企业起死回生。四年后,公司被沙夫豪森最显赫企业家族之一的劳申巴赫(Rauschenbachs)家族所收购。那时,我们首次看到一家拥有成功管理模式的公司初见雏型。因为公司的新掌门人约翰尼斯‧劳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和他的儿子兼继任人约翰尼斯‧劳申巴赫(Johannes Rauschenbach)用人唯贤,他们将高素质人才安排到公司的高层职位,尤其是技术性职位。

分享:

这枚机械计时腕表是世界上第一枚钛金属表壳腕表

1980年 - 钛金属计时腕表

我们翻查、研究并分析了大量有关公司的材料,其数量之巨前所未有

如果要举出公司在这个时期的一项成就,那就是创制出“波威柏”(Pallweber)怀表。这些怀表采用数字式小时和分钟显示,可谓名噪一时。此外,公司在这个时期还成功研发出52型和53型等新款机芯,但仍需努力开拓并发掘新市场。而早在19世纪末之前,IWC万国表已经意识到,腕表也许终将取代怀表,尽管当时腕表主要受到女性的欢迎。此外,公司东主更在业内率先向员工提供一整套社会福利,从而巩固了员工对企业的忠诚度。

鸿伯格(Homberger)家族是第二个对IWC万国表历史影响深远的沙夫豪森本地企业家族,并通过联姻方式入主公司。厄恩斯特‧雅各布‧鸿伯格(Ernst Jakob Homberger)是沙夫豪森工业巨头乔治‧费歇尔(Georg Fischer)公司董事,他迎娶约翰尼斯‧劳申巴赫的一个女儿为妻。约翰尼斯‧劳申巴赫于1905年去世。就在此时,厄恩斯特受委托管理这家腕表厂。同样在1905年,劳申巴赫的二女儿艾玛‧玛丽(Emma Marie)嫁给了一位年轻人。这位年轻人后来成为世界著名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科医生,他就是卡尔‧古斯塔夫‧荣格(Carl Gustav Jung)。婚后,他也成为这家腕表公司的东主之一。荣格在他的回忆录中写到:在1896年,还是一名学生的他顺道去劳申巴赫家族在沙夫豪森的大宅参观。他在那里看到一位少女站在楼梯上。他被她的风姿所深深打动。他立刻就知道,而且完全肯定,“她会是我的妻子”。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顺便一提,在2010年3月这本著作的发布会中,乔祺斯就是站在这座木梯上提议向IWC万国表最后一位私人拥有者的小儿子丹尼尔‧鸿伯格(Daniel Homberger)鼓掌致谢,并主持发布会特设晚宴的。我们将铭记IWC万国表的历史。最后一位老一辈东主汉斯‧厄恩斯特‧鸿伯格(Hans Ernst Homberger)于1955年从其父亲厄恩斯特‧雅各布‧鸿伯格手中接过这家腕表公司的唯一控制权。1978年,在经历十年机械腕表危机后,他黯然同意将公司出售给VDO Adolf Schindling AG公司。关特‧布鲁姆伦(Günter Blümlein)从1981年开始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直到2001年逝世为止。之后,历峰集团(Richemont International SA)将IWC万国表并入旗下。在现任首席执行官乔祺斯的领导下,品牌迈进日益国际化和专业化的新时代。

以上是公司的简要历史。在闲暇时,你可以打开这本著作,一边欣赏公司努力的结晶──各种精美腕表,一边回味公司的悠久历史。我们翻查、研究并分析了大量有关公司的材料,其数量之巨前所未有。在发布会上,乔祺斯问到:在此期间有没有任何特别令人惊讶的发现。对于这个问题,按照已知的事实,我们已有一个重要的答案:从佛罗伦汀‧阿里奥斯托‧琼斯开始,IWC万国表就一直坚持优异品质的原则,142年来从未改变。一直以来,这一原则不断吸引拥有共同梦想的人,并带来创意革新。对此,我们深感自豪。

量身定做的超大尺寸葡萄牙腕表,5000系列机芯,配备比勒顿上链系统和七天动力储备

2000年 - 限量版葡萄牙2000腕表
探索更多文章
为了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美好未来

“1835年9月17日。我在岛上漫步时遇到两只巨大的乌龟,每只至少重200磅。其中一只在吞食一片仙人掌,当我靠近时,它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慢慢爬走了。另外一只发出一声低沉的嘶鸣,把头缩了回去。”

IWC万国表
再度闪耀北京国际电影节

继2013年成功携手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BJIFF),瑞士制表名家IWC万国表荣耀宣布将继续担任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官方合作伙伴。

Aquatimer
探索全新海洋时计系列

IWC万国表全球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解释说。

SIHH 2014 Booth
2014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
IWC万国表展区幕后花絮

钟表浪潮直卷日内瓦。在第24届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上,IWC万国表诚邀访客深入海底,探索全新海洋时计系列的非凡表款。

Watches and Wonders
“钟表与奇迹”展览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诚挚邀请您于2013年9月25日至28日,前往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参观亚洲首个高级钟表展“钟表与奇迹”(Watches & Wonders)。为庆祝此盛事,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带来赢取双人之旅的独家机会,幸运得奖者将可游览IWC万国表的发源地沙夫豪森,在当地参观品牌工作坊,然后前往意大利柏涛菲诺,亲身体验IWC万国表著名腕表系列背后的创作灵感。

Ingenieur 2013 Collection
探索全新工程师系列

IWC万国表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与您分享更多全新工程师腕表的信息。

IWC's SIHH Booth 2013
2013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IWC万国表展区幕后花絮

踏入工程师腕表之年,一同探索2013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IWC万国表展区的幕后花絮。

IWC万国表于SIHH 2012

IWC万国表于2012年度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SIHH)为标志性的一年拉开序幕,振翅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