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Dragonland
巨龙世界——加拉帕戈斯群岛

逾半个世纪以来,达尔文基金会(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一直专注研究著名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动植物种,并担任厄瓜多尔政府的顾问,致力保护这个得天独厚的自然天堂。以下是通过拜访此进化论之地守护者们所得出的记录。

世代相传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墙上挂着一幅壁画。他们相约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特雷维索(Treviso)附近一间洋溢巴洛克风格的别墅内洽谈业务,而这里正是公司总部的所在地。

拯救人间天堂

加拉帕戈斯群岛动植物奇观

欢迎来到人间天堂

从热那亚到柏涛菲诺的路上,可以欣赏利古里亚海滨旅游区一带优美的风光,那里是周末度假的理想之选。

Experience - Moonbird -Article Hero
月鸟号

航行代表着自由、活力、享受生活、融入大自然、荡漾于波涛起伏的大海。帕特里斯•奎斯内尔(Patrice Quesnel)为IWC万国表在摩纳哥驾驶豪华快艇月鸟号(Moonbird)进行试航。

优雅品味的象征

葡萄牙自动腕表的典雅气质与完美技术巧妙配合,堪为通往经典钟表美学之门。

Experience - Watchman - Hero Experience Landing
忠诚的守护者

制表匠约克•鲁格(Jürg Rüeger)悉心看管IWC万国表博物馆中约一千枚珍贵时计。

欢迎加入航海精英俱乐部

这款朴实的腕表配备自动上链系统,表壳内搭载弹簧减震机芯,一代传奇再度重现。

体验

艺术的魔力

两位艺术家。一个创作项目。IWC万国表书册《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源自1868年的制表史)

文字 — Christoph Doswald and Medard Meier 照片 — Maurice Haas 日期 — 2010年04月1日

分享:
来自巴西的畅销书作家保罗•科埃略和来自巴黎的漫画家恩基•比拉

当国际知名作家和漫画家走到一起述说一个腕表品牌的故事,他们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巴西小说家保罗•科埃略和巴黎漫画家恩基•比拉谈论这个创作过程,以及对两人来说都非常新鲜的尝试:共同以文字和图画的形式述说IWC万国表的创办历史。

我们完全可以想像得到,两位出色的创意人士的合作不一定能顺利地进行。科埃略先生,比拉先生,你们是如何一起合作的?

恩基•比拉:
虽然我们对彼此的作品都很熟悉,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私交。事实上,在整个项目的创作过程中,我们也从来没有联系过对方。直到这本书在沙夫豪森推出,我们才第一次会面。

你们之前从未见过面?

比拉:
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叙述我们对腕表的共同爱好——我们如何着迷于时间及其测量工艺。我们不必亲自会面也可以实现这个目标……

保罗•科埃略:
正好相反:从某些方面看来,会面可能会严重影响项目的进行。比拉的画作会令你感动,也同样会令你感到有那么一点不知所措。这就是他作品的魔力。

这样的合作行得通吗?你们有过疑虑吗?

比拉:
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有一点不安。我问自己,怎么可能描绘出保罗•科埃略的内心世界呢?那是因为有一段时间,我对插图创作真的不是很感兴趣。不过,当我第一次阅读保罗的文字时,我脑海里开始涌现各种画面。于是,我开始着手描绘保罗笔下人物的神韵,同时忠实地保留我自己的风格。

这样的“远距离”合作是如何开始的?

科埃略:
我在很久以前就十分熟悉恩基的作品了,当然,这也是我接受IWC万国表邀请的原因之一。三年前,我收到邀请撰写一篇有关我与时间和IWC万国表之间关系的文章,对方暗示将由恩基负责为我的文字绘制插图,我觉得这项提议非常有意思。

语言的意象可营造很大的空间,让人展开天马行空的想像。比拉以绘画的形式诠释您的故事,所呈现的效果令您感到满意吗,科埃略先生?

科埃略:
恩基完全没有试图以图像来复述我的文字。他只是从我的原文出发,然后展开他自己的探索旅程。换言之,尽管我们坐在相同的交通工具里,但是我们从不同的视角得到很不一样的印象。我们两个人都看到外面的风景,然后以不同的方式加以诠释

从两个不同的视角观察同一个物体……

比拉:
图像给人直接、直观的感觉,它产生了第一印象。而在另一方面,文字像个谜团,我们总是在阅读过文字后才能获得体验和理解。我个人对此觉得有点遗憾,因为这个过程意味着插图预示着文字所形成的概念,进而影响阅读行为。与此同时,优秀的插图却可以为文字画龙点睛,吸引人们进一步阅读——同时仍然能够留有想像空间,让你得到惊喜,当然,保罗的故事里肯定会惊喜不断。

让我说明一下你们的工作流程:首先,保罗•科埃略撰写文字,然后恩基•比拉将这七个小故事转化为画面,是这样吗?

比拉:
我们在不同的时间分别着手两个创作过程——首先是文字,然后是图像。不过,我也参与过另一项目,在那个项目中,顺序是先绘制插图,之后才撰写文字。

身为作家,你所写的不能空洞无物:你必须时刻紧贴自己的现实生活

Paulo Coelho

保罗•科埃略,1947年生于里约热内卢,是当代备受欢迎的作家之一

那个项目是关于什么的?

比拉:
那本书叫做《Un siècle d’amour》,与我合作的作家是丹•弗朗克(Dan Franck)。这本书以一位画家的传记形式展开,内容涵盖整个二十世纪。这位画家只绘画裸体肖像,对象都是他一生中所遇到的不同女性。其中一位女性告诉他俄国革命的情况,另一位女性则谈及1929年全球经济的崩溃,最后第三位女性描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本书通过女性的视角并以绘画的形式展现了那个世纪的历史。当我完成绘画后,丹•弗朗克才开始撰写里面的故事。

这位作家对此有什么看法?

比拉:
他乐在其中,因为他能够以现有的图像作为他的出发点,如刻画嘴唇周围的细节、手臂等,以全新的方式运用他的想像力。保罗,我强烈建议你以后也尝试一下这种创作方式。

科埃略:
把那本书寄给我!听起来这是非常有趣的尝试。绘画的确可以揭示文学作品的内涵。我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我在阿姆斯特丹欣赏伦勃朗的名作《夜巡》(Night Watch)时就受到启发,构思出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还在构思中,我还得把它写下来。

比拉先生,在您阅读保罗•科埃略的文字时的感觉怎样?

比拉:
当我第一次阅读保罗的文字时,他对腕表和时间的热忱立刻令我产生了认同感。这种热忱,实话说,充满了矛盾。一方面,我们对机械腕表所内含的技术和工艺着迷不已。另一方面,我们又是时间的奴隶,我们的生活被各种各样的日程所支配。我们人类开发出如此精密的机械装置来测量时间,并希望能借此掌握时间,我觉得这非常有意思。

有时候,语言和图像很难做到水乳交融。举例来说,当小说被翻拍成电影后,小说的作者通常对电影感到不满意。为什么你们二位的合作却如此融洽?

科埃略:
在做这个项目之前,我只有幸和一位插图画家合作过,他就是墨必斯(Moebius)。他是一位天才,曾将我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Alchemist)一书改编成图画书,我很喜欢这本作品。通常这种融合并不尽如人意。因为文字就是文字,它留出很大的想像空间。文字是一种很灵活的媒体,因为读者需要运用自己的想像力。而电影和电视则相反,它们只有一种特定的诠释方式。

比拉先生,您也曾经制作过多部影片。您如何看待文字与图像之间的关系?

比拉:
如果作者对自己作品拍成电影后的效果感到失望,这通常是电影的步调所导致的,也是由制片人和摄制组所支配的各种条件所造成的。观众能做的只是观看电影,他们被动地跟随画面的节奏和内容。当然,现在的你可以暂停DVD机的播放,或者重复观赏某个场景。相比之下,当你阅读一本书籍的时候,在作者的启发下,你会创造自己的幻想。事实上,插图也会存在类似的问题。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会分散读者们的注意力,令读者无法感受文字的感染力。

科埃略:
当我阅读文字的时候,实际上我自己就是导演。我会想像房间是如何装饰、配备了哪些家具;服饰、面容和体型等都会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在我写作时,我有意识地不去描写故事中的环境,留有许多空白的空间。我可能会将场景设定在海滩上或者豪华酒店里,但我会刻意地不去描写那些具体的细节,从而让读者可以运用他们自己的想像。所有这些细节应该由读者自己去创作,读者应当参与到文字中去。如果你将电影与文学原著相比,那么原著几乎总是胜出一筹。很明显,它们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媒体。

分享:

我对大型飞行员腕表非常着迷——有关这款腕表的传奇故事立刻激发起我的想像

保罗•科埃略

恩基•比拉,1951年生于贝尔格莱德,是一位漫画家、插图画家和电影导演
分享:

图像给人直接、直观的感觉

Enki Bilal

科埃略先生,您如何产生您的文学意象?

科埃略:
举例来说,我开始回想一个片段,IWC万国表的创办人佛罗伦斯•阿里奥斯托•琼斯(Florence Ariosto Jones)站在沙夫豪森莱茵河的河畔。他凝视着淙淙流水,思考着如何能够说服当地技师加入他的公司。所有这些画面只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是我想像出来的情景。我之前从未到过沙夫豪森,我也不知道现实生活中的琼斯是什么样子。除此以外,我根据鲜为人知的有关琼斯的历史事实创作出这段经历,读者也将运用他们自己的想像力,参与其中。

在不曾到访沙夫豪森的情况下,您是如何取得所需的信息?

科埃略:
当然,在我开始撰写这些故事之前,我确实针对几个问题进行了一番研究。很明显,如果我对某个人生活中的实际情况一无所知,那么我是写不出他的故事来的。但是,我是在写完这些故事之后才到访沙夫豪森的。当时巴西足球队来德国参加世界杯,我接受官方邀请来到苏黎世,然后借此机会到沙夫豪森参观。我发现我创作的文学意象与现实情形竟然如此接近,这令我感到非常惊讶。

您经常有这种经历吗?

科埃略: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有关黎巴嫩的作品,而这之前我从未去过这个国家。后来当我到达那里之后,我的感觉和在沙夫豪森时是一样的。发掘事物的本质,在没有亲自看到或体验到它们的情况下就能很好地理解它们,这就是艺术的魔力。我称之为世界的灵魂,所有的信息都聚集在这里。

您对IWC万国表的腕表已经非常熟悉了吧?

科埃略:
是的,当然很熟悉了。但是我一直认为,它们对我来说太昂贵了(笑)……

那么您呢,比拉先生?

比拉:
我曾经到访沙夫豪森,并参观了小镇和公司——IWC万国表帝国,其神奇的品质令我赞叹不已。不过,刚开始我有一点担心,我怕这次到访可能会令我退缩——品牌精湛的工艺可能会给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从而令我只会描绘一些技术细节。保罗•科埃略的文字令我不再担忧,可以说他令我完全卸下心理包袱。

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

比拉:
他构建出人物和性格,并将他们编写成故事。除此以外,我在沙夫豪森的经历也在潜意识里产生神奇的魔力——制表厂的工坊,那些高精密的机械加工流程,对细节的专注、聚精会神的力量和独一无二的美感。这次经历丰富了我的见识,不过,幸好没有干扰我的创意。因此,我们能够自由地运用想象力,演绎精密计时工程的梦想。尽管我们互不相识,但我们都拥有相似的体验。

您认为贯穿这七个故事的主题是什么?

科埃略:
在我所写的这些故事中,有一个主题反复出现,那就是一家酒店。我围绕这家酒店展开叙述,比如在沙滩上、在客房里、在当地居民和住客中,从而表达光阴流逝这一概念。

腕表有一种特性,它占据文化历史极其浩大的篇幅——既能回顾过去,也可以展望未来

保罗•科埃略

是什么启发您想到酒店这一主题?

科埃略:
一开始有人向我建议这个项目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推掉它。我不想接受这个邀请,我不希望按照订单来制作文学作品。然而,我对大型飞行员腕表非常着迷——这项技术杰作及与其相关的传奇故事立刻激发起我的想像。随后,几乎就在我第一次粗略地翻阅完产品目录后,我心里已经构建了这七个故事的纲要。不过,精彩的故事需要开头和结尾,以及引导情节发展的主题。就在这个时候,我想到柏涛菲诺。当我仔细看完IWC万国表的产品目录,了解了品牌的七大腕表系列后,我立刻想到柏涛菲诺那家充满传奇色彩的“Splendido”酒店。

您的IWC万国表故事中充满了这类联想,您有没有融入自己的经历?

科埃略:
虽并不尽然,不过在这些故事里倒是有很多我自身的影子。我想,这就是我的创作方式。比方说,如果我们谈到达文西,这是一款配备极其精密复杂机芯和功能的腕表,我不会想到要去描述它。相反,我会书写它所代表的价值。腕表有一种特性,它占据文化历史极其浩大的篇幅——既能回顾过去,也可以展望未来。这才是我想在故事中表达的看法。身为作家,你所写的不能空洞无物:你必须时刻紧贴自己的现实生活。那位飞行员内心的恐惧及祖母的来信,她觉得应当为自己子孙的未来负责,这其中就有一部分是在描述我自己。

比拉:
不过,需要提醒读者注意的是,这不是“自传小说”,并没有像时下巴黎小说家中很流行的那种对作者自己的描写。科埃略已把它升华到形而上、甚至是哲学层面,因此他自然会对时间和无常等问题进行探索。

谈到时间,创意工作通常都不遵循固定的时间表。你们怎样安排每天的工作呢?

比拉:
我并不按部就班地工作。早上,我喜欢到外面去喝一杯咖啡,看看报纸,如《解放报》(Libération)、《世界报》(Le Monde)、《队报》(L’Equipe)等等。我有时也会买一份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的报纸,我可不想和我的母语完全脱节。完成这些热身活动后,我大约会在九点回到我的工作室,开始写作和绘画。我非常严格地遵守这套作息规律,即使我到早上五点才睡觉也不会改变。坚持这套作息规律并不难,我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而且我知道,我早上的工作状态最佳。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两点的这五个小时里,我的创作力最丰富。保罗,我不知道你是怎样开展工作的,但过了那段时间后,我的效率就会下降。

科埃略:
就工作时间而言,我的意见和你完全一致。不过,我的工作方式和你不同。在早上我感觉非常清醒,我会坐在电脑前写几封电子邮件和信件,打几个电话。除了写作外,我什么都做,接着我就出门了。当我回到办公室,我再次尝试写作。同样地,我又开始做些其它琐碎的事情。但因为我有截稿期限,所以压力会不断增加,压力、压力、压力。到了一天结束的时候,而我真的觉得累了,于是我会写上半个小时,好让自己感到安心一些。当我一旦开始写作,我就停不下来。我需要这种巨大的压力,因为这样,我实际上每两年就能写完一本书了。

互联网对你们的工作产生怎样的影响?

科埃略:
如果没有互联网,我怎能写出有关IWC万国表的故事?公司向我提供了腕表目录,可是互联网却能给我海量宝贵的信息。在过去,我通常要花好几天的时间在图书馆里查找资料;现在,我可以在互联网上就查到非常专业的信息,这些资料在任何其它地方都找不到。互联网对我的工作帮助非常大。

比拉:
互联网使我们受益良多,但也是一项极为危险的工具。它也可以是陷阱,你得知道如何摆脱它。

保罗•科埃略(Paulo Coelho),1947年生于里约热内卢,是当代备受欢迎的作家之一。他的著作已翻译成55种语言,荣登世界各地畅销书榜榜首,并引发社会和文化层面的广泛讨论。

保罗•科埃略的网站:www.paulocoelho.com

恩基•比拉(Enki Bilal),1951年生于贝尔格莱德,是一位漫画家、插图画家和电影导演。他自1961年起就定居巴黎,并在这里学习艺术与文学。他凭借科幻漫画成名,其作品巧妙地将艺术、政治元素与社会批判融为一体。

恩基•比拉的网站:bilal.enki.free.fr

探索更多文章
Dragonland
巨龙世界——加拉帕戈斯群岛

逾半个世纪以来,达尔文基金会(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一直专注研究著名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动植物种,并担任厄瓜多尔政府的顾问,致力保护这个得天独厚的自然天堂。以下是通过拜访此进化论之地守护者们所得出的记录。

世代相传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墙上挂着一幅壁画。他们相约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特雷维索(Treviso)附近一间洋溢巴洛克风格的别墅内洽谈业务,而这里正是公司总部的所在地。

拯救人间天堂

加拉帕戈斯群岛动植物奇观

欢迎来到人间天堂

从热那亚到柏涛菲诺的路上,可以欣赏利古里亚海滨旅游区一带优美的风光,那里是周末度假的理想之选。

Experience - Moonbird -Article Hero
月鸟号

航行代表着自由、活力、享受生活、融入大自然、荡漾于波涛起伏的大海。帕特里斯•奎斯内尔(Patrice Quesnel)为IWC万国表在摩纳哥驾驶豪华快艇月鸟号(Moonbird)进行试航。

优雅品味的象征

葡萄牙自动腕表的典雅气质与完美技术巧妙配合,堪为通往经典钟表美学之门。

Experience - Watchman - Hero Experience Landing
忠诚的守护者

制表匠约克•鲁格(Jürg Rüeger)悉心看管IWC万国表博物馆中约一千枚珍贵时计。

欢迎加入航海精英俱乐部

这款朴实的腕表配备自动上链系统,表壳内搭载弹簧减震机芯,一代传奇再度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