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
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体验

精密机械总让我着迷不已

来自圣马力诺的赛车手及腕表收藏家乔凡尼‧宗齐尼

文字 — Michaela Namuth 照片 — Maurice Haas 日期 — 2011年09月14日

分享:
对于乔凡尼•宗齐尼(Giovanni Zonzini) 而言,汽车与腕表都必须有着可靠性能,这是他的基本信条

在乔凡尼的生活中,每一秒钟都非常关键。当他驰聘于赛道时,一举一动均须精准无误。虽然如此,紧张刺激的比赛与引擎的轰鸣声依然让他乐在其中。在比赛的日子,他通常会戴上配有柔软皮带的工程师自动腕表。“虽然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但你却可以信赖它,”他解释道。由于可靠性能对他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故他对腕表及汽车引擎尤为感兴趣。

他不仅在赛车时佩戴IWC万国表腕表,甚至在他生活中的任何重要时刻,他所收藏的IWC万国表腕表都陪伴他左右。“它们均造工精致,光把它们放在保险柜里实在太可惜了,”他说道。因此,一有机会他便会佩戴他的钛金属款海洋时计自动计时腕表。对他来说,这款腕表与他的运动服饰最为搭配;而在参加商务会谈时,他一般会选戴葡萄牙腕表。对于这位48岁的圣马力诺企业家及赛车手而言,此表款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因为他收藏的第一枚时计便是配有白色表盘的葡萄牙计时腕表。十多年前,他在圣马力诺购得这枚腕表。宗齐尼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的情境。“当时,那位腕表经销商向我保证,任何其它腕表的精准度都无法媲美这个表款。我并不完全信服推销员所说的话,不过我还是买下了这枚腕表。现在,我必须承认一点:他说的一点都没错。”

从那时起,宗齐尼便迷上了腕表收藏。带他入门的那位腕表经销商协助他搜寻IWC万国表的新款腕表。不过,每当他外出旅行,比如说到米兰的时候,他总是会抽出数分钟造访钟表店。现在,几乎每个系列的IWC万国表腕表他都拥有至少一枚。他特别珍爱的一枚时计,便是蓝色表盘的飞行员腕表。而另一枚则为玫瑰金款葡萄牙万年历腕表。“我视之如珠宝配饰,但只会于非常特殊的场合才会佩戴,”他解释说。他也很享受这枚腕表引来的众多艳羡目光。

此外,宗齐尼也喜欢深入探究他所著迷的事物。因此于2008年,他长途跋涉来到沙夫豪森,现场观看腕表的制作过程。在此次造访,他有幸与IWC万国表行政总裁乔祺斯(Georges A. Kern)会面。“我发现,我们都爱好跑车,我为此而感到非常高兴,”宗齐尼道。此外,他还驻足于瑞士制表师身旁,观赏他们的精湛技艺。精妙的腕表工程技术令这位汽车引擎爱好者叹为观止。“精密机械总让我着迷不已。”

由于这个原因,他对如同腕表机芯般精密运作的汽车引擎同样非常着迷。自1988年,他便一直热爱驾驶法拉利跑车。2000年,他首次参加法拉利挑战赛的竞逐。于2001和2002年,他更在全球资格赛中赢得“公平竞赛”(Fair Play)奖项,成为最彬彬有礼的参赛者。“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绅士,便不能在赛道上犯规及冲撞其它参赛者,”宗齐尼解释道。六年前,他在圣马力诺开设了一家获得法拉利许可的超级跑车修理厂——“Stile F服务中心”。当他不在赛道或高速道上飞驰之时,他喜欢在这里度过时光。

乔凡尼‧宗齐尼的儿子与他有着共同的爱好。17岁的伊曼纽尔(Emanuele)今年正为首次出征意大利阿巴斯方程式(Formula Abarth®)车赛而作准备。而大儿子尼古拉(Nicola)尽管年仅20岁,便曾参加过多场方程式车赛。此外,他亦与父亲同样热爱腕表,并且对他收藏的少部分IWC万国表时计杰作感到非常自豪。有时,他甚至会与父亲交换腕表藏品。“不过,对于他最精美的那些腕表,尼古拉不会轻易与人分享,特别是他那款飞行员‘劳伦斯体育公益基金会版’自动计时腕表,”老宗齐尼透露。同时他也承认作为父亲和腕表收藏家,他完全能够理解儿子的想法。

探索更多文章
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
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