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BRUNELLO CUCINELLI

Brunello Cucinelli于1985年首次来到省会城市佩鲁贾(Perugia)附近的索罗梅奥(Solomeo)

Experience - Santoni - Promo Full
Santoni

圣托尼(Santoni)父子在其意大利工厂用手缝皮革和多层皮革染料,精心制作优质典雅的皮鞋。

数码界的奇才

数码界奇才乔希‧斯皮尔

Experience - Nad Zakem - Hero Experience Landing
收藏家纳德‧札肯(Nad Zakem)

八年前,纳德‧札肯(Nad Zakem)买入他的第一枚IWC万国表腕表。从那时起,这位加拿大人成为了一名专家、一名充满热情的收藏家

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游戏正式上线

规划好你的航线,准备扬帆启航,挑战2011-2012沃尔沃环球帆船赛

Experience - 98295 Calibre - Article Hero
98295型机芯

Experience - Watchman - Hero Experience Landing
忠诚的守护者

制表匠约克•鲁格(Jürg Rüeger)悉心看管IWC万国表博物馆中约一千枚珍贵时计。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鲨鱼

米高•穆勒曾为无数俊男美女、名人才子,以至美国梦工场的好莱坞巨星拍摄照片。

体验

为最佳车手提供最佳安全帽

舒伯特安全帽

文字 — Medard Meier 照片 — Hiepler, Brunier 日期 — 2013年07月1日

分享:
舒伯特安全帽上除了赞助商的标志外,还留有少许空间予车手添加个人装饰:因此安全帽设计师兼喷枪艺术家颜斯‧门萨(Jens Munser),非常乐意为其添加个人设计构思。

试验总是突如其来。2009年匈牙利大奖赛训练期间,菲利普‧马萨(Felipe Massa)以时速270公里的高速驰骋时,一颗钢簧如子弹般击向安全帽的遮阳板及外壳。马萨立即不省人事,赛车也失控撞入轮胎堆中。最终,这位巴西车手竟大难不死。

马萨的安全帽抵挡了大部分撞击,并吸收了所产生的绝大部分巨大的能量,体现了安全帽的功能。提供安全帽的舒伯特技术人员,历经初次惊吓后,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他们总是陪伴车手参加每一场赛事,并为每一位车手准备三顶安全帽。每一顶安全帽均是独一无二,根据每位车手的尺寸及需要精确打造,并通过公司自家的风洞测试,确保完美的流线型。

来自德国马德堡(Magdeburg)的安全帽制造商历史悠久,自2000年起即成为F1官方供货商。该公司始终秉持“为最佳车手提供最佳安全帽”的座右铭。首先是尼克‧海菲尔德(Nick Heidfeld),然后则是迈克尔•舒马赫(Michael Schumacher)。现在,舒伯特是法拉利车队费尔南多‧阿隆索(Fernando Alonso)及菲利普‧马萨的官方合作伙伴,也同时为梅赛德斯车手尼克‧罗斯伯格(Nico Rosberg)及索伯车队的新人尼克‧胡肯伯格(Nico Hülkenberg)提供装备。总裁马歇尔‧勒杰尼(Marcel Lejeune)表示:“我们与车手之间绝无任何金钱往来。”这是双赢的局面,舒伯特在备受瞩目之余,车手们也能放心佩戴安全帽,为身体最重要的部位提供最佳的保护。

赛车安全帽技术人员思文‧柯瑞特(Sven Krieter)于每周末的赛事都会亲临现场,他表示:“对车手而言,这是关于信任的问题;而对我们来说,我们需要尽力排除一切可能影响他们安全的因素。”他平常低调地躲在后台,但一旦发现问题,即会立即投入工作加以协助。F1车手各自有其挚爱安全帽,例如尼克‧罗斯伯格就特别喜爱2012年他于中国获得首场胜利时所佩带的安全帽,他会开玩笑般地说:“就用那顶最快的安全帽吧。”舒伯特几乎独占鳌头,自2000年起,公司出品的安全帽已在逾80场赛事中率先冲线,不少车手都曾佩戴舒伯特安全帽,更共勇夺五次世界冠军:迈克尔•舒马赫摘下其中四次,基米•莱科宁(Kimi Raikkönen)亦夺得一次。

F1是我们所有成就的巅峰

舒伯特有限公司总裁马歇尔‧勒杰尼

仅重不足1.8公斤的安全帽,是由56个部件组成的工程学奇迹。外壳含有19层碳纤维及碳/聚芳酰胺混成复合材料,这些材料在压力炉中以高压高温压缩塑型,这更是建造火箭及飞机所采用的材料技术。安全帽中最为重要的遮阳板,由三毫米厚的聚碳酸酯制成,以能够防弹的特性而驰名于世。

安全帽头颈支撑系统(Head and Neck Support System,简称HANS)装置的两个定位点,必须能够在实验室测试中抵受1.4吨的拉力,情况就如在安全帽每边挂上一辆小汽车。HANS装置可在迎面撞击所产生的强大离心力之下,确保车手头部稳定,可减低头部及颈部压力达20%。

安全帽不仅符合拉力强度标准,更必须通过硬碰撞测试。测试时,将安全帽佩戴于金属假人头上,然后在4.8米的高度,以每秒9.5米的速度掉落于尖锐的钢杆上。安全帽的外表必须保持近乎毫不损伤,而内部的撞击则不得多于300克,或地心引力的300倍。因此,发生撞击时,就能够避免创伤性脑部受创。测试时的参数可能看似极端,但在发生撞击时,即便只有不足一秒的时间,却真的会出现这种情况。理所当然,安全帽的所有材料均防火耐热,即使在740摄氏度高温下依然能毫发无损。

Schuberth Helmets
仅重不足1.8公斤的安全帽,是由56个部件组成工程学奇迹。外壳含有19层碳纤维及碳/聚芳酰胺混成复合材料。
安全帽遮阳板的两个定位点,必须能够在实验室测试中抵受1.4吨的拉力。情况就如在安全帽每边挂上一辆小汽车。
Schuberth Helmets
安全帽必须通过硬碰撞测试。测试时,将安全帽佩戴于假人头上,然后在4.8米的高度,以每秒9.5米的速度掉落于尖锐的钢杆上。

然而,即使安全帽能够提供最安全的保障,但不能每次舒适佩戴数小时作赛,一切也是徒劳。首先便是通风问题,车手有时必须面对高达40摄氏度和相对湿度80%的极端气温(如马来西亚)。安全帽每秒(时速100公里时)需有十公升的清新空气通过,并设有风道以提供最佳的空气分布。安全帽共有十个进风口,包括分别设于下巴系带和遮阳板的两个进风口,以及六个出风口。安全帽内部的衬垫本身就是科研结晶,其准确的位置和尺寸,可确保车手的头部舒适无比,犹如在家中穿着舒适拖鞋般怡然自得。此外,衬垫更能缓和任何撞击。另一大挑战在于确保车手随时保持清晰视野。因此,遮阳板上黏有带状薄膜,即使在时速300公里视野不佳的情况下,一旦遮阳板沾上雨水或污泥,车手也能立即将其撕下。

马歇尔‧勒杰尼解释道:“F1是我们所有成就的巅峰。我们多年来为采矿及消防或警队及军队等各个不同范畴制作安全帽,这些经验所得尽皆融汇于F1之中。”舒伯特成立于1922年,开始时是不伦瑞克(Brunswick)啤酒厂的分公司,负责制造啤酒箱。其后发展出其它业务,包括为Leica公司及Rollei公司制造相机皮套。公司于制作皮革方面的专业知识,最终引领公司进入生产安全帽衬里的领域。

对车手而言,这是关于信任的问题

赛车安全帽技术人员思文‧柯瑞特

今天,舒伯特已成为安全帽市场的领导者。当您看到瑞士消防员及苏黎世警方佩戴产自马德堡的安全帽执行任务时,请不必大惊小怪。瑞士军队所戴的安全帽,同样也是舒伯特出品。公司拥有370名员工及尖端生产设备,每天可生产安全帽达2,000顶。

然而,令公司上下真正感到自豪及欢乐的,却是专为F1而设计的二十多顶高科技安全帽,每一顶均是独一无二。这些安全帽同时也是车手最为个人的装备,就如同是他们的名片。安全帽上除了赞助商的标志外,还留有少许空间予车手添加个人装饰:因此安全帽设计师兼喷枪艺术家颜斯‧门萨,非常乐意协助装饰。

完美主义者迈克尔•舒马赫同样对重量斤斤计较,当技术人员成功将涂漆的重量减至34克时,方才感到满意。而也正是F1的精髓:追求极限的运动。

探索更多文章
BRUNELLO CUCINELLI

Brunello Cucinelli于1985年首次来到省会城市佩鲁贾(Perugia)附近的索罗梅奥(Solomeo)

Experience - Santoni - Promo Full
Santoni

圣托尼(Santoni)父子在其意大利工厂用手缝皮革和多层皮革染料,精心制作优质典雅的皮鞋。

数码界的奇才

数码界奇才乔希‧斯皮尔

Experience - Nad Zakem - Hero Experience Landing
收藏家纳德‧札肯(Nad Zakem)

八年前,纳德‧札肯(Nad Zakem)买入他的第一枚IWC万国表腕表。从那时起,这位加拿大人成为了一名专家、一名充满热情的收藏家

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游戏正式上线

规划好你的航线,准备扬帆启航,挑战2011-2012沃尔沃环球帆船赛

Experience - 98295 Calibre - Article Hero
98295型机芯

Experience - Watchman - Hero Experience Landing
忠诚的守护者

制表匠约克•鲁格(Jürg Rüeger)悉心看管IWC万国表博物馆中约一千枚珍贵时计。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鲨鱼

米高•穆勒曾为无数俊男美女、名人才子,以至美国梦工场的好莱坞巨星拍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