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鲨鱼

米高•穆勒曾为无数俊男美女、名人才子,以至美国梦工场的好莱坞巨星拍摄照片。

体验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照片 — David Willen 日期 — 2013年08月27日

分享:
(左至右)马库斯•比勒(Markus Bühler)、马里奥•邓斯特(Mario Dunst)、戴维•摩里根(David Moragon)和拉斐尔•弗劳恩菲尔德(Raphael Frauenfelder)等学员需经过多年的深入研究和实践,才有资格冠以专家之名。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马里奥•邓斯特的工作需要优秀的动作技能、良好眼界、完整的思考空间能力和无比耐性。他要运用多个细小独立零件,组装并调校机械机芯,然后固定表盘和指针位置,再将制成机芯置于表壳内。今年是马里奥成为制表学徒的第四个年头,他是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二十名培训生之一,每个人皆从零开始学习这份工作的艰巨知识。

拉斐尔笑道:“这份工作并不适合精力过于充沛的人。”他于2001至2005年在沙夫豪森接受制表匠训练。他解释,学员必须整天静静坐着,全神贯注地处理各项细节。拉斐尔就像大部分学员一样,在修毕学徒课程前参与选修项目,花上多个小时制作“镂空”腕表。对于这项挑战,他总结:“要打造镂空腕表,就是拿走所有不影响机芯运作的东西。”这项任务要求极高,但成果却叫人大开眼界。我们不常有机会真正看见擒纵系统和摆轮的复杂功能,或是各个机械机芯组件之间的互动情况。他忆述:“镂空工序并不需任何特殊设备。你只需要夹板和桥板等独立零件、老虎钳、圆锯、锉刀、放大镜,还有充足的光线便可。所有步骤都是手工完成。”由于拉斐尔希望制作一枚能够在手上佩戴,而非只放于口袋的镂空时计,于是他着手设计自己的表壳。最终,他的作品与葡萄牙系列十分相像,足见他对这个著名腕表系列的钟爱。

这份工作并不适合精力过于充沛的人。

拉斐尔•弗劳恩菲尔德

最终,他的作品与葡萄牙系列十分相像,足见他对这个著名腕表系列的钟爱。

完成学徒课程后,拉斐尔前往格伦兴(Grenchen)进一步接受制表技师的训练。今天,他成为IWC万国表的项目经理,专责有关工业化的事务,他主力改善品牌的生产过程,并从组装阶段开始注视新产品的制作。 他表示:“这个职责十分吸引人,但不得不承认,我有时还是会惦记着机械方面的工作。”骨子里,他仍是名制表工程师。

同样地,戴维•摩里根从小便知道自己会投身技术行业。他回忆说:“机缘巧合下,我最终留在制表业。”他与其它同事一样,学会机械机芯的里里外外。他更被机械腕表的独立性深深吸引着。他兴致勃勃地说:“替机芯上链后,一切便瞬即运作,我至今仍觉得这有点不可思议。”戴维与拉斐尔一样,决定在IWC万国表的学徒训练结束前制作镂空机芯。“最困难之处是要完美平衡桥板和夹板的框架。当腕表完全上链,纤细的桥板支架会承受相当压力。你必须考虑结构问题,否则组件便会变形。”完成学徒训练后,戴维在IWC万国表多个部门累积经验。例如,他曾在维修部检修一个上百年历史的机芯。他亦曾经短暂负责精密调校的工作,其后他获任命为最终组装部门的主管,现专责装配指针、表壳、表带或表链。

对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学徒而言,制作镂空腕表有着悠久的传统。

马库斯•比勒的情况则比较特别。这名IWC万国表学徒来自圣加仑,他最初跟随父亲的脚步成为木匠,后因背伤而要寻找另一份工作。于是,他应征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制表匠培训课程,当时他28岁,相对其他学员较为成熟。尽管如此,人事部对他的才华留下深刻印象,他最终获得取录,并一直留在沙夫豪森发展。马库斯的首个岗位是在研发部门制造原型,这使他有机会发挥天赋,构思不同设计再逐步开发。他随后获培训成机床技术人员。

目前,马库斯是IWC万国表工业化部门的主管。他阐述:“当研发新腕表时,我们会早在设计师落笔前,让他知道项目的可行性。”他最喜欢的范畴正是制定并优化组装过程,或是将新表款作批量生产。事实上,他在学徒时期已展示出勇于接受挑战的精神,他曾花上四百多个小时,把具备日历和月相显示的怀表机芯转化成陀飞轮机芯。他亦曾因无法找到合适表壳,而自行以沙比利木制成一个配备万向悬挂系统的航海天文表壳。他笑谓:“这是我当时想到最复杂和最花费人力的设计。”

一众沙夫豪森制表学徒亦继续闯出自己的名堂。譬如,学徒马里奥•邓斯特利用6497型机芯制成呈小船状的精巧自动装置。在本年度的卡地亚比赛,马里奥的杰作于83个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勇夺亚军宝座。

以沙比利木配备万向悬挂系统的航海天文表壳
探索更多文章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鲨鱼

米高•穆勒曾为无数俊男美女、名人才子,以至美国梦工场的好莱坞巨星拍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