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体验

雕塑设计师

文字 — Nicholas Foulkes 照片 — Berto Martinez/Unit.nl 日期 — 2013年02月26日

分享: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棱角分明的鲜明风格让他的作品拥有极高的辨识度。从游艇到酸奶包装盒,从电话机到茶壶,无论什么产品都有他独特的印记,其中最为显著的特点便是:从头到尾丝毫不见曲线的踪影。他设计的家具盛名在外,哪怕那些椅子坐起来绝对算不上舒服。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出生于法国。父亲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艺术评论家,母亲则是小有名气的剧作家。在人生道路的选择方面,他也确实受到了他们的影响。他的父母与艺术家毕费(Bernard Buffet)私交甚好,在他还不满十岁时,有一年他们全家去普罗旺斯的毕费城堡待了一个夏天。艺术家的工作室内立着创作中的巨大蝴蝶雕塑。如废品站一般混乱的房间,连同毕费作品棱角分明的风格一起,对他的一生持续产生影响。

他可谓前途无量,先是上了路易大帝中学,其后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毕业,此后他却去当了焊工学徒,学习锅炉制造,连他的家人都对此决定感到甚为惊讶。然而,这并非青春期故意的叛逆之举(尽管1968年春天他已足够年纪可以跑去巴黎街头朝警察扔石头,加入时代的革命狂潮)。他希望能通过日常生活和工作去了解金属,而这些早期的工作也确实为他如今具有极高辨识度的冷峻风格做好了铺垫(这正是当代设计界最受欢迎的风格之一)。

工程师自动腕表
工程师自动腕表,型号IW323906

这一时期,他耗费整整三年时间做了两张大桌子,期间受伤无数,但好在最终达到了他追求的效果—桌子的边缘锋利得简直可以用来刮胡子,桌腿成锥形,流畅的直线线条倾泻而下,至底部便呈现犹如圆规针尖一般的尖利状。它们太容易损毁木地板、撕坏使用者的衣服了。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这两件作品被认为纯粹是哗众取宠。到了今天,其中之一却成了巴黎装饰美术馆的永久收藏,另一件则以一百七十万美元的价格成交,于Phillips–Simon de Pury售出。早期这些外界对其作品的追捧,让国际上的收藏家们知道,这些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家具,它们之间有微妙而关键的差别。大概与此同时,他创作了一系列以自然物品为素材的雕塑作品,基本上就是将锡罐焊合在一起(算是对安迪·沃霍尔作品的反讽),它们撕裂的锯齿边缘突起,就像一个金属仙人球的叶子和尖刺。这个展览的影响力更大,因为它并非展出于一般画廊,而是在巴黎的一个废品堆放场。在1976年拍摄的一些活动照片中,你偶尔能发现他的身影,其中之一的画面里,他用一只焊接用喷灯点燃一支Gitanes卷烟(对此他至今仍乐此不疲),穿工装裤,头发蓬乱,燃着的烟与他的嘴唇有如天造地设的一对。

垃圾庞克

他的作品所具备的煽动性特质(这有点儿受到他父亲的影响,他父亲当时是新近上任的法国文化部长的亲密顾问),让他成功获得一份新先锋出版物的注意,他“破烂朋克”的外号也是源出此刊(此事发生在1976年)。在法国文化部长的建议下,他提交了一个飞机客舱用餐具的设计。虽然这一设计最终并未被采纳(主要还是因为它的刀柄简直和刀刃一样锋利),但还是让他赢得了国际声誉,并开始和保罗·安德鲁(Paul Andreu)、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和让·努维尔(Jean Nouvel)等著名建筑师、工程师一起工作。如今,他为重要的艺术博览会和世界各地的双年展设计的展览馆,已经成为国际艺术风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和毕费一样,他的作品始终保持着棱角分明、锋芒毕露的风格,他十分欢迎诸如碳化纤维这样的材料的到来,因为它可以达到最好的容差,创造出和纸一样纤薄的家具,边缘和切纸机差不多锋利—要是以不正确的方式合上他设计的便携式日光浴浴床,说不定你就会发现自己突然少掉了一两只手指。

成功并没有真正改变他,除非您算上普罗旺斯城堡、藏量位列世界顶级的毕费画作,和他腕间闪烁的新款工程师腕表—金色的数字时标让人惊艳,还有风格硬朗而坚固的表带。只有一件事让他有点困扰⋯⋯就他的观念来说,表圈恐怕还是有点太圆润了。

Ingenieur Automatic
工程师自动腕表

型号 3239

查看细节

探索更多文章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