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IWC Oils
精确走时 分秒不差

根据不同的压力和拉力,机芯上约50个位置会涂抹腕表专用的润滑油和润滑脂。

测试实验室

在IWC万国表实验室里,新款腕表都要经过严苛的测试,测试过程涉及50个不同阶段,其中包括长时间浸泡在温暖的盐水中,以及封闭在环境模拟室中。所有这些检测工作是为了保证,当腕表到达其未来主人手中时,它们不仅可以用于日常佩戴,并能够满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微观世界

时间推动世界运转,促使改变发生。IWC万国表葡萄牙超卓复杂型腕表以低调而完美的设计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数字中的永恒

于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万国表自制89800型机芯,重新定义了数字日期显示。由三个圆盘组成的万年历装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显示,还有较不显眼的闰年显示。所有圆盘均巧妙同步。

最高机密

在英国中部一个小镇,逾五百名专家为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着力研制银箭赛车。赛车中3,200个零件几乎全由车厂自行制造。

工程师腕表:传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师腕表于1955年面世,随即引起轰动。但这款腕表的历史可追溯至更久远的年代:1888年。

体验

腕表测试

文字 — Michael Friedberg

文字 — Michael Friedberg 日期 — 2012年03月14日

分享:

一只精心打造的腕表无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恶劣环境下都必须表现优异。为了确保这一点,IWC万国表在沙夫豪森建立了最先进的实验室,确保生产的腕表能够符合各项严格标准。

实验室里,一位技艺精湛的材料工程师Dominic Forster正率领着一支七人团队,设计并开展各种极具挑战性的测试。

我们的理念是确保每只腕表的每个构件都能完美运作,即便是在恶劣环境下也不例外。对腕表和构件进行了有意的损害测试:高温、震荡、挤压、拉扯等。为了系统地实施这些压力测试,IWC万国表专门设立了测试实验室,并配备有精密仪器,可以最大限度地拉伸腕表构件。实验室的功能不仅仅是对腕表进行测试,以确保它们符合一定的压力承受标准。同时,每个零部件都在这里经受使用、粗暴对待、检测等试验,然后根据特殊标准进行评估。

不管从什么角度看,实验室的腕表都像是汽车模拟事故中的试验仿真人。有些经受住了考验,有些却不能。对于不能经受考验的腕表,将进行再设计,使其能够顺利通过下一次撞击试验。

一进入实验室,就能看到整齐排列的台灯。表盘和表带放在灯光下,接受日光和紫外线照射测试。在房间另外一端放置的机器同时对腕表进行极端热度和湿度测试。

有些机器看起来像是科幻故事里的装置,它们能使腕表构件不停地运动,例如进行自动转子耐受程度测试的机器能使其加速运转3000小时。还有一些设备用来进行冲击测试,检验腕表经过七年使用后的状况。除了以上的耐光、耐热、冲击和运动测试,还有一台机器使构件在高达600,000 A/m的磁力中经受考验。

每一款腕表新型号都接受极限测试。如果能通过Herr Forster精心策划的考验,它们就能在现实世界中经久耐用。所有测试都很“原始”,首先是整个机芯接受暴露和拆卸测试,紧接着是大量零部件经受损害测试,然后进行耐腐蚀性、耐用性、防油渍和准时性测试。测试实验室里还有四位技术纯熟的制表人投身于这些检验工作。

大多数腕表公司都会检测表壳的防水性。但是,对每个表壳都进行极限测试的公司即便有,也为数不多。然而,IWC万国表开展模拟试验,重复检验腕表的耐受程度。甚至还有一台精妙的机器专门测试计时按钮,对重置按钮进行按压测试1万次,对开始/停止按钮按压测试2万次。如果按钮能够通过测试,它们也能轻易经受腕表收藏者的使用。即便是表冠也都进行了测试。

一台很有趣的机器叫做摆锤,这还真有点像Edgar Allan Poe小说里面的同名悲剧人物。它对腕表实施受力测试,相当于从一米高度掉落至木质地板。飞行员系列、海洋系列和工程师系列等运动手表接受了高达十万次冲击测试,其中模拟的运动包括网球、高尔夫、下山单车骑行。测试后,拆开如同陀飞轮一样精密的腕表,并检查受损情况。

从某种程度而言,实验室针对IWC万国表表壳和机芯进行的测试业内罕见。Herr Forster重点成立了自己的科学实验室。为记录测试结果,他们使用了高速照相机、若干显微镜以及数字灯箱。测试仪器相关预算庞大:仅高速照相机就价值10万瑞士法郎。还有一些测试方法和所需设备是整个行业内都没有的,这就需要由Herr Forster和同事一起设计制造。每项测试都检验了产品构件能否符合诸项规定和标准。在行业标准明确的情况下,就遵照ISO、DIN或NIHS等标准实施。在标准缺失的情况下,IWC万国表将执行制定标准,或采用历峰集团的指南。

制作腕表并不仅仅是设计和制造出一个机芯,然后装在表壳里那么简单。像IWC万国表这样致力于达到顶级质量标准的企业需要依靠Herr Forster这样的员工和高度机械化的实验室。机器配置、测试和规范标准,事实上,实验室本身及其内部因素将会引导整个行业良性发展。

这个特别的实验室不为大众所见,但它确保了每只腕表都接受极端测试,这些测试由极具天赋的工程师实施,操作过程受到严格控制。实际上,IWC万国表腕表经受的测试可不一般,它们必须经过高温、蒸煮和冲击测试,过五关斩六将。当然,这可是个好消息。

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IWC Oils
精确走时 分秒不差

根据不同的压力和拉力,机芯上约50个位置会涂抹腕表专用的润滑油和润滑脂。

测试实验室

在IWC万国表实验室里,新款腕表都要经过严苛的测试,测试过程涉及50个不同阶段,其中包括长时间浸泡在温暖的盐水中,以及封闭在环境模拟室中。所有这些检测工作是为了保证,当腕表到达其未来主人手中时,它们不仅可以用于日常佩戴,并能够满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微观世界

时间推动世界运转,促使改变发生。IWC万国表葡萄牙超卓复杂型腕表以低调而完美的设计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数字中的永恒

于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万国表自制89800型机芯,重新定义了数字日期显示。由三个圆盘组成的万年历装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显示,还有较不显眼的闰年显示。所有圆盘均巧妙同步。

最高机密

在英国中部一个小镇,逾五百名专家为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着力研制银箭赛车。赛车中3,200个零件几乎全由车厂自行制造。

工程师腕表:传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师腕表于1955年面世,随即引起轰动。但这款腕表的历史可追溯至更久远的年代:18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