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
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体验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日期 — 2013年05月24日

分享:

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与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源于共同的理念及与AMG(梅赛德斯-奔驰旗下的高性能品牌)的长期合作关系,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和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携手亦属于意料之中。自2003年1月以来,这家瑞士知名制表商就已经成为该车队的官方工程合作伙伴,双方在设计思想方面交流已久,互取所长。

“每次到梅赛德斯AMG马石油 (MERCEDES AMG PETRONAS)在英国布莱克利(Brackley)的工厂,我都会学到新的东西。”IWC万国表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说。“IWC万国表一直以材料创新而闻名,我非常希望能延续这一传统。对我来说,设计灵感无处不在。比如当我在布莱克利看到从CNC加工中心(CNC=计算器数控机床的英文缩写)生产出的齿轮时,它们的表面立即启发了我。我就在想,我们如何可以把那种效果引进到我们的腕表上。”

IWC万国表和梅赛德斯-奔驰在工程设计方面彼此影响,有很多共同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双方对冶金技术的热情。二者在各自行业领域都率先使用钛金属:IWC万国表早在1980年就将该材质引入到费迪南德保时捷(Ferdinand Porsche)限量版腕表的设计中,当时钛还只是出现在索引列表上;梅赛德斯-奔驰则在1990年代后期将其应用在F1一级方程式赛车的V10引擎上。虽然现在钛金属已经在一级方程式赛车中不再被使用,但它仍然在IWC万国表出品的腕表中继续发挥着核心作用,并且成为2013年工程师系列数款腕表的主打特征。

Ingenieur Double Chronograph Titanium
工程师追针计时钛金属腕表

型号3865

查看细节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和梅赛德斯AMG马石油的合作伙伴关系在未来三年内将会进一步深化,双方对专业知识的共享也不例外。这两家企业都面临着诸多相同的设计挑战,特别是在尺寸、封装及美学领域。

梅赛德斯AMG马石油的技术总监鲍勃•贝尔(Bob Bell)表示:“我相信生活中性能优异的物品往往也是美观的。尺寸在一级方程式赛车中至关重要,而我们也一直致力于将各个部件在达到同等性能的前提下变得更小、更紧凑、更轻,从而降低汽车的重量,并给予空气动力学家们更多的空间来发挥。我相信IWC万国表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

封装对所有IWC万国表的产品来说确实是至关重要的,这也使得精确的组装对腕表来说绝对必要。以新的工程师系列中的追针计时钛金属腕表(型号3865)为例:腕表表盘搭载五个重迭在一起的指针,显示出制表师们不可思议的创造力和复杂技巧。对细节不遗余力的关注是这两家公司的命脉。

我相信生活中性能优异的物品往往也是美观的

梅赛德斯AMG马石油技术总监鲍勃•贝尔(Bob Bell)

克里斯蒂安•努说“我的工作就是勾勒出所有IWC万国表产品的外观和感觉”,他还表示:“我管理着一个团队的设计师,我们经常会迸发出一些新的想法,并最终产生一个新的产品系列。我们要面面俱到,并尝试突破界限;同时时刻牢记IWC万国表的品牌价值。设计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如果不考虑机芯的研发,设计一个新的表款需要大约两年时间。”

在一级方程式赛车中,大部分的设计过程也是如此。鲍勃•贝尔也管理着一个团队的设计师、工程师、空气动力学家们。他们在一级方程式管理机构制定的规则下努力提升产品的可行性和实用性。与IWC万国表有所不同的是研发的时间表。一辆新车的研发始于每年4月,会进行一些早期的风洞和CFD(计算流体动力学)的研究,而更为精确的设计时间则从6月开始,然后开始制造零件,从11月起开始焊合赛车。

Bob Bell
梅赛德斯AMG马石油技术总监鲍勃•贝尔(Bob Bell)
Ingenieur Perpetual Calendar Digital Date-Month
工程师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

型号 3792

查看细节

“每辆汽车的设计和打造都要花费大量的工时和脑力劳动,”贝尔表示,“每一辆车有大约7000个绘制零部件,这还不包括引擎,所以需要大量的工作。通常在发布的前一天晚上,我们才能第一次看到完整的赛车,这对我来说也是一年的亮点之一。但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因为接下来的整个一年我们都将持续改进赛车,甚至会把重要的理念传承到下一个设计之中。”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项目规模可能并没有那么大,每款腕表(视型号而定)只有150-300个绘制零件,但设计师的激情和专业知识却毫不逊色。IWC万国表目前拥有约120位制表师,进入公司就业的竞争非常激烈,从参加公司举办的毕业生培训计划就已经开始。大家需要努力工作才有机会进入公司的温控和无尘车间。在梅赛德斯AMG马石油也一样,“那里的赛车托架干净得让你可以在那儿吃晚餐。”贝尔说。

设计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IWC万国表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

不同设计灵感互相融合造就了两个世界级的产品:处于科技最前沿的一级方程式赛车和比以往更受欢迎的IWC万国表工程师系列。然而任何一家公司都没有时间松懈,因为未来带来了更为艰巨的全新挑战:F1赛事规则将迎来一次大变动,即在2014年,25年以来首次引入涡轮增压发动机,而IWC万国表亦会发现自己正迈步未来。

“我预计制表业在未来五年的技术演进将会加速,”克里斯蒂安•努说,“会有更多有关能量存储和更多专门聚焦于机芯材质的发展。与此同时,我可以预见到顾客对模拟技术和经典产品美学的兴趣将日渐浓厚。顾客的日常生活已经通过科技变得更加数字化和抽象,他们需要产品来弥补这一点,这也折射到他们对机械手表的需求上。

无论未来如何,这两家公司都将共同面对,携手共进。他们都深谙时间之道,这是他们成为合作伙伴的重要原因。

Christian Knoop
IWC万国表创意总监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
探索更多文章
IWC万国表呈献
飞行员特别限量版腕表,
致敬飞行传奇圣艾修佰里
最后的飞行

七十年前,安东尼・圣艾修佰里驾驶侦察机飞越法国上空,就此失踪,再也没有返航。如今,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推出三款特别限量版腕表,致敬这位著名飞行员、作家的最后一次飞行。IWC万国表和圣艾修佰里后人的长年伙伴关系也藉此得以进一步升华。

Kurt Klaus
创造故事与梦想的艺术

每一枚腕表都讲述着一个故事——关于它的起源与表龄、个性与特点、传统与文化,当然还少不了关于其拥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