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鲨鱼

米高•穆勒曾为无数俊男美女、名人才子,以至美国梦工场的好莱坞巨星拍摄照片。

体验

Top Gun: 绝对精英

海军少校GUY M. SNODGRASS是美国海军最出色的飞行员之一。他作战经验丰富,也曾经训练过TOP GUN海军空战部队的精英飞行员。

文字 — Dirk Rheker 照片 — Jürgen Frank 日期 — 2012年03月20日

分享:
海军少校GUY M. SNODGRASS是美国海军最出色的飞行员之一。他作战经验丰富,也曾经训练过TOP GUN海军空战部队的精英飞行员。

不可能的任务?盖•斯诺德格拉斯(Guy Snodgrass)少校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词。这位经验老道的飞行员此刻正坐在F/A-18E战斗机的驾驶舱里向外望去,俯视黄海上漂浮着的那些星星点点,同时也检视着三块监视屏上交错运行着的飞行系统诊断数据。

他的战机是一架装备了尖端电脑技术的“超级大黄蜂”。不过其实此刻几乎每个细节的成败都取决于飞行员的技术和他对的这架战机(价值五千五百万美元)的掌控力。从高空俯瞰,U.S.S. 乔治华盛顿——这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就像一块漂浮在无际汪洋中的漂流木一般。它的排水量超过97,000 吨,长332 米(1090 英尺)、宽76 米(250 英尺),以两个核反应堆作为动力,简直就是一头巨大的怪兽。若一切顺利,那里将是斯诺德格拉斯少校即将着陆的地方。这样的操作他已经在飞行生涯中经历过至少四百次了。

斯诺德格拉斯少校是美国海军武装力量中最优秀的飞行员之一。他同时拥有海军嘉奖勋章和海军陆战队成就勋章,职业生涯辉煌无比。退役之后,他被推荐担任位于内华达州法隆地区的海军攻击战术中心的指导员,而这里就是传奇的TOP GUN 海军空战部队飞行员之家。作为一名“空对空任务规划主题专家”,他对美国海军陆战队空中战术的发展产生过巨大的影响。斯诺德格拉斯在每方面的表现都非常突出,并没有多少飞行员能够拥有他这样的才能和成就。

也许有人会问,对他来说这样的飞行演习是不是早已成为某种轻松的例行公事了?答案是“不可能”——降落到飘浮在海面上的空军基地,这种事儿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轻松的例行公事”,就算对盖•斯诺德格拉斯少校这样技术纯熟、专业度一流的人来说也一样。不过他还是微笑着承认:“其实我的脉搏和肾上腺素并不会怎么飙升,刚开始飞行那阵子倒是会。”他知道,他的日常演习可是很多普通人的终极梦想。飞行结束,斯诺德格拉斯少校驾驶着F/A-18E 战斗机在航空母舰上方盘旋着缓缓下降,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在降低高度的同时进行减速。这时,船尾飞行甲板上的四个阻拦钢索被设定成这架战机当前的到岸重量。理想的话,斯诺德格拉斯会用飞机尾部的吊钩勾住第三根阻拦钢索,以此降落。

执行“最终进场”时,斯诺德格拉斯少校放下起落架。飞行甲板上的着陆指挥官正与少校交流着着陆情况,告诉他战机的降落点距离理想着陆线之间的距离。斯诺德格拉斯少校知道,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能向下看甲板,而必须从光学制导系统获得降落指示,系统显示屏上有一条固定不动的绿灯线,在它上方移动的光点标明他的着陆正确与否。若黄灯(行话称其为“肉丸”)亮起,则表示他瞄准了目标。如果飞机的降落角度太浅或太陡,着陆指挥官便会给出“拒绝落地”的信号,告诉飞行员必须中止此次着陆尝试,重试一次。当然,这种“拒绝落地”的情况基本从未发生在斯诺德格拉斯少校身上。这一次,这位飞行专家再度以完美的角度和速度降落,吊钩勾住了第三根阻拦钢索,主起落架降落在甲板上。触地的一瞬间,他全力拉上引擎,以防万一着陆失败的话他可以立刻再次升上空中。但阻拦钢索安全地让重达3 吨的飞机在两秒、50 米(164 英尺)之内完全停下了。“这种感觉就好像你试图以急刹车的方式钻进一个紧窄的停车位一样。” 斯诺德格拉斯少校这样描述降落程序。“任务完成”—起码在下次飞行训练开始之前确是如此。

能够在战衣上佩戴TOP GUN 徽章的飞行员无疑是船上5200名职员当中的“秘密明星”。斯诺德格拉斯少校也相当清楚这一点。TOP GUN 海军空战部队学校于1969 在加州的米拉玛成立,其目的是让海军飞行员掌握成功的空中战斗战术。1996 年,TOP GUN项目成为海军攻击空战中心的一部分,并搬到了内华达州。斯诺德格拉斯少校曾在那里训练过那些“精英中的精英”。“要看出一个飞行员有没有加入TOP GUN 的潜力,其实非常简单,他需要表现出天份、热情和极强的个性——这三者的重要性依次递减。”斯诺德格拉斯少校和我们分享他的经验。照这么看来,这个项目要征召的并非那些英勇无畏的敢死队类型,而是有着强大驱动力去完成任务的飞行员。那些精英战斗机飞行员的日常生活和好莱坞大片所呈现的迷人版本大有不同。“我们的工作需要时时刻刻投入百分百的专注力。”盖•斯诺德格拉斯说,“要是谁觉得这里会像电影里那样的话,那还是趁早放弃吧。”

盖·斯诺德格拉斯:“我们当然希望能够成为精英中的精英,但这必须靠一点一滴去证明—每一天、每一个飞行任务都至关重要。”

访问:

盖• 斯诺德格拉斯少校, 你是TOP GUN海军空战部队的精英飞行员之一,也曾在那里担任过指导教练。对你来讲,是不是可以说梦想已经成真了呢?
斯诺德格拉斯少校:绝对是!小时候我有一次偶然在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飞行表演秀上看到一架美国空军战斗机的表演,自此以后我就非常想成为一名飞行员。

那为什么您最终来到了海军陆战队,而没有去空军呢?
虽然不想承认, 但1986 年的那部好莱坞大片《壮志凌云》绝对对我们那一代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能在美国海军展开飞行生涯,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激动人心的事。

这么说,托尼•斯科特的这部电影成了征兵的助推器?
我想是的,的确如此。虽然吧,事实上这部电影和现实的差距是很大的——我这么说可不是想惹恼导演。

这种差距都体现在哪儿呢?
TOP GUN 海军空战学校绝对不是为飞行老兵或者那种亡命之徒开设的。它吸收的飞行员无不技巧纯熟,以高度的专注力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去完成他们的任务。我们当然希望能够成为精英中的精英,但这一点必须靠一点一滴去证明—每一天、每一个飞行任务都至关重要。

斯诺德格拉斯先生的言论和观点不代表美国海军立场。

飛行員腕錶 TOP GUN 海軍空戰部隊

型号 3880

观看细节

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时计瞩目登场—全新海洋时计视频

一部源自沙夫豪森的潜水员腕表进化史

新一代IWC万国表工程师

过去六十多年,IWC万国表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数代制表匠。 学员皆具灵巧手艺和技术天赋。完成训练后,不少学员继续留在瑞士东北部,多年来与公司并肩成长。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国庆日

体验IWC万国表制表大师的神秘才华。

双雄携手,正当其时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与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的共同之处不胜枚举:二者都以技术、创新、尖端的设计为核心宗旨,且历经时间的洗炼——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的一级方程式赛车是和时间赛跑;而沙夫豪森IWC万国表本身就是时间。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设计师

这位雕塑设计师堪称奇迹。就算不是设计界的人,也定然曾经听闻他的大名。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严苛的代名词。

工程师腕表──取得杆位

我们荣幸地欢迎您前来参与IWC万国表排位赛。请观看视频,加入我们的行列,比赛快将开始了。

苏格兰精英

他致力于研发治疗诸多疾病的新药,同时也是一位狂热的足球爱好者,甚至还担任所在公司的足球队的教练,他钟情于腕表的工程设计之美与机械机芯的精密——安德鲁•托马斯(Andrew Thomas)就是这样一个精力充沛的人。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鲨鱼

米高•穆勒曾为无数俊男美女、名人才子,以至美国梦工场的好莱坞巨星拍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