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IWC Oils
精确走时 分秒不差

根据不同的压力和拉力,机芯上约50个位置会涂抹腕表专用的润滑油和润滑脂。

测试实验室

在IWC万国表实验室里,新款腕表都要经过严苛的测试,测试过程涉及50个不同阶段,其中包括长时间浸泡在温暖的盐水中,以及封闭在环境模拟室中。所有这些检测工作是为了保证,当腕表到达其未来主人手中时,它们不仅可以用于日常佩戴,并能够满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微观世界

时间推动世界运转,促使改变发生。IWC万国表葡萄牙超卓复杂型腕表以低调而完美的设计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数字中的永恒

于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万国表自制89800型机芯,重新定义了数字日期显示。由三个圆盘组成的万年历装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显示,还有较不显眼的闰年显示。所有圆盘均巧妙同步。

工程师腕表:传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师腕表于1955年面世,随即引起轰动。但这款腕表的历史可追溯至更久远的年代:1888年。

为机芯注入生命

精妙的机芯可为所有机械腕表绽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显示时间功能的简单功能腕表,背后也有非凡的复杂机械装置,无瑕地运作数以百计的微细零件。而能够提供额外功能的复杂腕表,顾名思义,其构造更加复杂。

大型日期及月份显示腕表,伴你振翅高飞

集运动与典雅风格于一身的喷火战机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是IWC万国表飞行员系列的瞩目之作。腕表的日期和月份显示清晰易读,表壳内精巧的机械装置更令人着迷不已。

体验

最高机密

文字 — 鲍里斯.施耐德 日期 — 2013年06月11日

分享:
空气动力学是一级方程式赛车设计中最关键的领域之一。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负责人罗斯•布朗表示,这是最为重要的性能参数。正因如此,风洞成为了整个研发计划的重心。

任何人到访梅赛德斯AMG马石油F1车队位于北安普敦郡布莱克利小镇的厂房,都期待一睹尼科•罗斯伯格(Nico Rosberg)的银箭赛车。不过此车无处可寻,至少不会在眼前完整出现。事实上,这辆赛车在大奖赛举行的周末才于赛道上组装,到比赛结束后便会立即拆解。整个过程需由十名技工花上近两小时方能完成。回到英国后,许多组件都浸泡在荧光液体中,并在紫外线照射下作检查,不放过任何微小的瑕疵。

一级方程式赛车离开赛道后,从来不会全面装嵌,而是维持在组装中的阶段。约百分之七十的赛车会按季修改。例如,去年车队的工程师便先后改动了前翼形状近35次。车队负责人罗斯•布朗谈及挑战时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要在三月创造出性能优秀的赛车,到十一月时成功减去两秒的单圈时间。”顶级车队的内部关系十分密切,因此绝对保密是重中之重。车厂部分地方更只可在安全距离外观看。

梅赛德斯AMG马石油车队厂房占地达四万多平方米。七座大楼共有超过500人工作,其中约250人是经验丰富的工程师。除了引擎和轮胎外,所有组件均在厂内研发和生产,当中包括变速器和减震装置。位于布里克斯沃斯附近的梅赛德斯AMG高性能动力系统制造商(Mercedes AMG High Performance Powertrains)负责生产引擎,轮胎则取自一级方程式官方供货商倍耐力(Pirelli)。

数个部门就银箭赛车的设计、开发和建造工作保持密切联系。各团队必须紧守国际汽车联盟(FIA)每季订立的严格规定。与此同时,他们透过创新理念,在规限中不断寻找提高性能的方法。空气动力学是一级方程式赛车设计中最关键的范畴之一。罗斯•布朗亦表示这是最为重要的性能参数。正因如此,风洞成为了整个研发计划的重心。在布莱克利,约100名空气动力学专家日以继夜地在计算机前设计侧翼或尾翼等全新零件。根据一级方程式车队协会(FOTA)的资源限制协议,每年只有四天可测试原本尺寸的零件,因此工程师会改用比例为百分之六十的模型进行测试。这些模型大多采用3D打印机的快速原型技术制成。风洞昼夜不停地运作,每周可测试约100个新零件。此区域受到严格监控,访客一律禁止入内。

空气动力学是最为重要的性能参数

罗斯•布朗

工程师亦会在过程中用到计算流体动力学(CFD),以此在计算机屏幕上仿真零件的空气动力学性能,而无需事先制作模型。这样可同时节省时间和金钱。

倘若模型零件的测试结果良好,研制团队便会着手改良和生产。一百多名专家在绘图工作室内负责处理精确的技术规格。布莱克利所生产的八成零件由碳纤维制成,余下的百分之二十为金属,如钛、铝和钢。

金属零件的确切尺寸经由计算机直接传输至数控机床。这些机械工具由计算机操控,以全自动方式将整块材料研磨成极为精细的零件。这些机器与风洞同样二十四小时运作。所有工序均快速完成,令人印象深刻。从原来构思到制成零件,一般只需花费约二十小时。

反复挑战:一级方程式赛车从来不会全面装嵌,而是维持在组装中的阶段。
硬壳构造是每辆一级方程式赛车的核心。这同时是车手的工作间和逃生舱。赛车硬壳由多达60层碳纤维制成,完全符合国际汽车联盟的严格规定。
引擎由布里克斯沃斯附近的梅赛德斯AMG高性能动力系统制造商所生产。

尾翼等碳纤维组件的生产过程则截然不同。首先,团队使用环氧树脂制造模型,作为模具的基础。然后在模具逐一铺上多层碳纤维织带,经真空处理后放进摄氏180度的烤炉内。薄壁零件约有十层纤维,而底盘外部则有多达六十层织带。

团队会参照大量计算为个别零件选取物料。主要准则在于物料的重量和弹性之间的比率。钢材很重但异常坚硬。这十分适合制成变速器齿轮。因为齿轮体积不是特别大,但却要承受巨大的压力和拉力。而更大型的组件,设计师则尽可能选择钛或铝。

目标是要在三月创造出性能优秀的赛车,到十一月时成功减去两秒的单圈时间

罗斯•布朗

碳纤维在设计方面同样具有充足空间,十分灵活。车厂采用约20种基本的碳纤维类型,每种都具备个别特质。例如,单向布料的纤维束顺着同一方向排列,非常轻巧且抗拉力极强。其它的碳纤维织物则具有非凡的耐热性,可抵御达摄氏1,000度的高温。这一般用于排气装置的外部涂层。

布莱克利厂房的仿真生产区域亦是严格保密。目前有三部仿真装置同时运作,用以测试赛车在特定赛道的表现。车手可于这些虚拟赛道上为比赛作准备:他们坐上真正的赛车,在精确复制的驾驶舱内手握方向盘并脚踏油门。仿真装置亦可预测未来规定变化所产生的影响,而车队暂时测试了2014年作赛的车辆性能。此赛车结合了全新1.6升V6引擎与更高效的动能恢复系统(KERS),预示着混合动力在重大车赛的出现。相信这将会在各独立车队之间带来重要变革。

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IWC Oils
精确走时 分秒不差

根据不同的压力和拉力,机芯上约50个位置会涂抹腕表专用的润滑油和润滑脂。

测试实验室

在IWC万国表实验室里,新款腕表都要经过严苛的测试,测试过程涉及50个不同阶段,其中包括长时间浸泡在温暖的盐水中,以及封闭在环境模拟室中。所有这些检测工作是为了保证,当腕表到达其未来主人手中时,它们不仅可以用于日常佩戴,并能够满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微观世界

时间推动世界运转,促使改变发生。IWC万国表葡萄牙超卓复杂型腕表以低调而完美的设计将这一点阐释得淋漓尽致。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数字中的永恒

于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万国表自制89800型机芯,重新定义了数字日期显示。由三个圆盘组成的万年历装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显示,还有较不显眼的闰年显示。所有圆盘均巧妙同步。

工程师腕表:传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师腕表于1955年面世,随即引起轰动。但这款腕表的历史可追溯至更久远的年代:1888年。

为机芯注入生命

精妙的机芯可为所有机械腕表绽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显示时间功能的简单功能腕表,背后也有非凡的复杂机械装置,无瑕地运作数以百计的微细零件。而能够提供额外功能的复杂腕表,顾名思义,其构造更加复杂。

大型日期及月份显示腕表,伴你振翅高飞

集运动与典雅风格于一身的喷火战机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是IWC万国表飞行员系列的瞩目之作。腕表的日期和月份显示清晰易读,表壳内精巧的机械装置更令人着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