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逐步進化

收藏家SC Fong

Song Chau Fong熱愛收藏。因此,當他邂逅他的第一枚IWC萬國錶腕錶後,自此便與品牌結下不解之緣。

富豪環球帆船賽遊戲正式上線

規劃好你的航線,準備揚帆啟航,挑戰 2011 - 2012 富豪環球帆船賽

Ingenieur 2013 Collection
探索全新工程師系列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Christian Knoop)與您分享更多全新工程師腕錶的資訊。

世代相傳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牆上掛著一幅壁畫。他們相約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特雷維索(Treviso)附近一間洋溢巴洛克風格的別墅內洽談業務,而這裡正是公司總部的所在地。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拯救人間天堂

加拉帕戈斯群島動植物奇觀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體驗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1875 – 1961)是著名的分析心理學創始者,他迎娶了IWC萬國錶擁有人的千金,及後成為這家沙夫豪森錶廠的共同擁有人

文字 — Iris Kuhn-Spogat 圖片 — Maurice Haas 日期 — 2011年08月19日

分享:
黃金保護蓋內鐫刻「Fräulein Emma Rauschenbach de Dr. C. G. Jung, 16. Februar 1903」(愛瑪.羅斯巴小姐及卡爾.古斯塔夫.榮格醫生,1903年2月16日)字樣

在烏斯特市(Uster)外圍的一幢公寓地下,一個出租的四房單位內設有一家診所──這裡正是全科醫生魯道夫.涅豪斯(Dr. Rudolf Niehus)的工作室。年過七十的他本可以一早退休,但他卻選擇日以繼夜地工作。為甚麽?因為他認為醫生不單是一種職業,而是天職;行醫不僅是一項工作,而是要履行的任務。他選擇當醫生,全因他赫赫有名的祖父卡爾.古斯塔夫.榮格。而往後還有更多故事。

魯道夫.涅豪斯邀請我到他的診所,讓我欣賞一枚別處難見的IWC萬國錶,這枚懷錶正是著名心理學家及分析心理學創始者卡爾.古斯塔夫.榮格送給未婚妻愛瑪.羅斯巴(Emma Rauschenbach)的訂婚禮物。「她是他一生最愛。」涅豪斯一邊說道,一邊坐在滾動辦公椅上移向文件櫃,然後打開最頂層的抽屜,拿出一個黑色的首飾盒。他返回書桌,打開首飾盒,把一枚連著長金鏈的懷錶輕輕置於左手中。他沉默數秒後,不無自豪地說:「就是它。」

這份精緻的禮物對愛瑪.羅斯巴來說應該一點也不陌生。因為她正是當時的IWC萬國錶擁有人約翰.羅斯巴(Johannes Rauschenbach)的女兒。然而,這份瑰寶卻有其獨特之處。乍看之下,這枚全以黃金打造、兩側呈墊狀、體積與一法郎硬幣相若的懷錶,就像一個大獎章。懷錶的玻璃表面完全隱沒於黃金彈簧錶蓋中,蓋內精巧地鐫刻字母「E」和「R」,並飾以多顆小型紅寶石和鑽石。輕輕按下按鈕,錶蓋倏地打開。涅豪斯看著自己腕上的葡萄牙系列手錶,與懷錶比對時間。「好極了!」他叫道。顯然,他亦想打開遮蔽機芯的錶蓋,但不太成功。他解釋:「這是我多年來首次把它從保險箱中拿出來,看來有點奧妙。」

這是甚麽型號?價值多少?「我不清楚。我對這枚懷錶認識很少。我的母親曾佩戴它,然後是我的太太。」涅豪斯說。就在此時,他終於找到竅門,打開了懷錶的底部。黃金保護蓋內鐫刻「Fräulein Emma Rauschenbach de Dr. C. G. Jung, 16. Februar 1903」(愛瑪.羅斯巴小姐及卡爾.古斯塔夫.榮格醫生,1903年2月16日)字樣,以及數字和符號,要用放大鏡才能清晰看到(“300000, 18 carat, 750, JWC”),還有兩手相觸的圖案。「這是二人訂婚的標記。」涅豪斯說。他揭開保護蓋,看著跳動的機芯,笑道:「百多年來它從未停止過。」

魯道夫.涅豪斯明顯不是鐘錶鑒賞家或收藏家。不過,他卻鍾情於這枚懷錶,將之貯存於保險箱內,日後留給他的子女。他的兩位孩子早已長大成人,誰繼承懷錶不是重點,對他來說,唯一緊要的是:「懷錶不能賣掉,必須在家族中流傳。」這枚懷錶珍貴之處不在於其本身,而是它蘊含的意義:一個一見鍾情,永不休止的愛情故事。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的孫兒魯道夫.涅豪斯(左)及他的兒子馬蒂亞斯(Matthias)

「探訪祖父卡爾.古斯塔夫.榮格時,只會做他叫我們做的事。所有人都聽他所言。」

魯道夫.涅豪斯

分享:
愛瑪.羅斯巴及其丈夫卡爾.古斯塔夫.榮格是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擁有人

故事是這樣開始的:21歲的榮格仍是醫科學生,他的母親在早前的場合上認識了羅斯巴家庭,於是叫他到沙夫豪森探望朋友時代為問好。榮格站在羅斯巴家的門廳,看到當時15歲的愛瑪站在梯間,心裡為之一動。「他隨後告訴朋友,這個女孩有天會成為他的妻子。」涅豪斯說。

涅豪斯從榮格的回憶錄中才得知這次命中註定的邂逅,因為他的祖父從未向他透露過此事,或是之後發生的一切。六年後,榮格已正式成為醫生,在蘇黎世一家著名診所工作,他向愛瑪.羅斯巴求婚。最初,愛瑪拒絕了他,直到第二次再提出時,她終於首肯。1903年,21歲的愛瑪.羅斯巴成為了榮格太太。縱然她出身富裕,但她從未接受過真正的教育。現在,身為榮格太太的她不僅是新屋的女主人,更是五子之母,她終於可以尋回失去的光陰。

我心裡為之一動。我只是瞬間見到她,但我立刻知道,而且十分肯定,她將會是我的妻子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她學習數學、拉丁文和希臘文,並對丈夫的工作深感興趣。她參與榮格的研究,成為他的分析對象。數年後,愛瑪憑自身的努力,也成為了合資格的心理分析學家。從1930年開始,愛瑪不僅是榮格身邊的女人,更成為他專業的同事。

傳記作者安妮拉.賈菲(Aniela Jaffé)這樣說過愛瑪:「她一生豐盛且十分充實,因為她能忠於內心所想,同時忠於丈夫,並深切體會丈夫一生的工作。」榮格一家於1905年成為IWC萬國錶的共同擁有人。他們得到上天眷顧,家財萬貫,然而丈夫的不忠令愛瑪幸福的生活蒙上重大陰影。在第五名孩子出生不久,榮格與年輕病人安東尼「托尼」沃爾夫(Antonia “Toni” Wolff)發生外遇,而且維持長達四十年,迫使愛瑪陷入三角關係。愛瑪並沒有離開她視為「家庭支柱」的丈夫,而是留守在他身邊。她亦沒有崩潰,反而運用她無比的智慧,從女性的角度出發,細看西格蒙德.佛洛德(Sigmund Freud)等心理分析先鋒以男性作主導的研究。她在唯一的著作《阿尼瑪斯與阿尼瑪》(Animus and Anima)中留下了個人見解。

一切已成追憶。愛瑪和榮格先後於1955年和1961年逝世。但涅豪斯卻對祖父母記憶猶新。他說:「祖母是位高貴優雅的女士,十分緘默、內斂,秀髮梳理得綽約多姿。當我們生病時,她總會來看我們。」涅豪斯和祖父的關係亦有點拘謹生疏。他記得祖父是一家之主,比身邊任何一人也要聰穎。他不是個愛跟孫兒說故事或玩游戲的祖父,而是個令人又敬又畏的祖父。涅豪斯憶述:「我們探訪他時,我們只會做他叫我們做的事。所有人都聽他所言。」

這可能是種負擔,但有時也是恩賜。涅豪斯說:「祖父說我應該學醫。」但他的父親卻是建築師,這使他在建築和醫學之間猶豫起來。他解釋為何最終選擇當醫生:「完成軍訓後,祖父的教授朋友邀請我作夢境分析。我記得有三個夢。」在第一個夢中,涅豪斯跟隨手持蠟燭的祖父,走上樓梯,到祖父的書房。第二個夢則是祖父給他一個金色的首飾盒。至於第三個夢,他在祖父家前方垂釣,結果從蘇黎世湖泊中釣到一條巨大的鯉魚。那位教授助他拆解夢境:「如果我跟隨祖父(燭光),我會找到自己的路向,那條大鯉魚正是這個象徵。」年輕的涅豪斯隨祖父的步伐,在巴塞爾修讀醫科。想必他不會後悔作了這個決定,事實卻恰好相反。

探索更多文章
逐步進化

收藏家SC Fong

Song Chau Fong熱愛收藏。因此,當他邂逅他的第一枚IWC萬國錶腕錶後,自此便與品牌結下不解之緣。

富豪環球帆船賽遊戲正式上線

規劃好你的航線,準備揚帆啟航,挑戰 2011 - 2012 富豪環球帆船賽

Ingenieur 2013 Collection
探索全新工程師系列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Christian Knoop)與您分享更多全新工程師腕錶的資訊。

世代相傳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牆上掛著一幅壁畫。他們相約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特雷維索(Treviso)附近一間洋溢巴洛克風格的別墅內洽談業務,而這裡正是公司總部的所在地。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拯救人間天堂

加拉帕戈斯群島動植物奇觀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