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體驗

87型機芯

日期2011-09-28T14:05:45

分享:

在IWC萬國錶製作的眾多傳奇手動上鏈機芯中,87型機芯據有非常特殊的地位。

因為它是首款可搭載於方形及酒桶形腕錶錶殼中的酒桶形腕錶機芯,而這兩種款式的腕錶在30年代非常流行。它配備螺絲擺輪和寶璣游絲,只是去除了減震系統。該機芯極其精準,一根小秒針、時針及分針準確地指示當前的時間。從1931年至1947年,該機芯總共生產了18,400枚。今天,搭載87型機芯的IWC萬國錶腕錶已成為備受青睞的收藏珍品。

  • 尺寸:20 × 25毫米
  • 厚度:3.65毫米
  • 振頻:每小時18,000次(2.5赫茲)
  • 寶石數量:15、16及17

簡約、雋永的腕錶,融合出色的設計與功能。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