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Kurt Klaus
創造故事與夢想的藝術

每一枚腕錶都講述著一個故事——關於它的起源與錶齡、個性與特點、傳統與文化,當然還少不了有關其擁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新一代IWC萬國錶工程師

過去六十多年,IWC萬國錶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數代錶匠。學員皆具靈巧手藝和技術天賦。完成訓練後,不少學員繼續留在瑞士東北部,多年來與公司並肩成長。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國慶日

體驗IWC萬國錶製錶大師的神秘才華。

雙雄攜手,正當其時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之處不勝枚舉:雙方都以技術、創新、尖端的設計為核心宗旨,並且都歷經時間的洗煉——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一級方程式賽車是和時間賽跑;而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我們就是時間。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設計師

這位雕塑設計師傑出非凡。即使你對設計認識不深,你也定必對他略有所聞。他的名字已成為「簡約」的代名詞。

工程師的技藝

發動機徐徐顫動,然後停止下來。賓士一邊彎身於他心愛的機器上,一邊用手背抹乾前額的汗水。

工程師腕錶──取得桿位

我們榮幸地歡迎您前來參與IWC萬國錶排位賽。請觀看影片,加入我們的行列,比賽快將開始了。

體驗

收藏家漢斯-康拉德‧斯塔姆

鍾情IWC萬國錶

文字 — Hanspeter Eggenberger 圖片 — David Willen 日期 — 2011年05月24日

分享:
在蘇黎世機場,漢斯-康拉德‧斯塔姆坐在瑞士航空公司噴氣式飛機的起落架上。他的手腕上佩戴了一枚1951年的IWC萬國錶馬克十一飛行員腕錶

每枚腕錶都可能在某時、某地出現

漢斯 - 康拉德‧斯塔姆

太陽在雲端冉冉升起,冰山在格陵蘭島海岸以外漂浮。「瑪麗皇后號」郵輪靜靜地停靠在碼頭旁。當如此壯麗的畫面呈現在漢斯-康拉德‧斯塔姆(Hans-Conrad Stamm)眼前,他只是抬起右臂,以此美景作為背景拍下手腕的照片。他對自己的手腕並不感興趣,重要的是佩戴在手腕上的配飾:他所收藏的其中一枚IWC萬國錶腕錶。由於他是個左撇子,所以腕錶佩戴在右手腕上。「我為藏品中的每一枚腕錶都拍攝了類似的照片。」這位43歲的沙夫豪森人解釋說,作為瑞士航空公司的飛行員,他經常往返世界各地,可供他拍攝的壯麗場景可謂多不勝數。

為了我們這次在蘇黎世機場的拍攝活動,斯塔姆特地戴上他最鍾愛的時計:1951年專門為皇家空軍製作的IWC萬國錶馬克十一腕錶。他在約20年前購入這枚腕錶。在少年時期,他從父親那裏得到他的第一枚IWC萬國錶時計:那是一枚懷錶,而對一個沙夫豪森家庭來說,這也是再合適不過的珍貴傳家寶。不過,他是在購入自己的首枚飛行員腕錶後才迷上收藏。當時他還不是飛行員,而是軟體設計員。1995年,他開始在當時的國內航空公司瑞士航空接受飛行員培訓。他自1997年開始執行飛行任務,並已晉升為高級副機師。

難怪他會愛上飛行員腕錶系列。另一枚他工作時喜歡佩戴的時計是陶瓷錶殼版的追針計時腕錶。斯塔姆向我們透露:「我不收藏各自獨立的腕錶,我的目標是集齊一系列相關的腕錶。」因此,他要收藏的是所有陶瓷款IWC萬國錶計時腕錶。除最新的達文西陶瓷腕錶外,他已收集了所有此類錶款。他還藏有全套指南針腕錶,然後是葡萄牙系列腕錶,以及工程師系列腕錶——他表示:「可是,每位收藏家都已經擁有這些腕錶了。」

在搜尋各類IWC萬國錶錶款的時候,漢斯-康拉德‧斯塔姆錶現出獵人所特有的那種韌性。他注視着市場的動向,結交同道中人打探消息。每當出現價格相宜的受歡迎時計時,他閃電出擊,將其納入囊中。「我的預算有限,不能不惜代價地去收藏一枚腕錶,」他表示。「因此,我必須靜待良機。」你只能耐心等待。「每枚腕錶都可能在某時、某地出現。」這些年來,珍品越來越少,而價格卻不斷提高。「然而,如果你像狩獵者般等待適當的時機,你還是可以購買到划算的腕錶。」

每隔數星期,他就會與沙夫豪森的其他收藏家會面、交流想法。他透過IWC萬國錶網站上的論壇與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團體建立聯繫。由於工作關係,他經常往返世界各地,因此也結識了不少海外的好友。「如果我身在芝加哥,我有時候也會去拜會邁克‧弗里德伯格(Michael Friedberg)。」弗里德伯格是一名律師,他負責管理IWC萬國錶官方網站的英文版「收藏家論壇」 (Collectors’ Forum)。

在旅途中,這位沙夫豪森飛行員發現,他最愛的腕錶品牌在國際的知名度正日益提高。例如,在佛羅里達州西礁島着陸的時候,他就看到一塊巨型的IWC萬國錶廣告看板,在上海也看到一塊。他還曾經擔任副駕駛員,為IWC萬國錶執行過一次飛往北極圈的任務。那時是2005年,沙夫豪森製錶廠在北極地帶推出全新工程師系列錶款。「飛行途中,正值IWC萬國錶首席執行官喬祺斯40歲生日,」斯塔姆追憶說,「於是我們邀請他進入駕駛艙一起慶祝。」對於斯塔姆這樣熱心的IWC萬國錶收藏家來說,這次飛行無疑是非常特別的經歷。

漢斯-康拉德‧斯塔姆並不注重IWC萬國錶腕錶的工程技藝和歷史。對他而言,腕錶是「男士唯一可以佩戴的首飾」。他絕不佩戴耳環或其他飾物,唯獨佩戴腕錶:他的IWC萬國錶珍藏品並不只是用來收藏的。「除了其中的三、四款腕錶外,我還會定期佩戴藏品中的每一枚腕錶。」

飛行員腕錶 Mark XVI

觀看細節

探索更多文章
Kurt Klaus
創造故事與夢想的藝術

每一枚腕錶都講述著一個故事——關於它的起源與錶齡、個性與特點、傳統與文化,當然還少不了有關其擁有者的故事。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新一代IWC萬國錶工程師

過去六十多年,IWC萬國錶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數代錶匠。學員皆具靈巧手藝和技術天賦。完成訓練後,不少學員繼續留在瑞士東北部,多年來與公司並肩成長。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國慶日

體驗IWC萬國錶製錶大師的神秘才華。

雙雄攜手,正當其時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之處不勝枚舉:雙方都以技術、創新、尖端的設計為核心宗旨,並且都歷經時間的洗煉——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一級方程式賽車是和時間賽跑;而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我們就是時間。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設計師

這位雕塑設計師傑出非凡。即使你對設計認識不深,你也定必對他略有所聞。他的名字已成為「簡約」的代名詞。

工程師的技藝

發動機徐徐顫動,然後停止下來。賓士一邊彎身於他心愛的機器上,一邊用手背抹乾前額的汗水。

工程師腕錶──取得桿位

我們榮幸地歡迎您前來參與IWC萬國錶排位賽。請觀看影片,加入我們的行列,比賽快將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