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

為機芯注入生命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

瑞士製錶學院(IOSW)

隨著市場對奢華腕錶的需求不斷增加,各大高級鐘錶品牌需要有更多的優良技師注入產業。

87型機芯

IWC萬國錶製87型機芯地位特殊。

體驗

達文西陶瓷計時腕錶

高超技術、光滑如絲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圖片 — Felix Streuli and Hans-Ruedi Rohrer 日期 — 2010年07月1日

分享:
達文西陶瓷計時腕錶(型號3766)獨特地搭配陶瓷和拋光鈦金屬,矚目迷人

一說到「陶瓷」,大部分人都會想到陶器、花瓶或者浴室的瓷磚。不過,近年來陶瓷材質的用途越來越廣泛。在某程度上可歸功於這種燒結而成的無機材質的獨特屬性。它們極其堅硬,而且具有優異的抗高溫和抗腐蝕性能。由於它們不導電,是優良的絕緣體。而且,儘管其密度較低,即使在最嚴酷的狀況下仍可保持原形。因此,當太空飛船重返大氣層時,其表面的陶瓷磚覆層可有助保護飛船不被燒毀。此外,陶瓷亦具有極佳的活組織相容性,因此成為製作合成骨骼、關節以及牙科種植體的不二之選。

到目前為止的一段時間以來,陶瓷在奢侈品行業的應用也已取得極大的進展。它們具有優異的抗刮性能,重量比精鋼更輕,並且呈現無以倫比的絲般光滑的質感,因此無論對於腕錶製造商還是珠寶製造商而言都極具吸引力。此外,它還具有一項優勢。陶瓷與金屬不同,在冬天不會產生冰冷的觸感,而且可以給肌膚帶來舒適的感覺。1986年,IWC萬國錶推出配備氧化鋯套環的達文西腕錶,成為率先在腕錶中運用這種材質的腕錶製造商之一。「全新達文西陶瓷計時腕錶以外形精密的陶瓷套環搭載,內含鈦金屬元件,它是我們創新才華的又一明證,」IWC萬國錶高級產品經理詹尼斯‧福佩爾(Jannis Faupel)不禁自豪地說。

「Ceramic」(陶瓷)一詞源自古希臘語中的「keramos」,這個辭彙用於描述類似黏土的礦物,以及將其放入烤爐烘烤後所製成的無比堅硬的產品。早在幾千年前,人類已掌握採用燒黏土製作物品的技術。已知最早的陶瓷器皿可追溯至繩文化時期的日本,它們大約是在西元前13,000年製成。陶瓷技術源自亞洲,並逐漸傳遍世界各地。

現代工業陶瓷與制陶工匠所製作的陶器之間,並無太多共通之處。其特性已針對特定用途進行過優化。它們與日用陶瓷器具之間的區別在於,工業陶瓷的純度更高,其原料的微粒大小也是完全一致的。其燒結過程也遵循非常嚴格的程式。一般來說,工件先以粉末、黏合劑及液體混合成形,然後置於1000攝氏度以上的高溫中進行燒結。正是這個燒結工藝為材質賦予獨有的特性。

麵包在烤製過程中會膨脹,與之相反,陶瓷工件在燃燒過程中會縮小大約三分之一。陶瓷與金屬之間的最大區別亦在於此。經過熔煉流程後,礦石中的金屬已被提煉出來,此時金屬已具備其固有的各種特性。相反,陶瓷工件的行為特點、形狀以及尺寸都與其生產過程的每一個步驟有着不可分離的關係。在燃燒過程中,人們採用工程技術,有選擇地影響材質的結構。陶瓷在燒結過程中體積會縮小,這是在確定坯材尺寸時必需考慮的因素之一。

近年,陶瓷注射成型技術已取得可觀的進展。這項工藝工業化程度更高,相比傳統的壓製成型技術,它更具優勢。此外,正如注塑成型技術那樣,利用這項工藝幾乎可以製成任何形狀的陶瓷工件。沒有了這項技術,我們就無法高效地系列生產結構精密、外形複雜的陶瓷部件。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少數專業廠商掌握了這項複雜的技術。

因為機芯是直接安裝在陶瓷錶殼中,因此必須保持在極小的製造公差範圍內

機芯牢牢地固定在陶瓷套環中,無需借助金屬圓環。元件的公差需要控制在極小的範圍內,所有功能錶面也必須進行高精度研磨。同時,只有達到如此嚴格的要求才能確保腕錶的防水性能。此外,錶殼還裝配了幾個功能性元件,它們必須與錶殼精確契合。其中包括兩個搖臂切換器,其動作將透過無磨損陶瓷推桿傳輸到機芯上。「難處在於完成燒結後,便要馬上精確地確定需要在成品上創設哪些位置,以及哪些位置需要執行其他加工工序,」IWC萬國錶的錶殼專案經理湯瑪斯‧英德科夫指出問題所在。他和他的同事絕不能忘記,錶殼在燒結階段是會收縮的。在他們最終令流程完美地運作並取得期望的結果前,IWC萬國錶的設計師和工程師以及陶瓷專家需要解決無數個問題。

生產流程的確非常複雜、要求極其嚴格。合成材料會在加熱的那一刻變成液體,而對於陶瓷來說,粉狀原材料需要轉變成同質的塊狀。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便需要在氧化鋯中混入了熱塑性黏合劑。黏合的顆粒可以注入到攝氏170°的模具中。套環的某些部位非常厚,這意味着存在氣泡夾雜的極大危險,而檢查模具是一件相當棘手的工作。模塑流程完成後產生的是生坯。每一塊生坯的錶面結構都要經過徹底的檢查,然後才進入下一個階段,此時需要精確地鑽出第一批鑽孔。

完成初步加工後,使用硫酸去除黏合劑。之後,所產生的白色生坯將在攝氏1,500度的高溫中煆燒大約兩天。在燒結過程中,陶瓷將收縮至其最終的尺寸,同時形成其特有、富有質感的黑色外觀。之後通過噴砂工藝,令材質呈現啞光效果。在機加工過程中,操作人員按照規定的公差鑽出孔洞並加工出其他外形特性。

錶殼上的錶圈、底蓋、錶冠和按鈕是以優質5級鈦合金製成,讓設計師們在設計表面的時候可以自由地發揮創意。這種材質不能使用衝床進行加工,因此每個零件均先以水射流切割技術進行切割,然後在一個複雜、漫長的加工過程中研磨成最終的形狀。所有錶面均以手工方式進行修飾。錶殼完成製作時,拋光/緞面鈦金屬與啞光黑色陶瓷形成迷人的對比效果,非常引人注目。完成所有元件的加工和組裝需要幾個星期的時間,但是達文西陶瓷計時腕錶的獨特質感和優異外觀將終生陪伴其未來的主人。

探索更多文章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

為機芯注入生命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

瑞士製錶學院(IOSW)

隨著市場對奢華腕錶的需求不斷增加,各大高級鐘錶品牌需要有更多的優良技師注入產業。

87型機芯

IWC萬國錶製87型機芯地位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