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

體驗

漫漫征途

日期 — 2013年11月15日

分享: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要圓滿完成一支成功的F1車隊所需的一切設備的運輸任務,這對後勤部門來說是一個極其嚴峻的挑戰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於澳洲墨爾本,當尼科.羅斯伯格(Nico Rosberg)和路易斯.漢米爾頓(Lewis Hamilton)坐進銀箭賽車駕駛艙的那一刻,遠在英國北安普敦郡布萊克利的戴維.弗朗斯(David France)終於可以長舒一口氣了。作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的後勤主管,弗朗斯必須確保將重達30噸的零件和物資在賽前及時送達萬里之外的澳洲。除了至為重要的兩輛賽車以外,裝載的貨物中大部分都是備用配件、車庫所需的裝備和賽事組織要求的技術基礎設施,此外還包括為貴賓和VIP們提供的休閒娛樂設施,從舒適度一流的扶手椅到意式濃縮咖啡機,應有盡有。

本賽季從今年3月一直持續到11月,賽事遍及五大洲,共19場比賽——對此更具象的闡釋是:參賽的F1車隊在本賽季的整個行程,其總距離約等於地球到月球距離的一半。對車隊的後勤管理部門來說,這意味著巨大的挑戰,特別是遇到接連的密集賽程時(即連續兩個週末都有比賽)。在上一站比賽結束僅僅四天之後,下一站的準備工作就已經啟動。

賽季於海外四個地點展開,包括澳洲、馬來西亞、中國及巴林。為了確保所有物資盡可能按時高效地運抵目的地,車隊採用了海運與空運相結合的物流方式。

我們的任務就是組織規劃穿梭於全球各個賽場之間的整個運輸體系

戴維.弗朗斯,後勤主管

HALF_WAY_TO_THE_MOON_972x426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的所有貨櫃都會
透過特許的波音747貨機送達各個賽場

那些體積龐大、相對更重的設備及物品,每次比賽都會用上,基本都會由海運運輸︰放滿螺帽、螺釘、油料、潤滑劑、壓縮空氣瓶、壓縮器的箱子,以及檯椅和太陽傘。為了保證這些貨物及時抵達首站澳洲,早在開賽前兩個月,車隊就已將四個貨櫃從英國運抵賽場。其中一個貨櫃申報為危險物品,內有約1400公升的精煉燃料,專為銀箭賽車而設。

鑒於賽程間隔太短,一切都倚賴海運是來不及的。而且海運的物資也基本都會採用「一式五份」的形式。「以五件為單位通過海運運送,要比單件空運更為經濟。」弗朗斯解釋道。此外,布萊克利並沒有足夠的倉儲空間可以存放所有必須的物資。因此,偶爾他也會安排發一次物流速度特別慢的貨,這樣就可以儘量少佔用大本營珍貴的藏儲空間。

而當事態緊急之時,空運無疑是正確的選擇。車隊中有三輛貨運卡車都裝滿了搭載有尖端技術的頂級裝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給羅斯伯格和漢米爾頓使用的賽車,這些都是通過航空運輸的。此外,空運貨品中還包括賽車底盤、變速箱、尾部防撞結構、引擎、懸停裝置和車體,它們都被封裝在特別打造的貨倉之中。比賽中可能會遭遇的最壞狀況,是要將來自第三底架的備用車體和儲備的備用配件組裝在一起去應對比賽。這些車庫所需的重要裝備也同樣會通過空運抵達。大約在比賽前一周,所有總部在英國的F1車隊都會將它們的集裝箱由總部運送到東米德蘭茲國際機場,再載入特許的波音747貨機之中。為了保證能迅速找到每一個零件,所有裝箱的貨品都有精確的歸放位置。布萊克利總部的每個部門均各自負責打包自己的裝備,光是清單就長達幾十頁。

HALF_WAY_TO_THE_MOON_equiptment_972x426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的核心賽事團隊就包括15名工程師、38名機械技師和技術人員、5名市場傳播專員,以及個別其他領域的專家

直到起運前的最後一分鐘,布萊克利總部都還在研發生產新的配件。每個週六的早晨,所有的「新品」都會被統一裝箱,單獨空運到賽道。對於偶爾出現的突發狀況,需要做特別處理。例如,在中國比賽期間,某位賽車手的頭盔出現了問題,那麼布萊克利總部就會派一位志願者帶著這一問題頭盔從上海飛回英國,在機場和等候的同事交接後,再帶上新的備用頭盔,花14個小時返回上海。

如果是去往歐洲的賽場,車隊就會使用專屬的卡車。這些銀色卡車非常引人注目,熟悉F1的觀眾大多一眼就能認出。其中一輛卡車負責運送組裝完好的賽車。為了讓賽車的各項配置盡可能是最新版本,這輛卡車的出發時間將會盡可能拖到最後一刻,途中則由兩名司機輪流駕駛,馬不停蹄地趕往賽場。而其他卡車中則裝有備用配件、車庫設備,甚至還有操作液壓元件時需要使用的無塵室。每輛卡車都配備了空調和兩個發電機,發電量可達150千伏——哪怕是給一個小村莊供電都綽綽有餘。

7號卡車裝載的則是一個巨大的冰箱。弗朗斯微笑道:「即使在團隊的機械師和工程師們遠離英國的時候,我們也希望讓他們感受到一些在家時的舒適。」不難想像,物資中還包含了馬麥醬、燕麥片、烘豆,以及大量不可或缺的茶包。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round_972x426
如果是去往歐洲的賽場,
車隊就會使用專屬的卡車

我們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狀況,每天都是新挑戰

戴維.弗朗斯,後勤主管

HALF_WAY_TO_THE_MOON_F1car_972x426
一切就緒,靜待開賽:連續兩個週末的接連比賽對後勤管理來說是極富挑戰性的難題

在歐洲巡迴比賽期間,車隊也會帶上自己的房車。這個臨時空間由28個集裝箱組成,還配有一個巨大的起重機。在其內部,管理團隊的辦公室位於二樓,此外還設有車隊VIP貴賓專用的休息區。在屋頂上,來賓們還可以追蹤比賽的進程。

除了以上物資,比賽中也會需要許多不同領域的專業人士。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的核心賽事團隊就包括15名工程師、38名機械技師和技術人員、5名市場傳播專員,以及個別其他領域的專家。隊伍中還包括了一支完整的餐飲服務團隊,他們為整個車隊提供高水準的食物和飲品。「這整個運輸體系都是由我們後勤部門組織規劃的,從布萊克利總部出發,前往賽場,然後返回,或者繼續前往下一個比賽地點。」弗朗斯解釋道。部門中有三個全職員工會花費一整年的時間做行程規劃。以澳洲站為例,早在比賽前一年,他們就已經預定好了比賽時住宿的酒店。戴維•弗朗斯微笑著說:「我們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狀況,不管是路易斯.漢米爾頓新養的狗,還是麥克‧舒馬克忘在斯帕的比利時大獎賽獎盃,我們都會妥善處理——關於那個獎盃,當時我們先將它帶回了布萊克利,再遞給人在瑞士的舒馬克。」

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