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為機芯注入生命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

體驗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撰文:亞歷山大‧林茲(Alexander Linz)

文字 — Alexander Linz 日期 — 2013年01月14日

分享:

電力、磁場的出現,日益影響人們的生活。IWC萬國錶的製錶師隨即開始構思如何保護時計,免受電力及磁場的影響。

回溯至1888年,當時IWC萬國錶在約翰‧夫哥‧麥斯達(Johannes Vogel Muster)掌舵下,為防磁鐘錶公司(Non-Magnetic Watch Company)製作16及19法分防磁機芯。擺輪、擺輪游絲、擒縱輪及擒縱桿均由鈀合金製成,擒縱叉採用銅,而平衡軸則採用金質。期後,防磁保護對於軍隊格外重要,飛機駕駛艙由於不斷進行現代化,同樣累積了不少電磁波。因此,在1940年代中期,IWC萬國錶為英國皇家空軍(British Royal Air Force)開發出一款專業飛行員腕錶。

腕錶搭載12½法分89型機芯,錶盤設有中央秒針,套環與內背板均由軟鐵製成。從此,完全以軟鐵零件包覆傳奇馬克十一腕錶機芯的內殼成為了IWC萬國錶飛行員腕錶的標準要求。IWC萬國錶博物館總監大衛‧賽費爾(David Seyffer)表示:「這在當時完全是嶄新的構思。」

最終於1955年推出的工程師腕錶直接演化自IWC萬國錶飛行員腕錶,所注重的依然是防護腕錶,免受磁場影響。1950年代,電氣技術、機械工程、通訊與運輸的快速發展,使磁場日益增多。第一代工程師腕錶為簡約的男裝腕錶。IWC萬國錶設計工程師腕錶時,特定迎合以下顧客的需要:工程師、技師、化學家、飛行員及醫生。為了符合目標顧客的社會地位,工程師腕錶保持了幾分低調優雅,即使以今天的標準看來,腕錶所配備的技術功能需要較為大型厚實的錶殼裝載,但依然樸實無華。逾12年來,原始工程師腕錶以其幾乎不變的造型,締造了令人矚目的銷售佳績。廣告及公關人員全部都具備上述的專業知識,相關專業領域的主題及聯繫均是宣傳工程師腕錶的常用方式。與此同時,IWC萬國錶設計了造型獨特的閃電標誌,從此成為工程師腕錶的象徵。

從這時起,IWC萬國錶工程師腕錶僅搭載完全由錶廠自製的自動機芯。1944年,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擔任IWC萬國錶技術總監一職後,隨即著手研發IWC萬國錶自家的自動腕錶機芯。早在1946年,他即為擺陀動作仍受限制的首款設計取得專利。比勒頓力求完美,對此成果並不滿意:他希望擺陀能夠進行完整的運轉。同時,他也希望研發出完美的吸震系統。1950年,具備中央秒針的首款85型機芯推出市場後,立即備受好評,並迅速成為暢銷產品。85型機芯的不同後繼款式隨後用於IWC萬國錶工程師腕錶中。8521型機芯即是其中一款,這款機芯具備比勒頓上鏈系統及自我補償寶璣游絲、精準微調計,並將振頻提高到每小時19,800次。此機芯於1958年停產。IWC萬國錶僅於1970年代後期,為部分工程師SL腕錶裝配積家(Jaeger-LeCoultre)的石英機芯。1980年代,公司開始採用ETA機芯。2005年,IWC萬國錶自製的80111型機芯於新一代工程師腕錶(型號3227)中面世。大型工程師腕錶(型號5005)於2007年推出,搭載了5005型機芯。工程師腕錶於2005年重新設計並發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同時為其推出首款計時腕錶,這些時計最初搭載IWC萬國錶79350型機芯(基礎ETA/Valjoux 7750型機芯),後期則轉為IWC萬國錶89360型機芯。

系列典範

IWC萬國錶財務主管愛納斯‧格里沙貝一世(Ernst Grieshaber jun.)及技術總監阿爾伯特‧比勒頓創造出工程師腕錶,並為其命名。全賴他們,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才能擁有這些我們將依次討論的標誌作品。首先是型號為666的第一代工程師腕錶,當時人們稱之為好得「可怕」的腕錶,當然不僅是因為「666」令人聯想起撒旦之故。原始工程師腕錶逾12年來幾乎未曾改變過其造型。其次則是上述的852x型機芯,這款機芯大幅改良IWC萬國錶自動機芯,為型號666的腕錶提供可靠的動力。工程師腕錶備有不具日期視窗的型號666 A錶款(搭載852型機芯)及具備日期視窗的666 AD錶款(搭載8521型機芯)可供選擇,視乎機芯而定。腕錶的錶殼由三部分鎖緊組成,品質卓越非凡。顧客可悉隨選擇精鋼款式、18K金款式或14K金配精鋼底蓋款式(型號766)。所有錶款的防水深度均達100米,同時配備軟鐵內殼,可抵擋達每米80,000安培的電磁場。1967年間,嶄新的型號866腕錶取代了型號666的工程師腕錶,這也是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第二代製錶典範。雖然這是「嶄新」的工程師腕錶,但依然在圓形錶殼內保有堅固、防水及絕對防磁的基本理念,同時以更新穎、更具運動氣息、更為現代的造型登場。自1975年起,這些工程師錶款便在產品目錄中消聲匿跡。

1976年,工程師腕錶的外觀顯著改變。設計師傑羅‧尊達(Gérald Genta)將這款腕錶改頭換面,為型號1832的大型工程師SL腕錶搭配典雅而充滿運動氣息的精鋼錶殼。第二款工程師系列腕錶的代表作即使時至今日,依然是IWC萬國錶最為傑出、最為創新的設計之一。型號1832的工程師SL腕錶尺寸達40 × 38毫米,專為技師及日益注重造型的腕錶愛好者而設,他們對於技術方面同樣要求嚴格。例如,IWC萬國錶自製的8541 ES型機芯所採用的擒縱桿、擒縱輪及脈衝滾軸均同樣以防磁材質製成,機芯的軟鐵內殼精巧地安裝於細小的橡膠墊上,可抵擋達每米80,000安培的磁場並吸收任何撞擊或震動。雖然腕錶製作精妙並完美秉持IWC萬國錶的形象,但推出的時機不佳,精鋼版僅售出550枚。往事已矣,這也是IWC萬國錶繽紛歷史中的一頁。現在,型號1832工程師SL腕錶稀少的產量,卻令其成為備受追捧的收藏珍品,而擁有型號1832腕錶的人士,可說是幸運之極。

1983年推出的下一代工程師SL腕錶型號為3505,搭載375型機芯。此錶款的後繼者為1985至1989年生產的型號3506腕錶,搭載3753型機芯。這些嶄新錶款較為纖薄、倍添優雅氣質,更首先於錶盤飾以標誌性的「繪圖紙式」圖案。工程師腕錶面世25年來僅專屬於男士,而在1980年代情況曾短暫改變,IWC萬國錶管理層決定檢討並擴充SL系列,因此部分女裝錶款逐漸推出市場。然而,女裝工程師SL腕錶只是曇花一現,早於1980年代中期,這些錶款相繼退出工程師腕錶系列。畢竟IWC萬國錶始終專注於男裝腕錶。

最後,工程師500,000 A/m腕錶尤其值得一提,這款腕錶可抵抗任何強度的磁場。1980年代中期,IWC萬國錶與瑞士冶金學專家史丹利蒙教授(Prof Steinemann)及士卓曼機構(Straumann Institute)的士卓曼博士(Dr Straumann)緊密合作,力求實現創造出完全防磁腕錶的宏大目標。這款工程師腕錶的成功奧秘在於採用難以加工的鈮鋯合金,並將之用於製作游絲。而用於保護機芯的軟鐵內殼忽然顯得不必要。這款高科技工程師腕錶經過核磁共振儀的多次測試,竟可抵抗每米370萬安培的磁場,成果令人讚嘆。此腕錶或者能夠抵抗更高強度的磁場,然而當時可用的測試技術並不存在。IWC萬國錶秉承謙恭自持的風格,選擇將此非凡結晶稱為工程師500,000 A/m腕錶。在當時,這款腕錶創下了防磁腕錶的全新世界紀錄。毫無疑問,工程師500,000 A/m腕錶同樣是收藏家夢寐以求的佳品。然而,值得留意的是,這款腕錶僅生產了約2,700枚,如果您希望獲得工程師500,000 A/m腕錶,我們希望您能成功找到。

賽車道上 遊刃有餘

閱讀更多

2005年,工程師腕錶以型號3227的造型重新發行,成功為工程師腕錶傳奇注入全新而充滿動力的生命。此後,IWC萬國錶推出眾多嶄新錶款,其中包括上述的數款計時腕錶。2013年,工程師腕錶將推出更令人矚目的全新錶款,令重新發行錦上添花。IWC萬國錶總裁喬祺斯先生(Georges Kern)按住腕錶並表示:「這全新工程師系列腕錶具備三大傲視同群的傑出品質:優質IWC萬國錶機芯、精妙功能及革新材質。」 完全秉承瑞士製錶公司IWC萬國錶所堅持的創意精神。

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為機芯注入生命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