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探索全新海洋時計系列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解釋說。

SIHH 2014 Booth
2014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
IWC萬國錶展區幕後花絮

鐘錶浪潮直捲日內瓦。在第24屆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SIHH)上,IWC萬國錶誠邀訪客深入海底,探索全新海洋時計系列的非凡錶款。

Watches and Wonders
「鐘錶與奇蹟」展覽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誠摯邀請您和親朋好友於2013年9月25日至28日,前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參觀亞洲首場高級鐘錶展「鐘錶與奇蹟」(Watches & Wonders)。為慶祝此盛事,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提供贏取雙人之旅的獨家機會,幸運兒將可到訪IWC萬國錶的發源地沙夫豪森,在當地參觀品牌錶廠,然後轉往意大利柏濤菲諾,親身體驗IWC萬國錶著名腕錶系列背後的創作靈感。

Ingenieur 2013 Collection
探索全新工程師系列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Christian Knoop)與您分享更多全新工程師腕錶的資訊。

IWC's SIHH Booth 2013
2013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IWC萬國錶展區幕後花絮

踏入工程師腕錶之年,一同探索2013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IWC萬國錶展區的幕後花絮。

振翅高飛

IWC萬國錶飛行員腕錶能夠成為鐘錶界的標竿,絕非浪得虛名。這些廣受歡迎的時計彰顯了IWC萬國錶的價值,更為瑞士鐘錶業的飛行腕錶奠下基準。IWC萬國錶擁有豐富的飛行腕錶傳統,冠絕整個製錶業。到了21世紀,腕錶的出色設計和品質,使得IWC萬國錶在業內獨佔鰲頭。

IWC 萬國錶品牌故事娓娓道來

沙夫豪森製錶商IWC萬國錶首次以其產品淵源為主題,開展全球性的品牌推廣活動

一生中最愛

漢斯約格‧凱特拉斯將三問錶稱作他的「一生中最愛」

體驗

IWC萬國錶書冊

走進IWC萬國錶

文字 — Manfred Fritz 日期 — 2010年04月1日

分享:
《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講述IWC萬國錶142年的歷史。共550頁,重4.4公斤,附500幅插圖,歷時3年完成
作者曼弗雷德‧弗里茨(Manfred Fritz)曾撰寫無數有關腕錶及腕錶業的出版刊物。他的著作《The Grande Complication from IWC》於1991年出版

IWC萬國錶出版的巨著《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以詳實豐富的史料敘述這家沙夫豪森製錶公司的發展歷程。同時,該書更將精湛的精密製錶工藝與暢銷書作家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的敘事手法和畫家恩基‧比拉(Enki Bilal)的豐富想像力融為一體。該書作者曼弗雷德‧弗里茨將向我們揭示這項「綜合藝術品」的創作過程。我們亦將展示IWC萬國錶歷史上十款最重要的腕錶作品。

這一切是從文字開始的。也許,更準確地說,是保羅‧科爾賀寫下的一句話。這句話將他為IWC萬國錶這本新書所寫的七個故事中的首個故事劃上句號。這個故事是保羅虛構出來的,它告訴我們公司創辦人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 A. Jones)於1868年來到沙夫豪森,之後他試圖在小鎮那些思想保守的手工藝人中招聘員工、以及希望說服他們理解他的大膽設想,從而以更合理的方式生產懷錶。而他在此過程中,遇到了種種困難。我個人非常喜歡這個故事,因為作者運用了天馬行空的想像,生動地向我們講述IWC萬國錶於這個歷史時期的情況。由於缺少可靠的檔案記錄,我們對這個時期的事情知之甚少。

我們所考慮的那句話是:「個人的夢想,可能只屬空想。然而,我們共同的夢想卻可以改變現實。」的確如此。而保羅‧科爾賀不愧是一位偉大的小說家,對人類心靈的了解亦非常透徹。而他的這句話正中主題,不但揭示了這位力圖在沙夫豪森立足、尋找志同道合之士的美國年輕人的內心世界,並總結了IWC萬國錶延續了142年、歷經浮沉的艱辛歷程。即使目標看起來難以實現,然而藉着一些推動或引領品牌實現成功的因素,卻為每個人為目標而奮鬥的推動力。

因此,一切都是從這句話開始的。三年前,保羅‧科爾賀已領先一步,與負責進行此書籍專案而召集的工作小組獨立工作。但是他寫下的語句,卻成為整個小組及其日後工作的座右銘。他總是非常專業,並能按時撰寫及提交故事文案。當這個錯綜複雜的專案將要陷入停頓時,他的這種工作態度經常為工作小組裏的其他人帶來極大的鼓舞。

數百年來,製錶歷史與人類文化的發展歷程互相呼應,並反映出特定時代的審美觀或藝術思潮

整個過程節奏緊密,偶爾出現一些爭議,但這是意料之中的。要將這個如此浩瀚的領域濃縮為一本書,一本史無前例、有關腕錶和時間的書——這並非易事。首先,因為IWC萬國錶的歷史,從其惹人注目的起源直至今日,一直是瑞士腕錶業內最引人入勝、最不同凡響的故事之一。其次,這個專案的目標就便是要敢於做一件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從創作之初,每個參與這個項目的人都清楚這一點。

文化與手工技藝之間存在着緊密的聯繫,IWC萬國錶高級鐘錶的精湛技藝本身已是一大文化成就。然而我們對這種文化的需求,就如巴赫的清唱劇或畢卡索的油畫那樣,可謂可有可無。但若然沒有它們,我們的生活又會變得平淡無趣。然而,從更深層次而言,一個人的時計選擇,便可反映他對時間在乎與否的看法。數百年來,製錶歷史與人類文化的發展歷程互相呼應,並反映出特定時代的審美觀或藝術思潮。

這就是為什麼在電子計時技術的衝擊下,身為工程藝術分支之一的精密製錶藝術能夠一直存在並在數個世紀以來不斷發展的原因所在。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決定在這本跨學科作品中,與其主題一樣,融入幾種不同的藝術形式,包括保羅‧科爾賀的文學造詣、恩基‧比拉的視覺衝擊力、出色的圖書設計、動人的攝影作品以及以現代、紀實的形式敍述一個真實的故事。

IWC萬國錶的這本全新書冊便是按照此原則構思而成,其篇幅浩大,重達4.4公斤。而且,這一次是從第三者而非從公司角度講述歷史。或者,就如行政總裁喬祺斯(Georges Kern)在發表會上所言:「我們不希望出版另一本關於腕錶和一家著名公司歷史的普通書籍。我們採用不尋常的藝術手法,希望藉此讓公眾有機會親身探索IWC萬國錶品牌的獨特魅力和非凡風采。」

分享:

由IWC萬國錶創辦人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製作的同名懷錶機芯,配備四分之三夾板和延長式微調針

1868年 - 瓊斯懷錶機芯

我們對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歷史進行了全面的研究,並藉豐富的背景資料講述其歷史,詳實程度前所未有

分享:

馬克十一飛行員腕錶配備手動上鏈89型機芯,可抵禦磁場的影響

1948年 - 馬克十一腕錶,89型機芯

品牌特意定於三月中舉辦發表會,並吸引了世界各地前往巴塞爾鐘錶展的記者來到沙夫豪森。他們紛紛藉此機會與保羅‧科爾賀、法國藝術家和插圖畫家恩基‧比拉、我、整個項目團隊以及來自IWC萬國錶博物館的專家們暢談一番。我們的客人亦充分利用這次機會來了解並談論這本關於腕錶的不凡作品。

你可以不同方式編排這種書籍的結構。然而,即使你採用哪種方法,均需撰寫一段主題簡介。只有當你了解自己的過去,才能設定未來的路向。有鑒於此,我們在書籍的開始部分介紹兩項對IWC萬國錶來說依然重要的基本因素。第一個是品牌的起源——IWC萬國錶在沙夫豪森創辦的來龍去脈,即沙夫豪森小鎮與這個位於河邊製錶廠的緊密關係;第二就便是為何來自波士頓的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最終前往瑞士東北部,這個與傳統瑞士製錶中心地帶相隔甚遠的偏僻小鎮落地生根,以及這個位置所引發的、在回顧歷史時可以清晰預見的結果。

其中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結果,就如其書名所言——《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源自1868年的製錶史)。這句話道出公司的基因、沙夫豪森的人傑地靈、以及居住在瑞士和德國交界地區人們的特點。他們最喜愛修補東西,集合手頭最有用的工具,並且巧妙地運用機械知識,以尋求最佳的解決方法。對於IWC萬國錶而言,實在的東西——即機芯的品質、精巧度及耐用度——永遠比外觀重要,比裝飾性、或誇張的設計更重要。這個理念賦予IWC萬國錶腕錶獨特而鮮明的個性,並延續至今。這是品牌恆久不變的理念,在其142年歷史中一直有跡可尋。此外,對於有指這家沙夫豪森公司從來只為男士製作腕錶的說法,則並非屬實。

無論從各個方面而言,這本書籍都堪稱龐大。它詳細而不冗贅地敍述了公司非凡的創辦歷程、公司現今的發展、以及每個時期推動公司發展的重要人物。此外,我們更可以透過清晰而明確的細節檢視每一個產品系列及其真正的起源。到今天,它們已形成各自鮮明而獨特的個性:飛行員系列、葡萄牙系列、工程師系列、海洋時計系列、達文西系列及柏濤菲諾系列。任何無法納入這個章節、但是與品牌總體狀況有關的內容均可在另一個篇章中找到,或者可以查看內容廣泛但並未羅列所有型號的重要機芯綜覽。

然而,如果欠缺具體內容,任何人都難以寫滿洋洋灑灑的550頁紙

該書最特別之處,在於羅列資料和事實的同時,還透過保羅‧科爾賀撰寫並由恩基•比拉繪製插圖的七個虛構故事講述IWC萬國錶的創辦過程及其腕錶系列的起源。這本「書中之書」充滿寓意。在該書的發表會上,科爾賀講述了他的創作過程。儘管他在項目開始初期抱着懷疑的態度,但最後還是被時間及計時的主題所深深吸引。這是對製錶職業由衷的讚美,特別是IWC萬國錶。他也許會在未來的著作裏繼續探討這個主題。

從這方面而言,IWC萬國錶的這本書冊並非完全是一本針對收藏家推廣公司知名度而撰寫的書籍。它同樣會吸引那些透過IWC萬國錶首次接觸高級鐘錶主題的讀者。無可否認,要編寫出一本有關腕錶的書籍,既讓行業以外的普通讀者明白易懂,又能得到專業人士的認可,則絕非易事。

然而,如果欠缺具體內容,任何人都難以寫滿洋洋灑灑的550頁紙。IWC萬國錶創辦的過程的確不同尋常。製錶技藝主要是在16和17世紀由被驅逐出法國的胡格諾教徒(Huguenots)引入到瑞士西部地區,之後逐漸被其後裔發揚光大。與此相比,無論在動機還是製錶背景上,美國波士頓這位製錶師的到來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故事。

在工業化、標準化以及由此實現的精確度方面,以波士頓為中心的美國製錶業在當時可謂領先於世界其他地區。儘管在經營企業方面的天賦不如他在製錶方面的技藝,但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是一位真正的工業革命家。他希望將現代化的生產技術與瑞士專業製錶師的手工技能結合起來,因為這裏的人力成本比日益繁榮的北美城市較低廉,從而藉此取得競爭優勢。不過,在瑞士法語區,大部分的腕錶製作仍處於家庭式作業階段,因此讓他面對重重障礙。

這是一個害怕進步的典型例子。儘管這個小鎮的工業剛剛開始萌芽,而且在萊茵河畔也建立了一座水利發電廠,然而瓊斯最終選擇在沙夫豪森創業,也純屬巧合。但這也是一次重新開始的機會,讓他一展宏圖,實現製作優質鐘錶的設想。即使在1876年經濟崩潰後,瓊斯對品質的基本要求依然不變,並一直貫穿了公司的整個歷史。我們今天對瓊斯所知道的一切均記載於這本著作中。這是一個悲劇一樣的失敗故事,雖然瓊斯為自己的企業取名為「萬國錶公司」,但是在思維上卻欠缺國際視野,因為他只為北美市場製作腕錶,但是美國卻徵收極高的進口關稅。然而,如果沒有這次失敗的開端,公司恐怕也就無以為繼。

換句話說,瓊斯留下一枚裝配完好的腕錶,但它卻無運轉的能量。或者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說:當沙夫豪森一家銀行在1876年接手該公司的時候,這完全是一次物超所值的好買賣。然而銀行對製錶行業幾乎一無所知,結果也就未能令企業起死回生。過了四年後,公司才被沙夫豪森最顯赫企業家族之一的勞申巴赫(Rauschenbachs)家族所收購。此時,我們首次看到一家擁有成功管理模式的公司逐漸形成。因為公司的新任負責人約翰尼斯‧勞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和他的兒子兼繼任人約翰尼斯‧勞申巴赫(Johannes Rauschenbach)用人唯賢,他們將高素質人才安排到公司的高層職位,尤其是技術性職位。

分享:

這枚機械計時腕錶是世界上第一枚鈦金屬錶殼腕錶

1980年——鈦金屬計時腕錶

我們翻查、研究並分析了大量有關公司的資料,其數量之巨前所未有

如果要舉出公司在這個時期的一項成就,那就是創製出「波威柏」(Pallweber)懷錶。這些懷錶採用數位式小時和分鐘顯示,可謂名噪一時。此外,公司在這個時期還成功研發出52型和53型等新款機芯。公司努力開拓並發掘到新的市場。儘管當時腕錶主要受到女士的歡迎,早在19世紀末之前,IWC萬國錶已經意識到,腕錶也許終將取代懷錶。此外,公司東主更在業內率先向員工提供一整套社會福利,從而鞏固了員工對企業的忠誠度。

鴻伯格(Homberger)家族是第二個對IWC萬國錶歷史影響深遠的沙夫豪森本地企業家族,並通過聯姻方式入主公司。厄恩斯特‧雅各‧鴻伯格(Ernst Jakob Homberger)是沙夫豪森工業巨頭「喬治‧費歇爾」(Georg Fischer)公司的董事,他迎娶約翰尼斯‧勞申巴赫的其中一位女兒為妻。由於約翰尼斯‧勞申巴赫於1905年去世,厄恩斯特便受委託接管這家腕錶廠。同樣於1905年,勞申巴赫的二女兒艾瑪‧瑪麗(Emma Marie)嫁給了一位年輕人。這位年輕人後來成為世界著名的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他便是卡爾‧古斯塔夫‧榮格(Carl Gustav Jung)。婚後,他亦成為這家腕錶公司的東主之一。榮格在他的回憶錄中寫到:在1896年,還是一名學生的他順道去勞申巴赫家族在沙夫豪森的大宅參觀。他在那裏看到一位少女站在樓梯上,並被她綽約的風姿所深深打動。他「立刻就知道,而且完全肯定,她會是我的妻子」。而事實證明,他是對的。

順道一提,在2010年3月這本著作的發表會中,喬祺斯便是站在這座木梯上提議向IWC萬國錶最後一位私人業務擁有者的小兒子丹尼爾‧鴻伯格(Daniel Homberger)鼓掌致謝,並主持了發表會特設晚宴。我們將銘記IWC萬國錶的歷史。最後一位老一輩東主漢斯‧厄恩斯特‧鴻伯格(Hans Ernst Homberger)於1955年從其父親厄恩斯特‧雅各‧鴻伯格手中接過這家腕錶公司的唯一控制權。1978年,在經歷十年機械腕錶危機後,他黯然同意將公司出售予VDO Adolf Schindling AG公司。關特‧布魯姆倫(Günter Blümlein)從1981年開始擔任公司的行政總裁,直至2001年逝世為止。之後,歷莑集團(Richemont International SA)將IWC萬國錶合併旗下。在現任行政總裁喬祺斯的領導下,品牌邁進日益國際化且專業化的新時代。

以上是公司的簡要歷史。在閒暇的時候,你可以打開這本書冊,一邊欣賞公司精心打造的腕錶,一邊回味公司的悠久歷史。我們翻查、研究並分析了大量有關公司的資料,其數量之巨前所未有。在發表會上,喬祺斯問到:在這段時間,有沒有任何特別驚人的發現。對於這個問題,按照已知的事實,我們有一個重要的答案:自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開始,IWC萬國錶便一直秉持優異製作品質的原則,142年來從未改變。一直以來,此原則不斷吸引擁有共同夢想的人,並帶來創意革新。對於這項發現,讓我們深感自豪。

量身訂做的超大尺寸葡萄牙腕錶,5000系列機芯,配備比勒頓上鏈系統和七天動力儲備

2000年 - 限量版葡萄牙2000腕錶
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探索全新海洋時計系列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里斯蒂安.努(Christian Knoop)解釋說。

SIHH 2014 Booth
2014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
IWC萬國錶展區幕後花絮

鐘錶浪潮直捲日內瓦。在第24屆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SIHH)上,IWC萬國錶誠邀訪客深入海底,探索全新海洋時計系列的非凡錶款。

Watches and Wonders
「鐘錶與奇蹟」展覽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誠摯邀請您和親朋好友於2013年9月25日至28日,前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參觀亞洲首場高級鐘錶展「鐘錶與奇蹟」(Watches & Wonders)。為慶祝此盛事,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提供贏取雙人之旅的獨家機會,幸運兒將可到訪IWC萬國錶的發源地沙夫豪森,在當地參觀品牌錶廠,然後轉往意大利柏濤菲諾,親身體驗IWC萬國錶著名腕錶系列背後的創作靈感。

Ingenieur 2013 Collection
探索全新工程師系列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Christian Knoop)與您分享更多全新工程師腕錶的資訊。

IWC's SIHH Booth 2013
2013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IWC萬國錶展區幕後花絮

踏入工程師腕錶之年,一同探索2013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IWC萬國錶展區的幕後花絮。

振翅高飛

IWC萬國錶飛行員腕錶能夠成為鐘錶界的標竿,絕非浪得虛名。這些廣受歡迎的時計彰顯了IWC萬國錶的價值,更為瑞士鐘錶業的飛行腕錶奠下基準。IWC萬國錶擁有豐富的飛行腕錶傳統,冠絕整個製錶業。到了21世紀,腕錶的出色設計和品質,使得IWC萬國錶在業內獨佔鰲頭。

IWC 萬國錶品牌故事娓娓道來

沙夫豪森製錶商IWC萬國錶首次以其產品淵源為主題,開展全球性的品牌推廣活動

一生中最愛

漢斯約格‧凱特拉斯將三問錶稱作他的「一生中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