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Dragonland
巨龍世界——加拉帕戈斯群島

逾半個世紀以來,達爾文基金會(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一直專注研究著名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動植物種,並擔任厄瓜多爾政府的顧問,致力保育這片得天獨厚的自然天堂。以下是到訪守護進化論之地的筆記。

世代相傳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牆上掛著一幅壁畫。他們相約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特雷維索(Treviso)附近一間洋溢巴洛克風格的別墅內洽談業務,而這裡正是公司總部的所在地。

拯救人間天堂

加拉帕戈斯群島動植物奇觀

歡迎來到人間天堂

從熱那亞到柏濤菲諾的路上,可以欣賞利古里亞海濱旅游區一帶優美的風光,那裡是週末度假的理想之選。

Experience - Moonbird -Article Hero
月亮鳥

航行意味著自由、活力、享受生活、融入大自然、融入波濤起伏的大海。派特里斯‧奎斯內爾(Patrice Quesnel)為IWC萬國錶駕駛豪華快艇月亮鳥號(Moonbird)在摩納哥進行試航。

Watches and Wonders
「鐘錶與奇蹟」展覽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誠摯邀請您和親朋好友於2013年9月25日至28日,前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參觀亞洲首場高級鐘錶展「鐘錶與奇蹟」(Watches & Wonders)。為慶祝此盛事,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提供贏取雙人之旅的獨家機會,幸運兒將可到訪IWC萬國錶的發源地沙夫豪森,在當地參觀品牌錶廠,然後轉往意大利柏濤菲諾,親身體驗IWC萬國錶著名腕錶系列背後的創作靈感。

歡迎加入航海精英俱樂部

這款樸實的腕錶配備自動上鏈系統,錶殼內搭載彈簧減震機芯,一代傳奇再度回歸。

來自蘇格蘭的

安德魯.托馬斯(Andrew Thomas)醉心於不同領域,多才多藝。他是名出色的研究員,致力於尋找各種疾病的新療法。他是名幹勁十足的足球員,多年來在任職的羅氏(Roche)兼任公司球隊教練。他亦是名鐘錶愛好者,對機械機芯的美學和精密設計著迷不已。

體驗

藝術的魔力

兩位藝術家。一個創作項目。IWC萬國錶書冊《IWC Schaffhausen. Engineering Time since 1868》(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源自1868年的製錶史)

文字 — Christoph Doswald和Medard Meier 圖片 — Maurice Haas 日期 — 2010年04月1日

分享:
來自巴西的暢銷書作家保羅‧科爾賀與來自巴黎的漫畫家恩基‧比拉

當國際知名作家和漫畫家走到一起述說一個腕錶品牌的故事,他們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巴西小說家保羅‧科爾賀和巴黎漫畫家恩基‧比拉談論這個創作過程,以及對兩人來說都非常新鮮的嘗試:共同以文字和圖畫的形式述說IWC萬國錶的創辦歷史。

我們完全可以想像得到,兩位出色的創意人士不一定能順利合作。科爾賀先生,比拉先生,你們是如何決定展開合作的?

恩基‧比拉:
雖然我們對彼此的作品都很熟悉,但我們之間並沒有任何私交。事實上,在整個項目的創作過程中,我們也沒有聯繫過對方。直到這本書在沙夫豪森推出,我們才第一次見面。

你們之前從未見過面?

比拉:
此專案的目標是敍述我們對腕錶的共同愛好——我們如何著迷於時間及其測量工藝。我們不必親自會面也可以實現這個目標……

保羅‧科爾賀:
正好相反:從某些方面看來,會面可能會嚴重影響項目的進行。比拉的畫作會令你感動,也會令你感到有那麼一點不知所措。這就是他作品的魔力。

這樣的合作可行嗎?你們有過疑慮嗎?

比拉:
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有一點不踏實。我問自己,怎麼可能描繪出保羅•科爾賀的內心世界呢?那是因為有一段時間,我對插圖創作真的不是很感興趣。不過,當我第一次閱讀保羅的文字時,我腦海裏開始湧現各種畫面。於是,我開始著手描繪保羅筆下人物的神韻,同時忠實地保留我自己的風格。

這樣的「遠距離」合作是如何開始的?

科爾賀:
我在很久以前就很熟悉恩基的作品,當然了,這也是我接受IWC萬國錶邀請的原因之一。三年前,我收到邀請撰寫一篇有關我與時間和IWC萬國錶之間關係的文章,對方暗示將由恩基負責為我的文字繪製插圖,我覺得這項提議非常有意思。

語言的意象可營造很大的空間,讓人展開天馬行空的想像。比拉以繪畫的形式詮釋您的故事,所呈現的效果您感到滿意嗎,科爾賀先生?

科爾賀:
恩基完全沒有試圖以圖像來複述我的文字。他只是從我的原文出發,然後展開他自己的探索旅程。換而言之,儘管我們坐在相同的交通工具裏,但是我們從不同的視角得到很不一樣的印象。我們兩個人都看到外面的風景,然後以不同的方式加以詮釋。

從兩個不同的視角觀察同一個物體……

比拉:
圖像給人直接、直觀的感覺,它產生了第一印象。而在另一方面,文字像個謎團,我們總是在閱讀過文字後才能獲得體驗和理解。我個人對此覺得有點遺憾,因為這個過程意味著插圖預示文字所形成的概念,進而影響閱讀行為。此外,優秀的插圖可以為文字畫龍點睛,吸引人們進一步閱讀——同時仍然能夠留有想像空間,讓你得到驚喜,當然,保羅的故事固然滿載源源驚喜。

讓我說明一下你們的工作流程:首先,保羅•科爾賀撰寫文字,然後恩基•比拉將這七個小故事轉化為畫面,是這樣嗎?

比拉:
我們在不同的時間分別著手兩個創作過程——首先是文字,然後是圖像。不過,我也參與過另一專案,首先繪製插圖,之後才撰寫文字。

身為作家,你所寫的不能空洞無物:你必須時刻緊貼自己的現實生活

保羅‧科爾賀

保羅‧科爾賀,1947年生於里約熱內盧,是當代備受歡迎的作家之一

那個專案是有關什麼的?

比拉:
那本書叫做《Un siècle d’amour》,與我合作的作家是丹‧弗朗克(Dan Franck)。這本書以一位畫家的傳記形式開展,內容涵蓋整個二十世紀。這位畫家只繪畫裸體肖像,物件都是他一生中所遇到的不同女性。其中一位女性告訴他俄國革命的情況,另一位女性談及1929年全球經濟的崩潰,最後第三位女性描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本書通過女性的視角並以繪畫的形式展現那個世紀的歷史。當我完成繪畫後,丹‧弗朗克才開始撰寫故事。

這位作家對此有什麼看法?

比拉:
他樂在其中,因為他能夠以現有的圖像作為他的出發點:如刻畫嘴唇周圍的細節、手臂,以全新的方式運用他的想像力。保羅,我強烈建議你以後也嘗試一下這種方式。

科爾賀:
把那本書寄給我!這聽起來是非常有趣的嘗試。繪畫的確可以揭示文學作品的內涵。我自己也有過類似的經歷,我在阿姆斯特丹欣賞倫勃朗的名作《夜巡》(Night Watch)時受到啟發,構思出一個故事。這個故事還在構思中,我還得把它寫下來。

比拉先生,在您閱讀保羅‧科爾賀的文字時感覺怎樣?

比拉:
當我第一次閱讀保羅的文字時,他對腕錶和時間的熱忱立刻令我產生了認同感。這種熱忱,老實說,充滿了矛盾。一方面,我們對機械腕錶內含的技術和工藝著迷不已。另一方面,我們又是時間的奴隸,我們的生活被各種各樣的日程所支配。我們人類開發出如此精密的機械裝置來測量時間,希望能藉此掌握時間,我覺得這非常有意思。

有時候,語言和圖像很難做到水乳交融。舉例來說,小說拍成電影後,小說的作者通常對電影感到不滿意。為什麼你們兩位的合作卻如此融洽?

科爾賀:
在這個專案之前,我只有幸和一位插圖畫家合作過,他就是墨必斯(Moebius)。他是一位天才,曾將我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Alchemist)一書改編成圖畫書。我很喜歡他的那本作品。通常事情並不盡如人意。因為文字就是文字,它留出很大的空間,讓讀者自由地展開想像。文字是一種很靈活的媒介,因為讀者需要運用自己的想像力。電影和電視則相反,它們只有一種特定的詮釋方式。

比拉先生,您也曾經製作過多部影片。您如何看待文字與圖像之間的關係?

比拉:
如果作者對自己作品拍成電影後的效果感到失望,這通常是電影的剪接節奏所導致的,也是由製片人和攝製組所支配的各種條件所造成的。觀眾能做的只是觀看電影。他被動地跟隨畫面的節奏和內容。當然,現在你可以暫停DVD機的播放,或者重複觀看某個場景。相比之下,當你閱讀一本書籍的時候,在作者的啟發下,你會產生自己的幻想。事實上,插圖也會存在類似的問題。在某些情況下,它們會分散讀者的注意力,令讀者感受不到文字的感染力。

科爾賀:
當我閱讀文字的時候,實際上我自己就是導演。我會想像房間是如何裝飾、配備哪些傢俱;服飾、面容和體型等都會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在我寫作時,我有意識地不去描寫故事中的環境。我留出許多空白的空間。我可能會將場景設定在海灘上或者豪華酒店裏,但我會刻意地不去描寫具體的細節,從而讓讀者可以運用他們自己的想像。所有這些細節應該由讀者去創作。讀者應當參與到文字中去。如果你將電影與文學原著相比,那麼原著幾乎總是勝出一籌。很明顯,它們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媒體。

分享:

我對大型飛行員腕錶非常著迷──有關這款腕錶的傳奇故事立刻激發起我的想像

保羅‧科爾賀

恩基‧比拉,於1951年生於貝爾格萊德,是一位漫畫家、插圖畫家和電影導演
分享:

圖像給人直接、直觀的感覺

恩基‧比拉

科爾賀先生,您是如何產生您的文學意象?

科爾賀:
讓我們舉例說明。我開始回想一個片段,IWC萬國錶的創辦人佛羅倫斯‧阿里奧斯托‧瓊斯(Florence Ariosto Jones)站在沙夫豪森萊茵河的河畔。他凝視著淙淙流水,思考如何能夠說服當地手工技師加入他的公司。所有這些只會出現在我的腦海,是我想像出來的情景。我之前從未到過沙夫豪森,我也不知道現實生活中的瓊斯是什麼樣子。我根據有關瓊斯鮮為人知的的歷史事實創作出這個體驗。除此以外,讀者也將運用他們自己的想像力,參與到這個體驗中去。

在不曾到訪過沙夫豪森的情況下,您是如何取得所需的資訊?

科爾賀:
當然,在我開始撰寫這些故事之前,我確實針對幾個問題進行了一番研究。很明顯,如果我對某個人生活中的實際情況一無所知,那麼我是寫不出他的故事來的。然而,我是在寫完這些故事之後才到訪沙夫豪森。當時巴西足球隊來德國參加世界盃比賽,我接受官方邀請來到蘇黎世,然後藉此機會到沙夫豪森參觀。我發現我創作的文學意象與現實情形如此接近,我感到非常驚訝。

您經常有這種經歷嗎?

科爾賀:
幾年前,我寫過一篇有關黎巴嫩的作品,而之前我從未去過這個國家。後來當我去到黎巴嫩,我的感覺和在沙夫豪森時是一樣的。發掘事物的本質,在沒有親自看到或體驗到它們的情況下就能很好地理解它們,這就是藝術的魔力。我稱之為世界的靈魂,所有的資訊都聚集在這裏。

您對IWC萬國錶的腕錶已經非常熟悉了吧?

科爾賀:
是的,當然很熟悉了。但是我一直認為,它們對我來說太昂貴了(笑)……

那麼您呢,比拉先生?

比拉:
我來到沙夫豪森,參觀了小鎮和公司,這裏可以說是IWC萬國錶帝國,同時其神奇的品質令我讚歎。不過,開始的時候我有一點擔心,我怕這次到訪可能會令我退縮——品牌精湛的工藝給我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我也許只會描繪一些技術細節。保羅‧科爾賀的文字令我不再擔憂,可以說他令我完全地卸下心理包袱。

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比拉:
他負責設計人物及其性格,並將他們編寫成故事。除此以外,我在沙夫豪森的經歷也在潛意識裏產生神奇的魔力——製錶廠的工坊,那些高精密的機械加工流程,當中對細節的專注、聚精會神的力量和獨一無二的美感。這次經歷豐富了我的見識,並幸而無礙我的創意思緒。因此,我們自由地運用想像,演繹精密計時工程的夢想。儘管我們互不相識,但我們卻有着相似的體驗。

您認為貫穿這七個故事的主題是什麼?

科爾賀:
在我寫的這些故事中,一家酒店是當中反複出現的主體。我圍繞這家酒店展開敍述,比如在沙灘上、在客房裏、在當地居民及房客中,從而表達光陰流逝的概念。

腕錶有着一種特質,它佔據文化歷史極其浩大的篇幅──通過它既可以回顧過去,也可以展望將來

保羅‧科爾賀

是什麼啟發您以酒店為題?

科爾賀:
一開始有人向我建議這個項目時,我的第一反應是推掉它。我不想接受這個邀請,我不希望按照訂單來創作文學作品。然而,我同時對大型飛行員腕錶非常著迷——這項技術傑作以及與其相關的傳奇故事立刻激發起我的想像。及後,幾乎就在我第一次粗略地翻閱完產品目錄後,我心裏便已盤算好這七個故事的綱要。不過,精彩的故事需要一個開首和一個結尾,以及一個引導情節發展的主題。就在這時,我想起柏濤菲諾。當我仔細看完IWC萬國錶的產品目錄,了解品牌的七大腕錶系列後,我立刻想到柏濤菲諾那家充滿傳奇色彩的「Splendido」酒店。

您的IWC萬國錶故事中充滿了這類聯想。您有沒有融入自己的經歷?

科爾賀:
雖並不盡然,但這些故事裏倒是有很多我的影子。我想,這就是我的創作方式。舉例說,如果我們談到達文西,這是一款配備極其精密複雜機芯和功能的腕錶,我不會想到要去描述它。相反,我會解釋它所代表的價值。腕錶有着一種特質,它佔據文化歷史極其浩大的篇幅——透過它既可以回顧過去,也可以展望將來。這才是我想在故事中表達出來的看法。作為一名作家,你不可能在真空狀態下寫作:你無法脫離自己的現實生活。那位飛行員內心的恐懼,以及祖母的來信,她覺得應當為自己子孫的未來負責,這其中就有一部分是在寫我自己。

比拉:
不過,需要提醒讀者注意的是,這並非「自傳型小說」,並沒有像時下巴黎小說家中很流行的那種作者對自己的描寫。科爾賀已把它提升到形而上的、甚至是哲學層面的高度,讓他順理成章對時間和無常等問題進行了一番探索。

談到時間,創意工作通常都不遵循固定的時間表。你們怎樣安排每天的工作呢?

比拉:
我並不按部就班地工作。早上,我喜歡到外面去喝一杯咖啡,看看報紙,如《解放報》(Libération)、《世界報》(Le Monde)及《隊報》(L’Equipe)等等。我有時也會買一份塞爾維亞-克羅地亞語報紙,為免我與我的母語完全脫節。完成這些熱身活動後,我大約會在九點回到我的工作室,開始寫作和繪畫。我非常嚴格地遵守這套作息習慣,即使我到早上五點才睡覺亦然。這項堅持並不難,因為我已經習慣成自然了。而且我知道,我在早上的工作狀態最佳。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兩點的這五個小時裏,我的創作力最為活躍。我不知道你是怎樣開展工作的,保羅,但過了那段時間後,我的效率便會下降。

科爾賀:
就工作時間而言,我的意見和你完全一致。不過,我的工作方式和你不同。在早上我覺得非常清醒,我會坐在電腦前寫幾封電子郵件和信件,打幾個電話。我什麼都做,除了寫作。然後我便會外出。當我回到辦公室,我再次嘗試寫作。同樣地,我又開始做其他瑣碎的事情。因為我有截稿期限,所以壓力會不斷增加,壓力、壓力、壓力。到了一天結束的時候,我真的覺得累了,於是我會寫上半個小時,好讓自己感到安心一些。當我一旦開始寫作,我便無法停下來。我需要這種強大的壓力。因為這樣,我實際上每兩年才能寫完一本書。

網路對你們的工作帶來甚麼影響?

科爾賀:
如果沒有網路,我又如何創作出有關IWC萬國錶的故事?雖然公司向我提供腕錶目錄,可是網路給了我大量寶貴的資訊。過去,我一般要花好幾天的時間在圖書館裏查找資料;現在,我可以在網上查到非常專業的資訊,這些資料在任何其他地方都找不到。因此,網路對我的工作帶來莫大的幫助。

比拉:
網路雖然幫助非常大,但也是一項非常危險的工具。它也可以是一個陷阱,你必須知道如何擺脫它。

保羅‧科爾賀(Paulo Coelho),於1947年生於里約熱內盧,是當代擁有最多讀者的作家之一。他的著作被翻譯成55種語言,榮登世界各地暢銷書榜榜首,並廣泛引發社會和文化層面的討論。

保羅‧科爾賀的網站: www.paulocoelho.com

恩基‧比拉(Enki Bilal),於1951年生於貝爾格萊德,是一位漫畫家、插圖畫家及電影導演。他自1961年起便一直定居巴黎,並在這裏學習藝術與文學。他憑藉科幻漫畫成名,其作品巧妙地將藝術與政治元素與社會批判共冶一爐。

恩基‧比拉的網站: bilal.enki.free.fr

探索更多文章
Dragonland
巨龍世界——加拉帕戈斯群島

逾半個世紀以來,達爾文基金會(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一直專注研究著名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動植物種,並擔任厄瓜多爾政府的顧問,致力保育這片得天獨厚的自然天堂。以下是到訪守護進化論之地的筆記。

世代相傳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牆上掛著一幅壁畫。他們相約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特雷維索(Treviso)附近一間洋溢巴洛克風格的別墅內洽談業務,而這裡正是公司總部的所在地。

拯救人間天堂

加拉帕戈斯群島動植物奇觀

歡迎來到人間天堂

從熱那亞到柏濤菲諾的路上,可以欣賞利古里亞海濱旅游區一帶優美的風光,那裡是週末度假的理想之選。

Experience - Moonbird -Article Hero
月亮鳥

航行意味著自由、活力、享受生活、融入大自然、融入波濤起伏的大海。派特里斯‧奎斯內爾(Patrice Quesnel)為IWC萬國錶駕駛豪華快艇月亮鳥號(Moonbird)在摩納哥進行試航。

Watches and Wonders
「鐘錶與奇蹟」展覽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誠摯邀請您和親朋好友於2013年9月25日至28日,前往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參觀亞洲首場高級鐘錶展「鐘錶與奇蹟」(Watches & Wonders)。為慶祝此盛事,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提供贏取雙人之旅的獨家機會,幸運兒將可到訪IWC萬國錶的發源地沙夫豪森,在當地參觀品牌錶廠,然後轉往意大利柏濤菲諾,親身體驗IWC萬國錶著名腕錶系列背後的創作靈感。

歡迎加入航海精英俱樂部

這款樸實的腕錶配備自動上鏈系統,錶殼內搭載彈簧減震機芯,一代傳奇再度回歸。

來自蘇格蘭的

安德魯.托馬斯(Andrew Thomas)醉心於不同領域,多才多藝。他是名出色的研究員,致力於尋找各種疾病的新療法。他是名幹勁十足的足球員,多年來在任職的羅氏(Roche)兼任公司球隊教練。他亦是名鐘錶愛好者,對機械機芯的美學和精密設計著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