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體驗

為機芯注入生命

文字 — 邁克‧弗里德伯格(Michael R. Friedberg) 日期 — 2012年09月13日

分享: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

腕錶具備各式各樣的複雜功能,簡單的複雜功能包括日期顯示的普通日曆功能或是測量時間的計時功能。另一方面,具備「高級」複雜功能的腕錶便是高級鐘錶,這些高級複雜功能由IWC萬國錶位於沙夫豪森的特別工作坊內組裝,堪稱是世上部分最為精細昂貴的腕錶,其中包括三問報時腕錶、陀飛輪腕錶,以及IWC萬國錶的全新臻品--葡萄牙Sidérale Scafusia腕錶。

葡萄牙 Sidérale Scafusia腕錶系列

型號 5041

查看細節

經過高級鐘錶部門的走廊,這裡是製作其他複雜功能腕錶的另一個特別複雜功能部門,其中包括所有追針計時腕錶,這種腕錶具備兩個可連續計時的計時功能,德文稱之為Doppelchronographen,即追針計時。此外,亦包括IWC萬國錶的萬年曆腕錶,令人意外的是該部門同時製作另一項不僅是機芯的特別複雜功能--深海二號腕錶,這款腕錶的複雜錶殼以頂尖製錶工藝製作而成,可測量潛水深度。

該部門負責複雜功能部分的聯席主管克利斯汀‧貝瑟(Christian Bresser)是一位年輕但經驗豐富的製錶師,他童年在美國度過,其後在德國生活了15年,現在定居於瑞士。克利斯汀沉醉於組裝這些腕錶,他製作每枚追針計時腕錶的熱情及衝勁,深深感染每個人,他深信每當組裝完一枚機芯,他就好像把生命帶來這個世上。他興致勃勃的說道,他能夠「為這些只是由金屬及游絲組成的作品帶來生命」。

這份振奮人心的工作當初來得機緣巧合。童年時的克利斯汀熱衷於組裝模型飛機,並期望日後成為戰鬥機機師,可惜的是他的視力未能符合機師資格(但卻已勝任使用放大鏡並一絲不苟地組裝極為微細的零件)。克利斯汀原本涉足珠寶行業,申請成為金匠及鑽石切割師學徒,最後卻在機緣巧合下於德國學藝,成為製錶師。

您手上的IWC萬國錶萬年曆腕錶、追針計時腕錶或深海二號腕錶,很有可能就是出自克利斯汀或其同事之手。這是小型而分工明確的團隊,主要由五人製作深海二號腕錶,大約六位製錶師組裝追針計時腕錶以及八人負責製作萬年曆腕錶。他們所製作的複雜功能種類可能視生產規劃而有所不同。

飛行員追針計時腕錶

型號 3778

查看細節

送到該部門的機芯均是經過預先調校的基礎機芯,因此,該部門可稱為「組件」部門,專門負責組裝複雜功能的額外零件,然後將其裝入基礎機芯中。製作追針計時腕錶時,首先需要確定基礎機芯運作無礙,然後將追針計時錶橋、指針及擺陀依序加以組裝。製錶師依連續步驟在每枚機芯上放置相同的零件,完成製作工序。

但是製錶師的工作遠不止於組裝機芯,他們更要確保機芯能夠與所有指示器完美運作。該部門需要進行稱為「Posage」的工序,該法文在製錶業界並無完美的翻譯,其字面意思為「儲存」,但其實牽涉調校或「調整」。工序內容包括設定日期及星期、錶盤及指針。對複雜腕錶而言,指示器需要與機芯零件和諧運作。

製作過程中,每個步驟均受嚴格的品質監控。放置每項零件後均會加以測試。這裡所製作的所有機芯都經過鉅細無遺的調校,即使是極為微細的錶橋調校亦一絲不苟。這些組件真正由手工組裝。

葡萄牙萬年曆腕錶

觀看細節

製錶師需要多年的訓練、無比的專注及卓越的嚴謹態度,方能勝任這些精細的工作。精湛的製錶技藝並無法完全由導師教授,每位製錶師均必須具有與生俱來的才能,以及合適思維及能力,以至全心投注細節、小零件及鉅細無遺的調校。他們所投入的專注耐力為運行腕錶的微細零件注入生命。欣賞兩枚計時指針由各自運行到同步運行,便能感受其中令人振奮的情緒。同樣,欣賞這件由他們所製作的精細機械裝置,看著腕錶在日曆上記錄下每一天,顯示不同月份的天數及閏年,一股無比的滿足感油然而生。一位製錶師使用複雜的壓力裝置測試深海二號腕錶,當「他們」的腕錶首次準確測量潛水深度時,歡欣之情不言而喻。

最終的測試結果讓這裡的製錶師萬分鼓舞,同樣亦讓每位購買或希望購買IWC萬國錶腕錶的人士無比振奮。這個技術精湛的製錶師團隊,為金屬零件注入生命,製作出一枚枚的腕錶精品。這些特別錶款精妙複雜,同時亦因複雜而特別。

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