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新一代IWC萬國錶工程師

過去六十多年,IWC萬國錶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數代錶匠。學員皆具靈巧手藝和技術天賦。完成訓練後,不少學員繼續留在瑞士東北部,多年來與公司並肩成長。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國慶日

體驗IWC萬國錶製錶大師的神秘才華。

雙雄攜手,正當其時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之處不勝枚舉:雙方都以技術、創新、尖端的設計為核心宗旨,並且都歷經時間的洗煉——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一級方程式賽車是和時間賽跑;而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我們就是時間。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設計師

這位雕塑設計師傑出非凡。即使你對設計認識不深,你也定必對他略有所聞。他的名字已成為「簡約」的代名詞。

工程師的技藝

發動機徐徐顫動,然後停止下來。賓士一邊彎身於他心愛的機器上,一邊用手背抹乾前額的汗水。

工程師腕錶──取得桿位

我們榮幸地歡迎您前來參與IWC萬國錶排位賽。請觀看影片,加入我們的行列,比賽快將開始了。

來自蘇格蘭的

安德魯.托馬斯(Andrew Thomas)醉心於不同領域,多才多藝。他是名出色的研究員,致力於尋找各種疾病的新療法。他是名幹勁十足的足球員,多年來在任職的羅氏(Roche)兼任公司球隊教練。他亦是名鐘錶愛好者,對機械機芯的美學和精密設計著迷不已。

體驗

精密機械總讓我著迷不已

來自聖馬利諾的賽車手及腕錶收藏家喬凡尼‧宗齊尼

文字 — Michaela Namuth 圖片 — Maurice Haas 日期 — 2011年09月14日

分享:
對於喬凡尼•宗齊尼(Giovanni Zonzini) 而言,汽車與腕錶都必須夠可靠,這是他的基本信條

在喬凡尼的生活中,每一秒鐘都非常關鍵。當他馳聘於賽道時,一舉一動均須精準無誤。雖然如此,緊張刺激的比賽與引擎的轟鳴聲依然讓他樂在其中。在比賽的日子,他通常會戴上配有柔軟皮帶的工程師自動腕錶。「雖然你感覺不到它的存在,但你卻可以信賴它」他解釋道。由於可靠性能對他而言是不可或缺的,故他對腕錶及汽車引擎尤感興趣。

他不僅在賽車時佩戴IWC萬國錶腕錶,甚至在他生活中的任何重要時刻,他所收藏的IWC萬國錶腕錶都陪伴他左右。「它們均造工細緻,光把它們放在保險櫃裏實在太可惜了」他說道。因此,一有機會他便會佩戴他的海洋時計自動計時腕錶鈦金屬款式。對他來說,這款腕錶與他的運動服飾最為搭配;而在參加商務會談時,他一般會選戴葡萄牙腕錶。對於這位48歲的聖馬利諾企業家及賽車手而言,此錶款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因為他收藏的第一枚時計便是配有白色錶盤的葡萄牙計時腕錶。十多年前,他在聖馬利諾購得這枚腕錶。宗齊尼還清楚地記得那時的情境。「當時,那位腕錶經銷商向我保證,任何其他腕錶的精準度都無法媲美這枚錶款。我並不完全信服推銷員所說的話,不過我還是買下了這枚腕錶。現在,我必須承認一點:他說的一點都沒錯。」

從那時起,宗齊尼便迷上了腕錶收藏。帶他入門的那位腕錶經銷商協助他搜尋IWC萬國錶的新款腕錶。不過,每當他外出公幹,比如說去到米蘭的時候,他總是會抽出數分鐘造訪鐘錶店。現在,幾乎每個系列的IWC萬國錶腕錶他都擁有至少一枚。他特別珍愛的一枚時計,便是藍色錶盤的飛行員腕錶。而另一枚則為葡萄牙萬年曆腕錶紅金款式。「我視之如配飾,但只會於非常特殊的場合才會佩戴」他解釋說。另外他更指出,這枚腕錶總是引來許多稱羨的目光。
此外,宗齊尼也喜歡深入探究他所著迷的事物。因此於2008年,他長途跋涉來到沙夫豪森,現場觀看腕錶的製作過程。在此次造訪,他有幸與IWC萬國錶首席執行長喬祺斯(Georges Kern)會面。「我發現,我們都愛好跑車,並為此陶醉其中」宗齊尼道。此外,他還駐足於瑞士製錶師身旁,觀賞他們的精湛技藝。精微的腕錶工程技術令這位汽車引擎愛好者歎為觀止。「精密機械總讓我著迷不已。」

由於這個原因,他對如同腕錶機芯般精密運作的汽車引擎同樣非常著迷。自1988年,他便一直熱愛駕駛法拉利跑車。2000年,他首次參加法拉利挑戰賽的競逐。於2001和2002年,他更在全球資格賽中贏得「公平競賽」(Fair Play)獎項,成為最守禮的參賽者。「如果你想成為一名紳士,便不能在賽道上犯規及衝撞其他參賽者」宗齊尼解釋道。六年後,他在聖馬利諾開設了一家獲得法拉利許可的超級跑車修理廠——「Stile F服務中心」。當他不在賽道或高速道上飛馳之時,他喜歡在這裏度過時光。

喬凡尼‧宗齊尼的兒子與他有著共同的愛好。17歲的伊曼紐爾(Emanuele)今年正為首次出征義大利阿巴斯方程式(Formula Abarth®)車賽而作好準備。而大兒子尼古拉(Nicola)儘管年僅20歲,便曾參加過多場方程式車賽。此外,他亦與父親同樣熱愛腕錶,並且對他收藏的少部分IWC萬國錶時計傑作感到非常自豪。有時,他甚至會與父親交換腕錶藏品。「不過,對於他最精美的那些腕錶,尼古拉不會輕易與人分享,特別是他那款飛行員『勞倫斯體育公益基金會版』自動計時腕錶」老宗齊尼透露。同時他也承認作為父親和腕錶收藏家,他完全能夠理解兒子的想法。

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新一代IWC萬國錶工程師

過去六十多年,IWC萬國錶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數代錶匠。學員皆具靈巧手藝和技術天賦。完成訓練後,不少學員繼續留在瑞士東北部,多年來與公司並肩成長。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國慶日

體驗IWC萬國錶製錶大師的神秘才華。

雙雄攜手,正當其時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之處不勝枚舉:雙方都以技術、創新、尖端的設計為核心宗旨,並且都歷經時間的洗煉——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一級方程式賽車是和時間賽跑;而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我們就是時間。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設計師

這位雕塑設計師傑出非凡。即使你對設計認識不深,你也定必對他略有所聞。他的名字已成為「簡約」的代名詞。

工程師的技藝

發動機徐徐顫動,然後停止下來。賓士一邊彎身於他心愛的機器上,一邊用手背抹乾前額的汗水。

工程師腕錶──取得桿位

我們榮幸地歡迎您前來參與IWC萬國錶排位賽。請觀看影片,加入我們的行列,比賽快將開始了。

來自蘇格蘭的

安德魯.托馬斯(Andrew Thomas)醉心於不同領域,多才多藝。他是名出色的研究員,致力於尋找各種疾病的新療法。他是名幹勁十足的足球員,多年來在任職的羅氏(Roche)兼任公司球隊教練。他亦是名鐘錶愛好者,對機械機芯的美學和精密設計著迷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