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

為機芯注入生命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

體驗

測試實驗室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圖片 — David Willen 日期 — 2014年04月23日

分享:
在錶冠按鈕測試台上,氣動銷釘按壓錶冠20,000次(10,000次啟動和10,000次重置),從而模擬10,000個停錶週期。

進入Dominic Forster的工作室,您一定會以為自己身處某個瘋狂教授的實驗室。在這裡,各種電纜、測試裝置和計量儀器看似放置得有點雜亂,但事實上卻是井然有序,Forster和他的團隊對來自IWC萬國錶的每一個新錶款仔細地逐步檢測。他們設計出各類測試方案,例如檢測水汽會否滲到錶殼內,因為這會導致腐蝕,最終降低腕錶的精準度。

Forster熱愛測試和檢驗工作。他的職業是一名材料工程師,過去他負責檢驗燃氣輪機是否出現材質損壞。現在,他是IWC萬國錶實驗室主管,要處理的物件還要小得多。他解釋:「困難在於設計出適當的測試方案,能夠模擬腕錶在真實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種情況。」早在研發階段,檢測人員就需要盡量把所有情景納入考慮範圍,從而確保所生產的腕錶即使在惡劣條件下依然能夠正常運作,精密機構不會受到損壞。基於不同的設計和物理負荷的類型,腕錶可能會在不同的階段出現不同的問題。

有鑑於此,腕錶需要在溫度為攝氏70度和濕度為90%的氣候室內存放一個星期,或者要經過溫度循環測試:將腕錶加熱到70度,然後投入到溫度只有10度的冷水中,並且反復反覆多次進行這項測試。為了模擬腕錶經佩戴多年的情況,檢測人員將腕錶放在一個旋轉的塑膠盒內,腕錶將在三天的時間裡被來回搖盪大約134,000次。在其他實驗中,時計需要經受高達其重量一百倍的瞬間壓力測試,這種情況在佩戴者打網球或踏越野單車時經常會遇到。完成各項測試後,需要採用計時機器測量腕錶的精準度和振幅,還要檢驗錶殼的防水性能。

內含水汽檢測感應器的錶殼在37度的溫暖鹽氯溶液中浸泡兩個星期。

潛水腕錶的要求則更加嚴格。因此,海洋時計系列的每一個錶款都要完成相當於16,000次的潛水測試後才能離開實驗室。在測試過程中,腕錶放置在電腦控制壓力艙中,壓力艙會在有規律的時間間隔中產生各種極高的壓力。此外,錶殼還要在攝氏37度的鹽/氯溶液中浸泡兩星期,即使滲入一點水汽也會被腕錶內的感應器記錄下來。為了確定錶冠在15巴水壓的情況下是否還能正常操作,同時不會令水分進入錶殼內,錶殼還須要在壓力艙中通過測試。用於設定潛水時間的旋轉潛水環將在水下雙向旋轉16,000次。

現有的測試設備難以滿足Forster及其團隊的要求,因此他們不得不自行研發並手工製作多件測試器材,這些器材有時候甚至會令人聯想到中世紀的刑具。這其實非常耗費時間。錶冠按鈕測試台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其中的氣動銷釘按壓錶冠20,000次。另一台奇特的裝置是牽引力/扭力測試器:腕錶懸掛在兩個塑膠輥子之間,從而模擬腕錶佩戴在手腕上的情形。錶帶也要經歷24,000次扭轉和拉扯動作,其中一部分還要加入一片含有鹽溶液的絨毛布,從而模擬人的汗水。

腕錶錶帶還要承受200牛頓的拉力並須保持一分鐘。在另一項測試中,錶帶不斷拉伸直至斷裂。

我們設計適當的測試方案,模擬腕錶在真實生活中所遇到的各種情況。

Dominic Forster

用於設定潛水時間的旋轉潛水環將在水下雙向旋轉16,000次。

新錶款完成所有測試項目後,錶殼和機芯將被拆解為一個個零件,通過檢查是否出現最細微的變化。為了進行這項檢測,團隊配備了電子掃描顯微鏡,可以在納米程度的精準度下檢查零件的表面結構。Forster解釋:「從我們的實驗中得出正確的結論,可以幫助我們改善組裝流程,提高設計的堅固性。」

此外,檢測部門還有另一項完全不同的職能:世界上沒有人比實驗室裡這些經驗豐富的專家們更了解IWC萬國錶的腕錶,這意味著他們還經常充當偵探的角色,特別是在他們被要求鑑鑒別一件製作得惟妙惟肖的贗品的時候。

探索更多文章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

為機芯注入生命

精密的機芯可為所有機械腕錶綻放迷人光彩。即便是只有時間顯示功能的簡單腕錶,其非凡的複雜機械裝置亦無瑕地運作數以百計的微細零件。而能夠提供額外功能的複雜腕錶,顧名思義,其構造更加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