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國慶日

體驗IWC萬國錶製錶大師的神秘才華。

雙雄攜手,正當其時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之處不勝枚舉:雙方都以技術、創新、尖端的設計為核心宗旨,並且都歷經時間的洗煉——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一級方程式賽車是和時間賽跑;而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我們就是時間。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設計師

這位雕塑設計師傑出非凡。即使你對設計認識不深,你也定必對他略有所聞。他的名字已成為「簡約」的代名詞。

工程師的技藝

發動機徐徐顫動,然後停止下來。賓士一邊彎身於他心愛的機器上,一邊用手背抹乾前額的汗水。

工程師腕錶──取得桿位

我們榮幸地歡迎您前來參與IWC萬國錶排位賽。請觀看影片,加入我們的行列,比賽快將開始了。

來自蘇格蘭的

安德魯.托馬斯(Andrew Thomas)醉心於不同領域,多才多藝。他是名出色的研究員,致力於尋找各種疾病的新療法。他是名幹勁十足的足球員,多年來在任職的羅氏(Roche)兼任公司球隊教練。他亦是名鐘錶愛好者,對機械機芯的美學和精密設計著迷不已。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鯊魚

米高‧穆勒曾為無數俊男美女、時尚名人,以至美國夢工場的好萊塢巨星拍攝照片。

體驗

新一代IWC萬國錶工程師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圖片 — David Willen 日期 — 2013年08月27日

分享:
(左至右)馬庫斯‧比勒(Markus Bühler)、馬里奧‧鄧斯特(Mario Dunst)、大衛‧摩里根(David Moragon)和拉斐爾‧弗勞恩菲爾德(Raphael Frauenfelder)等學員需經過多年的深入研究和實踐,才有資格冠以專家之名。

過去六十多年,IWC萬國錶在品牌工坊培育出數代錶匠。學員皆具靈巧手藝和技術天賦。完成訓練後,不少學員繼續留在瑞士東北部,多年來與公司並肩成長。

馬里奧‧鄧斯特的工作需要優秀的動作技能、良好眼界、完整的思考空間能力和無比耐性。他要運用多個細小獨立零件,組裝並調校機械機芯,然後固定錶盤和指針位置,再將製成機芯置於錶殼內。今年是馬里奧成為製錶學徒的第四個年頭,他是沙夫豪森IWC萬國錶二十名培訓生之一,各人皆從零開始學習這份工作的艱鉅知識。

拉斐爾笑道:「這份工作並不適合精力充沛的人。」他於2001至2005年在沙夫豪森接受錶匠訓練。他解釋,學員必須整天靜靜坐著,全神貫注地處理各項細節。拉斐爾就像大部分學員一樣,在修畢學徒課程前參與選修項目,花上多個小時製作「鏤空」腕錶。對於這項挑戰,他總結:「要打造鏤空腕錶,就是拿走所有不影響機芯運作的東西。」這項任務要求極高,但成果卻叫人大開眼界。我們不常有機會真正看見擒縱系統和擺輪的複雜功能,或是各個機械機芯組件之間的互動情況。他憶述:「鏤空工序並不需任何特殊設備。你只需要夾板和橋板等獨立零件、老虎鉗、圓鋸、銼刀、放大鏡,還有充足的光線便可。所有步驟都是人手完成。」由於拉斐爾希望製作一枚能夠在手上佩戴,而非只放於口袋的鏤空時計,於是他著手設計自己的錶殼。最終,他的作品與葡萄牙系列十分相像,足見他對這個著名腕錶系列的鍾愛。

這份工作並不適合精力充沛的人。

拉斐爾‧弗勞恩菲爾德

最終,他的作品與葡萄牙系列十分相像,足見他對這個著名腕錶系列的鍾愛。

完成學徒課程後,拉斐爾前往格倫興(Grenchen)進一步接受製錶技師的訓練。今天,他成為IWC萬國錶的專案經理,專責有關工業化的事務,他主力改善品牌的生產過程,並從組裝階段開始注視新產品的製作。 他表示:「這個職責十分吸引人,但不得不承認,我有時還是會惦記著機械方面的工作。」骨子裡,他仍是名製錶工程師。

同樣地,大衛‧摩里根從小便知道自己會投身技術行業。他回憶說:「機緣巧合下,我最終留在製錶業。」他與其他同事一樣,學會機械機芯的裡裡外外。他更被機械腕錶的獨立性深深吸引著。 他興致勃勃地說:「替機芯上鏈後,一切便瞬即運作,我至今仍覺得這有點不可思議。」大衛與拉斐爾一樣,決定在IWC萬國錶的學徒訓練結束前製作鏤空機芯。「最困難之處是要完美平衡橋板和夾板的框架。當腕錶完全上鏈,纖細的橋板支架會承受相當壓力。你必須考慮結構問題,否則組件便會變形。」完成學徒訓練後,大衛在 IWC萬國錶多個部門累積經驗。例如,他曾在維修部檢修一個上百年歷史的機芯。他亦曾經短暫負責精密調校的工作,其後他獲任命為最終組裝部門的主管,現專責裝配指針、錶殼、錶帶或錶鏈。

對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學徒而言,製作鏤空腕錶有著悠久的傳統。

馬庫斯‧比勒的情況則比較特別。這名IWC萬國錶學徒來自聖加侖,他最初跟隨父親的腳步成為木匠,後因背傷而要尋找另一份工作。於是,他應徵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錶匠培訓課程,當時他28歲,相對其他學員較為成熟。儘管如此,人事部對他的才華留下深刻印象,他最終獲得錄取,並一直留在沙夫豪森發展。馬庫斯的首個崗位是在研發部門製造原型,這使他有機會發揮天賦,構思不同設計再逐步開發。他隨後獲培訓成機床技術人員。

目前,馬庫斯是IWC萬國錶工業化部門的主管。他闡述:「當研發新腕錶時,我們會早在設計師落筆前,讓他知道專案的可行性。他最喜歡的範疇正是制定並優化組裝過程,或是將新錶款作批量生產。事實上,他在學徒時期已展示出勇於接受挑戰的精神,他曾花上四百多個小時,把具備日曆和月相顯示的懷錶機芯轉化成陀飛輪機芯。他亦曾因無法找到合適錶殼,而自行以沙比利木製成一個配備萬向懸掛系統的航海天文錶殼。他笑稱:「這是我當時想到最複雜和最花費人力的設計。」

一眾沙夫豪森製錶學徒亦繼續闖出自己的名堂。譬如,學徒馬里奧‧鄧斯特利用6497型機芯製成呈小船狀的精巧自動裝置。在本年度的卡地亞比賽,馬里奧的傑作於83個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勇奪亞軍寶座。

以沙比利木製成一個配備萬向懸掛系統的航海天文錶殼。
探索更多文章
Aquatimer video Screenshot
海洋時計矚目登場—全新海洋時計影片

一部成功的進化史:源自沙夫豪森的潛水員腕錶

Swiss National Day
瑞士國慶日

體驗IWC萬國錶製錶大師的神秘才華。

雙雄攜手,正當其時

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MERCEDES AMG PETRONAS Formula One™ Team)和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共同之處不勝枚舉:雙方都以技術、創新、尖端的設計為核心宗旨,並且都歷經時間的洗煉——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一級方程式賽車是和時間賽跑;而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我們就是時間。

Ingenieur Automatic
雕塑設計師

這位雕塑設計師傑出非凡。即使你對設計認識不深,你也定必對他略有所聞。他的名字已成為「簡約」的代名詞。

工程師的技藝

發動機徐徐顫動,然後停止下來。賓士一邊彎身於他心愛的機器上,一邊用手背抹乾前額的汗水。

工程師腕錶──取得桿位

我們榮幸地歡迎您前來參與IWC萬國錶排位賽。請觀看影片,加入我們的行列,比賽快將開始了。

來自蘇格蘭的

安德魯.托馬斯(Andrew Thomas)醉心於不同領域,多才多藝。他是名出色的研究員,致力於尋找各種疾病的新療法。他是名幹勁十足的足球員,多年來在任職的羅氏(Roche)兼任公司球隊教練。他亦是名鐘錶愛好者,對機械機芯的美學和精密設計著迷不已。

090902-White-Mike-0112v_header
鯊魚

米高‧穆勒曾為無數俊男美女、時尚名人,以至美國夢工場的好萊塢巨星拍攝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