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

體驗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日期 — 2014年07月3日

分享:
IWC Oils

強大的跑車引擎和機械腕錶至少存在一項共同之處:那就是兩者都需要潤滑劑來避免活動部件受到磨損。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機械腕錶好比持續運轉的複雜小型機器:在僅僅幾立方厘米的空間內,數以百計的獨立部件不斷轉動,當中包括游絲和齒輪。腕錶和跑車之間還有一個重要的共通點。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特別機芯組裝主管漢斯約格.凱特拉斯(Hansjörg Kittlas)指:「未有塗上潤滑油的跑車和腕錶,會因磨擦而隨時停止運作。」

腕錶機芯包含數十個活動部件,互相不斷摩擦。由此引起的磨蝕會令微小顆粒脫落,因而阻礙精密機械的運作。車用潤滑油可防止高性能汽車的引擎產生磨損。同樣地,在高度精密的腕錶機械機芯中,約50個位置需要塗上潤滑油,例如是齒輪樞軸轉動的軸承。在發條盒內的主游絲、上鏈裝置和擒縱系統亦需要添加潤滑油。若腕錶增設萬年曆等複雜裝置,需要潤滑的位置隨即會變為三倍。

未有塗上潤滑油的跑車和腕錶,會因磨擦而隨時停止運作

特別機芯組裝主管漢斯約格.凱特拉斯(Hansjörg Kittlas)

百萬分之一公升的潤滑劑便足夠整枚機芯使用

潤滑過程需要無比耐心、靈巧手藝和經驗,尤其是獨特和複雜的錶款。漢斯約格小心翼翼地把厚度少於0.1毫米的潤滑油分配器針尖引入細小容器中。他把潤滑油滴進IWC萬國錶自製94900型機芯的寶石軸承凹槽時,雙手一直保持穩定。而這滴油的體積渺小得肉眼幾乎無法看見。千分之一毫升的潤滑劑便足夠整枚腕錶機芯使用。高速跑車引擎注入的燃油則以公升計。

另一方面,腕錶機芯與汽車引擎另一截然不同之處就是速率。當高性能汽車推向極限時,引擎每分鐘的轉速高達8000次,腕錶機芯則「輕鬆」得多。其速率最高的齒輪-擒縱輪,每分鐘的轉速也不過20次。然而,凱特拉斯指出:「儘管腕錶的速度較慢,但其表面壓力卻極高。」此情況有點像女士的高跟鞋:鞋跟越細,在鑲木地板留下的印便越深。所以,當只有零點幾毫米厚的樞軸壓向軸承時,所施加的壓力一點也不少。

以上種種特殊情況令腕錶的潤滑油需符合一系列的特別標準。直至上世紀首二十五年,透過烹煮牛腳脂腺而提取的牛腳油,一直是潤滑劑的不二之選。其最大缺點是會隨時間而快速變質。五十多年前,特殊化學工業界開始研發具特性的合成腕錶潤滑油。即使經過一段長時間,此等昂貴的高科技產品依然不會稠化或蒸發,並能抗腐蝕和抗氧化。

IWC Watchmaking
IWC Lubrication
IWC Movements

數種具特性的潤滑劑

當今,製錶界一般採用約六種不同的潤滑油和潤滑脂,以應付各項特定要求。從發條盒到中央輪附近的位置,轉動速度緩慢,壓力卻甚大,因此會選用粘性較高的潤滑油,從而形成一層穩定的薄膜,以增加耐壓性。越靠近主發條的位置,速度便越高,所施加的壓力則越低。舉例說,四番輪和擒縱輪只需一層較薄的潤滑油,使之順暢轉動。

物料是決定何種潤滑劑最為合適的另一因素。例如,鋼製樞軸在黃銅或是合成寶石軸承上轉動,會產生出不同的情況。還有一點十分關鍵,那就是確保細小油滴不會擴散並滲透至機芯的其他部分。防油塗層(epilame)正好解決這個問題。經過這項特別處理後,潤滑表面會形成一層耐油薄膜,保持油分留在原位。

在整個潤滑過程中,擒縱系統可說是最棘手的一環。一般來說,擒縱輪的其中三個輪齒會塗上少量潤滑脂。然後,這些輪齒上的油脂會經兩個擒縱叉瓦平均分佈於擒縱輪的所有輪齒上。在整枚腕錶中,槓桿式擒縱系統是測試最為頻繁的子組件之一,要維持其高精確度,完整油膜是必不可少的元素。

當今,製錶界一般採用約六種不同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自動潤滑過程有助提升質量

要達致潤滑工序所需的可靠性和一致性,過程十分艱鉅。專責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工業化事務的馬庫斯.比勒(Markus Bühler)表示:「逐步自動化的潤滑過程,令我們的質量得以大大提升。」其中,氣動潤滑油分配器使每滴潤滑劑的體積完全相同,令整個過程向前邁進了一大步。特製機械人現在可於20多個位置同時塗上潤滑油,以保持一貫的優質標準。即使是至為關鍵的擒縱系統,在今天亦能透過自動化設備完成部分潤滑工序。

將來更可在所需位置以短距離注射潤滑劑,過程中完全不涉及任何觸碰。事實上,我們都不會對這裡提及的噴射技術感到陌生,因為其原理與家用噴墨印表機無異。外界亦對類似金剛石碳塗層抱以很高期望:在活動部件表面用上超薄和極為堅硬的塗層,可顯著減少摩擦,最終不再需要使用潤滑劑。不過,由於部件尺寸過於微小,這種塗層技術的效果未能令人滿意。

這意味著目前仍然沒有東西能真正取替潤滑劑。然而,即使是質量最佳的腕錶潤滑油,也會有失去功效的時候。微小顆粒會帶來雜質。所以,機械腕錶與跑車同樣需要定期更換機油。汽車一般需每年進車房修整一次,而腕錶功能的壽命則較長。製錶師只需每隔五年拆解機芯檢查便可,期間細心清潔各個零件,去除內藏污垢和殘留油脂。製錶師最後會重新組裝精密機芯,並需要準確地塗上潤滑劑,以確保腕錶完美運行,並在往後五年繼續精準可靠地指示時間。

IWC Watchmaking Tools
探索更多文章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測試實驗室

在IWC萬國錶,新款腕錶都要經過嚴格的測試,過程涉及50個不同階段,其中包括長時間浸泡在溫暖的鹽水中,以及封存在環境模擬室中。所有這些測試工作都是為了保證腕錶性能,當腕錶送到其未來主人的手中時,它們不僅可以用於日常佩戴,並能夠滿足更高的要求。

HALF_WAY_TO_THE_MOON_Trucks_972x426
漫漫征途

持續近一整年F1一級方程式巡迴賽,對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來說,意味著要在遍及全球五大洲的各個賽場之間往來運送大約10,000個零部件(總重量達30噸)和60名以上的員工。無疑,他們必須保證一切及時抵達,除了按部就班地運輸整個賽事體系的必須品,還需要應對臨時出現的緊急狀況。

Grande Complication Dial Explained
小小世界

時移世易。設計簡約精緻的IWC萬國錶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見證世事萬物隨時間不斷變遷,又如一台時間機器,把傾斜運轉的地球呈現於錶盤之上。

89800 Calibre Movement
數字中的永恆

在2009年首度亮相的IWC萬國錶自製89800型機芯,重新定義了數字日期顯示。由三個圓盤組成的萬年曆裝置,搭配大型日期和月份顯示,還有較不顯眼的閏年顯示。所有圓盤均巧妙同步。

最高機密

在英國中部一個小鎮,逾五百名專家為梅賽德斯AMG馬石油F1車隊著力研製銀箭賽車。賽車中3,200個零件幾乎全由車廠自行製造。

工程師腕錶:傳奇故事

沙夫豪森出品的工程師腕錶於1955年面世,隨即引起轟動。但這款腕錶的歷史可追溯至更久遠的年代:18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