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

體驗

歷久彌新的傳統

運用六分儀進行導航

文字 — Martina Wimmer 圖片 — Paul Ripke 和 Martin Timmermann 日期 — 2010年01月1日

分享:
除大量電子設備外,現代航船仍然需要在船上配備一個六分儀,作為其標準設備之一。位於不來梅哈芬(Bremerhaven)的Cassens & Plath公司秉持優良傳統,一絲不苟地以手工製作高精密儀器

每一艘在大海上航行的船隻,都應該配備無需衛星導航的儀器。因此,磁羅盤和六分儀便成為船上必不可缺的設備

六分儀是一種光學測量儀器,用於確定某個天體(例如太陽)與地平線之間的角度,從而確定航船所處的位置。

六分儀發明於18世紀,至今其基本原理、構造以及功能一直沒有改變。在六分儀出現之前,自15世紀起航海家一直依靠星盤、象限儀和十字測天儀來測定太陽的位置。然而,只有運用光學鏡和雙折射原理後,人們才可以精確地測定太陽與地平線之間的夾角。人們後來發現,這個方法其實是牛頓(Isaac Newton)構思出來的。他將構思畫成草圖,但卻一直不受重視,直到他去世後的1742年才獲公開發表。

大約1730年,英國天文學家約翰‧哈德利(John Hadley)與美洲英屬殖民地的光學儀器商湯瑪斯‧戈弗雷(Thomas Godfrey)各自開展研究,最後兩人都研發出具有較小分度弧的八分儀。後來的六分儀,就是從他們的設計中演化而來。

儘管航船上配備了完善的現代化設備,但是像派特里斯‧奎斯內爾這樣經驗豐富的水手依然可以使用六分儀進行導航

現在航船上依然需要配備六分儀,其主要原因在於國際導航法規的要求。這些法規規定,每一艘在大海上航行的船隻,都應該配備無需衛星導航的儀器。因此,磁羅盤和六分儀便成為船上必不可缺的設備。對於名副其實的航海愛好者而言,Cassens & Plath公司出品的六分儀也許就是他們的最佳選擇。Cassens & Plath注重航海愛好者的需求,其產品過去經常在所有主要的航海展會上展出,不過現在大部分的產品均通過互聯網銷售。這家製造商可以明確地證明,其儀器經常獲廣泛使用:他們不時收到送修的六分儀,上面均留有海風和海水留下的痕跡。

通過長期的學習和練習,我們可以使用六分儀準確地測定方位,但前提是六分儀本身必須絕對精確。只有採用精良的機械工藝才能生產出精密的儀器。在Cassens & Plath,工坊從早到晚都傳出各種金屬加工的聲音。為安全起見,工廠完全與世隔絕,仿佛聖地一般。即使是來自德國勞埃德船級社(Germanische Lloyd)和其他認證機構的檢查員也只能看到儀器成品。Cassens & Plath製作的六分儀主體由黃銅鑄件構成,其結構上的孔洞設計是該公司技藝的象徵,專家一眼就能辨認出這是來自不來梅哈芬的優質產品。但是六分儀的品質並不僅僅取決於光學技術,所使用的材質同樣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使用鋁的話成本較低,但耐用性也會降低,因為必須在鋁錶面塗覆塗層,因此也更容易出現磨損。如此就無法達到這家傳統公司所設定的高標準了。

毛坯鑄件首先需要放置一段時間。然後去毛刺、拋光及挖空。Cassens & Plath平均每天組裝兩件六分儀。最後,這件蘊含卓越歷史的精緻儀器被小心翼翼地放入紅木鑲面包裝盒中,並附上品質證書。這時,六分儀的未來主人完全可以確信,六分儀的每一個細節都達到完美的程度。而最令Cassens & Plath感到自豪的是,他們已為其儀器產品取得全球所有品質認證。如果六分儀的某個零件,哪怕是最小的細節出現變更,又或者更改了製造工藝,那麼他們必須提交全新的品質印記申請。

然而,這並不是遵循傳統的Cassens & Plath數十年來從不改變其產品的唯一原因。長期的經驗是六分儀製造商的致勝王牌。這款儀器的歷史可追溯至上個世紀,沒有人能輕易模仿或複製它。

現在的船長還是可以利用一些實用的創新技術。例如,偏振鏡或遮光玻璃可以調節亮度和保護眼睛。過去,由於此類保護裝置尚未出現,許多船長都有一隻眼睛失明。

對於嚴謹的航海愛好者來說,Cassens & Plath公司出品的六分儀也許就是他們的最佳選擇

探索更多文章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鏈

機械腕錶機芯需靠能源驅動,才能開始運作。而主發條便是這道能量的來源。有些腕錶錶主享受與機器之間的互動,樂於親手為腕錶上鏈,有些則喜歡自動裝置,透過雙手擺動令腕錶一直運行。

IWC Oils
精確走時 分秒不差

因應不同的壓力和拉力,機芯上約50個位置會塗抹腕錶專用的潤滑油和潤滑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