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让永恒常驻腕间

在担任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期间,葛珞斯(Kurt Klaus)用可持续完美运行至2499年而无须外部校正的机械程序代替了存在很多缺陷的格里高利历。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恒定不变的是动力

IWC万国表恒定动力装置确保擒纵机构传递完全均衡的动力,提供无与伦比的精准度。

breguet_spring
提高外端曲线的精准度

在部分IWC机芯中,摆轮轮缘在宝玑游丝的带动下来回摆动。末端游丝以手工精心加工成型,其作用极其关键,可确保摆轮以最规则的幅度和频率来回振动,从而提高腕表的精准度。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时光飞逝

每当问及最喜爱的复杂功能,制表师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陀飞轮。事实上,陀飞轮的制作需要极高的要求。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动力

即使主发条的压力减少,机械腕表仍能准确显示时间。擒纵装置正是当中的幕后功臣。这个由环形摆锤和特制杠杆组成的装置,在过去300多年不断改良更新。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万国表
全新专利52000型机芯系列

最新自主研制的52000型机芯系列将会进行多项技术改进。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体验

IWC年历腕表:
全新精巧永恒之作

文字 — Manfred Fritz 日期2015-07-24T10:13:21

分享: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最新研发的年历设有三个独立半圆形视窗,分别显示月份、日期和星期

几代制表师都面对一个难题,也许他们心底里都渴望一年只有360日,而所有月份划一是30天。如果成真,那么调校机械腕表年历的过程可说是易如反掌。但在公元前45年,当尤利乌斯·凯撒(Julius Caesar)和他的谋臣决定月份分别有31、30、29甚至是28天时,他们显然没有考虑到这个安排引起的弊端。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历腕表,配备52850型自制机芯,不仅填补了万年历表款和日期显示表款之间的空白,还将复杂的日历调校简化,只需在二月底手动调校一次即可,简单而有效。

这为腕表主人免去后续之忧。譬如,地球围绕太阳公转一周需时365天6小时9分钟,亦即一个恒星年。也就是说,地球环绕太阳的轨迹时间,无法按12个月分成相等长度。

而IWC万国表制作的年历不仅考虑到这个问题,更能对七个拥有31天的月份(一月、三月、五月、七月、八月、十月和十二月)以及仅有30天的四个月(四月、六月、九月和十一月)这种不规则性加以调整。只有在最短的月份,即二月结束时(一般有28天,闰年则有29天)才需稍稍旋动表冠。调校后,年历将会继续运至下一个恒星年,可靠无误。

分享:

三个显示窗按照国际通用的月份、日期和星期次序排列,与圆形表盘和谐相衬。内部搭载最新的IWC万国表复杂复杂功能,其制作秉承品牌的悠久传统。设计工程师负责全部构思,尽可能让佩戴者简单而直观地完成操作。正因如此,表壳不设凹入式校正器。需要调整时,佩戴者通过表冠进行操作即可。

要进一步了解这个装置,我们必须明确一项事实:数字显示更容易辨读,但制作难度要比指针式显示高,因为后者只需安装于分轮上。自葛珞斯(Kurt Klaus)在1985年带来精妙设计,IWC万国表已积累大量有关自主运行万年历的专业技术。然而,对于品牌史上第一款年历腕表而言,并没有可借鉴之处。因此,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这个装置源于大型51000型机芯系列,并且一直发展至今。所有出色的特点,如可精密调校的摆轮和宝玑式游丝均被保留下来。不过,令比勒顿上链机构几乎实现无磨损的全新陶瓷组件和轴承、配备双发条盒以及4赫兹高振频等特点,使其成为52000型机芯系列成员。所有发展步骤都是必要的,若非如此,一开始便无法以葡萄牙系列腕表为基础,打造出这种形式的年历。而75年来一直以大型见称的葡萄牙系列腕表,正好为相关设计带来优势。换句话说,佩戴者更容易读取各项显示,而这一点非常重要。

calibre_500000
大型51000型机芯系列
Annual_Calendar
此机制已经自动考虑到每个月的不同天数

要深入了解这个装置的复杂之处,我们应从分别代表三个年历显示的三个推进系统入手。中央小时轮是所有年历组件的出发点和动力来源。这个齿轮驱动另一个更大型的日期推进轮,其上方表面设有两枚装配稳固的推进指针。日期推进轮转动一圈需时24小时。到了午夜时分,右边显示窗下方的小圆盘上的星期显示,由两个钩爪之一推前一格。无论月份长短,推进过程都会维持不变。对制表师来说,这绝对是件好事。

更复杂的部分由两个钩爪中另一个更短、更有力的钩爪来实施,它推动一个日期推进长杆,这个推进杆由多个零件组成,并安装在年历机构的中央。一如既往,可移动的显示环装配于年历机芯外缘,并设有31个内部齿口和数字1至31。设于推进杆另一端、装配游丝的钩爪,在长31天的月份会推动日期显示环向前旋转一格。在三个显示窗中,通过位于中间的小型年历窗口可以看到日期的变化。到每个月末,另一个齿轮系推进着月份盘,透过左边的日历视窗即可观察月份的变更。

凯撒对钟表的影响在此时显现出来。严格来说,年历装置按照每个月都是31天的假设而运作,在每月结束时,月份显示盘便会向前转动。不过,为与实际年历一致,在长30天的月份结束时,装置需同时推进两天才能到达下个月的第一天。

凯撒对日历的改革影响深远,并困扰了几代制表师。

为了启动这一动作,装置需要“知道”每个月份的长短。这项信息被永久储存于不规则的月份凸轮外缘中,凸轮每年旋转一周。简单点说,从技术角度来看,横跨整个日历年度的凸轮配备显眼的凹槽,代表30天的月份。而连接上述年历推进杆的触针,则停留于凸轮上,读取每个月的长度。

在切换阶段,推进指针以及整个推进杆的移动距离都非常关键。这可驱使设于长杠杆下端、装配游丝的日期推进钩爪,仅向前移动一格,或是同时滑过下一天的齿口,连续推进两天。

凸轮受固定于外置日期显示盘下的两根推进销钉所控制(每次推进两天)。这些销钉与星形轮的齿口啮合,星形轮会根据精确计算的距离,推动设定凸轮。如今,在较短的月份,触针会在第30日落于凸轮其中一个凹槽中。如上所述,杠杆会在下一晚把日期显示盘推进两天。在较长的月份,凸轮则不会为推进杆留有这些差距,因此凸轮只会向前推进一天。

葡萄牙系列年历腕表

特点

比勒顿自动上链系统

52850型机芯系列

上满链可提供7天动力储备

直径44.2毫米

分享:
Annual_Calendar
透过腕表背面的透明蓝宝石玻璃表底,可一览全新IWC万国表52850型自制机芯的精美构造

二月份属于特殊情况,因设定凸轮无法解决相关问题。装置会自动把日期由第28天或闰年的第29天,推进至第31天。不过,腕表主人只需通过表冠将日期移动至3月1日即可。

由完成的一刻直到下次的必要调校,自动机芯的平衡摆轮会以每小时28,800次的速率,合共振动252,288,000次。以下是其它惊人数字:上满链后,双发条盒将为机芯提供长达七天的动力储备。这些储备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能够派上用场,譬如由于腕表长期未佩戴,使摆陀无法转动陶瓷自动轮的陶瓷棘爪。

若以数字表达,即机芯每周振动多达4,838,400次。设于3点钟位置的七天动力储备显示,会准时带来适当提示。当机芯停止运转,位于9点钟位置的小秒针也会进入静止状态,显示腕表未有运行。当然,在佩戴者设定腕表时,拉动表冠即可令指针停止。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让永恒常驻腕间

在担任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期间,葛珞斯(Kurt Klaus)用可持续完美运行至2499年而无须外部校正的机械程序代替了存在很多缺陷的格里高利历。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恒定不变的是动力

IWC万国表恒定动力装置确保擒纵机构传递完全均衡的动力,提供无与伦比的精准度。

breguet_spring
提高外端曲线的精准度

在部分IWC机芯中,摆轮轮缘在宝玑游丝的带动下来回摆动。末端游丝以手工精心加工成型,其作用极其关键,可确保摆轮以最规则的幅度和频率来回振动,从而提高腕表的精准度。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时光飞逝

每当问及最喜爱的复杂功能,制表师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陀飞轮。事实上,陀飞轮的制作需要极高的要求。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动力

即使主发条的压力减少,机械腕表仍能准确显示时间。擒纵装置正是当中的幕后功臣。这个由环形摆锤和特制杠杆组成的装置,在过去300多年不断改良更新。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万国表
全新专利52000型机芯系列

最新自主研制的52000型机芯系列将会进行多项技术改进。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