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让永恒常驻腕间

在担任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期间,葛珞斯(Kurt Klaus)用可持续完美运行至2499年而无须外部校正的机械程序代替了存在很多缺陷的格里高利历。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恒定不变的是动力

IWC万国表恒定动力装置确保擒纵机构传递完全均衡的动力,提供无与伦比的精准度。

breguet_spring
提高外端曲线的精准度

在部分IWC机芯中,摆轮轮缘在宝玑游丝的带动下来回摆动。末端游丝以手工精心加工成型,其作用极其关键,可确保摆轮以最规则的幅度和频率来回振动,从而提高腕表的精准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历腕表:
全新精巧永恒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历腕表,配备52850型自制机芯,不仅填补了万年历表款和日期显示表款之间的空白,还将复杂的日历调校简化,只需在二月底手动调校一次即可,简单而有效。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时光飞逝

每当问及最喜爱的复杂功能,制表师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陀飞轮。事实上,陀飞轮的制作需要极高的要求。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动力

即使主发条的压力减少,机械腕表仍能准确显示时间。擒纵装置正是当中的幕后功臣。这个由环形摆锤和特制杠杆组成的装置,在过去300多年不断改良更新。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万国表
全新专利52000型机芯系列

最新自主研制的52000型机芯系列将会进行多项技术改进。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体验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日期2014-09-18T12:52:51

分享:
IWC_Perfectionists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将复杂装置的子组件装配起来是个极其艰辛的过程。要把组件挤进狭小空间本身就非常困难,再以基本机芯的动力驱动这些装置更是难上加难。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产机芯研发部主管托马斯•高夫曼(Thomas Gäumann)简单概括了他的愿景:“一直以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生产出最完美的机芯。”高夫曼的部门共有十多名设计工程师,专门研发品牌基本机芯和复杂功能的精细技术。由约20名专家组成的跨部门团队,从新发明的构思、设计、制造、实验室原型试验到批量生产,都始终保持密切联系。为求尽善尽美,他们不惜努力多年。从原本决定制作98000型怀表机芯系列,到第一位买家戴上配备59210型机芯的柏涛菲诺手动上链八日动力储备腕表,前后耗费将近四年时间。

“一直以来,我们的目标就是要生产出最完美的机芯。”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产机芯研发部主管托马斯•高夫曼(Thomas Gäumann)

calibre_59000
59210型机芯

在设计阶段确定技术参数

在沙夫豪森,每个研发项目都从历时半年的综合设计阶段开始。高夫曼表示:“我们会讨论各种技术方案,如发条盒数量以及可行的显示和功能。”在这个阶段,来自采购、生产、装配、实验室和质保等部门的专家会积极交流意见。即使一切还只是初步规划,但专家们已经考虑到后续的制造和装配过程。工程师在这个阶段还会运用快速成型概念,以 3D打印机制作新装置的功能模型,或打印实物大小的工作模型,以形成实物产品的初步印象。

通过各位专家的参与和不断交流,最终会制定出技术参数列表。这为设计工程师提供了机芯直径和厚度等关键数据。列表上的一系列要求均经过全面周密的考虑,详细说明了制定自动上链系统或动力储备的规模。设计工程师的任务是把众多参数转化为坚固实用的装置。他并不能随心所欲,而是必须按照预定标准和规则在框架内工作。例如,过程中不应生产过多不同标准的组件,而且应尽可能使用曲线设计,因为直线设计经常会在生产过程中产生多余材料。钻孔的容差也通过详细列表加以规范。

IWC_manufacture

通过计算机创作新机芯

丹尼斯•坦纳(Denis Tanner)是其中一名在沙夫豪森的设计工程师。在取得制表资格后,他进一步完成了生产技术的培训,现负责机芯设计工作。他经常坐在一台大显示屏前,用专用鼠标小心翼翼地将计算机中显示的上链杆置于三维主体上。最后,他会在显示屏前向各个方向旋转画面中的物体,然后再进行调整。完全通过计算机屏幕设计腕表零件和子组件是一种相对较新的开发模式。多年来,画板曾是设计工程师的唯一工具。他们会在透明的纸上用油墨绘制技术图,整个过程极其复杂,稍有差池便得倾注大量心血才能修复。

自本世纪初,计算机辅助设计(CAD)基本取代绘图机器。用户可通过软件在计算机上设计出三维物体。另一优点是,每个组件都可作独立观察或与相关的装置部分一同显示出来。此外,只需轻触按钮,任何需要的部分或视图都可在瞬间生成。尽管计算机技术简化了不少步骤,但对设计工程师的基本要求却始终如一,他们不仅要具备专业全面的生产过程和材料技术知识,更要有敏锐的空间感。

IWC_engineer_team

不断优化设计过程

即使有计算机辅助,设计新腕表机芯仍需花费大量时间。每一个部件,如上链装置、发条盒、摆轮、擒纵机构,还有所有齿轮和小齿轮,都必须装配在机芯中。单是绘制首张轮系草图便要一个多星期。整个设计过程更长达六个月至一年,期间需要反复做出修正和改进。

顶尖生产技术如LIGA过程(德语缩写,代表光刻、电镀和成型)也带来了新的可能。设计师能借助极其精确的技术制作微细部件,从而设计出更高效能的单个机芯组件,或者加以整合。完成详细设计后,便可在立体模型的基础上制作二维绘图。这些绘图均使用国际标准的语言来表达,让供货商能按规格精确制造所有必需部件。

高效节能的万年历

整个复杂装置的研发过程,如大日历或月相显示,都遵循相同模式。而所需功能和可用空间在技术参数列表内也有准确的说明。设计工程师需确保所有组件布局达到最佳效果,并且完全符合要求。在沙夫豪森IWC万国表工作的拉斯洛•丹萨斯(Laszlo Dancsecs)负责日历功能的研发。他回忆道:“我们要组装185个独立部件,并在只有2.4毫米的空间内测试七个不同方面的功能,才能制作出万年历的数字日期、月份和闰年显示。”从开始计划、操作原型到构造模块首次在达文西万年历数字日期月份腕表中出现,整个过程历时超过三年。

由于基本机芯限制了复杂功能运作时所需要的动力,使复杂功能的制作更为困难。设计工程师要利用最大扭矩,确保日历功能在规定的动力储备内如常运作。与此同时,他也需要顾及到各部件之间复杂的相互依存关系。

在具备数字显示的万年历中,日期显示每晚会向前推进,期间释出少量动力,并暂存在弹簧内。到月底,机芯必须取得足够能量以转动显示盘。这意味着,沙夫豪森的工程师在设计阶段便要为每个显示盘的扭矩作出详细计算,并在日历功能驱动器中,确保圆盘在切换时移至相应的起始位置。为此,他们以有限元法(FEM) 制作出计算机辅助的模拟情形。

“我们要组装185个独立部件,并在只有2.4毫米的空间内测试七个不同方面的功能,
才能制作出万年历的数字日期、月份和闰年显示。”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的设计工程师拉斯洛•丹萨斯(Laszlo Dancsecs)

calibre_51613
51613型机芯

具有高技术效益的解决方案

假如您前来沙夫豪森参观我们的设计工程部,相信您必定对其高度的专业化水平留下深刻印象。谈及近年制表业的明显变化,高夫曼指出:“在过去,钟表发明往往依靠个人之力,如阿尔伯特•比勒顿(Albert Pellaton)或葛珞斯(Kurt Klaus)的精湛工艺。而现如今,每一个制表步骤都是跨部门专家团队的研发成果。”

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有一个因素始终都没有改变,是IWC万国表众多机械功能中最重要的一点:注重技术上的高度实用性,绝不制造华而不实的产品。为恪守这一信条,表厂在创新设计中秉持务实和易于理解的元素,同时展现出优雅风格。59000型机芯系列便是最新例证。与早前型号相比,沙夫豪森的设计工程师在近期开发出具有更多功能的机芯,如八天动力储备和日期显示。这款全新机芯现搭载于两个IWC万国表腕表系列之中,运作精准可靠。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让永恒常驻腕间

在担任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期间,葛珞斯(Kurt Klaus)用可持续完美运行至2499年而无须外部校正的机械程序代替了存在很多缺陷的格里高利历。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恒定不变的是动力

IWC万国表恒定动力装置确保擒纵机构传递完全均衡的动力,提供无与伦比的精准度。

breguet_spring
提高外端曲线的精准度

在部分IWC机芯中,摆轮轮缘在宝玑游丝的带动下来回摆动。末端游丝以手工精心加工成型,其作用极其关键,可确保摆轮以最规则的幅度和频率来回振动,从而提高腕表的精准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历腕表:
全新精巧永恒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历腕表,配备52850型自制机芯,不仅填补了万年历表款和日期显示表款之间的空白,还将复杂的日历调校简化,只需在二月底手动调校一次即可,简单而有效。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时光飞逝

每当问及最喜爱的复杂功能,制表师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陀飞轮。事实上,陀飞轮的制作需要极高的要求。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动力

即使主发条的压力减少,机械腕表仍能准确显示时间。擒纵装置正是当中的幕后功臣。这个由环形摆锤和特制杠杆组成的装置,在过去300多年不断改良更新。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万国表
全新专利52000型机芯系列

最新自主研制的52000型机芯系列将会进行多项技术改进。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