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恒定不变的是动力

IWC万国表恒定动力装置确保擒纵机构传递完全均衡的动力,提供无与伦比的精准度。

breguet_spring
提高外端曲线的精准度

在部分IWC机芯中,摆轮轮缘在宝玑游丝的带动下来回摆动。末端游丝以手工精心加工成型,其作用极其关键,可确保摆轮以最规则的幅度和频率来回振动,从而提高腕表的精准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历腕表:
全新精巧永恒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历腕表,配备52850型自制机芯,不仅填补了万年历表款和日期显示表款之间的空白,还将复杂的日历调校简化,只需在二月底手动调校一次即可,简单而有效。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时光飞逝

每当问及最喜爱的复杂功能,制表师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陀飞轮。事实上,陀飞轮的制作需要极高的要求。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动力

即使主发条的压力减少,机械腕表仍能准确显示时间。擒纵装置正是当中的幕后功臣。这个由环形摆锤和特制杠杆组成的装置,在过去300多年不断改良更新。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万国表
全新专利52000型机芯系列

最新自主研制的52000型机芯系列将会进行多项技术改进。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

体验

让永恒常驻腕间

文字 — 鲍里斯·施耐德(Boris Schneider) 日期2016-09-27T14:28:34

分享: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葛珞斯(Kurt Klaus)创制的万年历庆祝1985年达文西万年历计时腕表发行(由Hano Burtscher创作)。

在担任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期间,葛珞斯(Kurt Klaus)用可持续完美运行至2499年而无须外部校正的机械程序代替了存在很多缺陷的格里高利历。他的传奇设计在1985年首次应用于达文西万年历计时腕表,时至今日,依然被誉为制表业的里程碑。该腕表设计巧妙简约,总共仅有81个零件,万年历功能将来自沙夫豪森的顶级腕表制造商迈上了高级钟表业的巅峰。

“有时候你还就得要和自己较较真儿。”两年前在他的80岁寿辰上,葛珞斯(Kurt Klaus)狡黠地笑着说道。这正是这位眼镜后面目光如炬的矍铄老人所做的事情。大约35年前,担任IWC万国表首席制表师期间,他发明了一项可以在表盘上显示至2499年的日期、星期、四位数年份和月相的机械日历。就像三问报时和陀飞轮功能一样,万年历是最高级的复杂功能之一,因此这也是来自沙夫豪森的这家顶级腕表制造商取得的最伟大创举。

在恺撒大帝统治期间制定的罗马儒略历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格里高利历变幻莫测,对年轻人来说,辨识起来非常不易。一个记住月份长度的众所周知的方法就是利用指关节进行区分。但是,仅仅知道哪些月份有28天、30天或31天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加入一个四年一次的“闰日”——2月29日,从而校正实际阳历年的偏差。后世的制表师和发明者们绞尽脑汁发明了一种由嵌齿、杠杆、凸轮、弹簧和棘爪组成的机械日历。

分享:

首个此类机制见于巨型天文钟内。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这一工艺就是怀表的标配,后来也被用于腕表之上。然而,这些机制仍极其复杂,并不十分人性化。例如,万年历用于由200多个零件组成的怀表时,每一项显示必须用各个按钮单独设置。“我无法接受这些缺陷,”葛珞斯(Kurt Klaus)回顾过往时说道。

在20世纪70年代,标志着IWC万国表决定性变革的历史时刻到来了,此时瑞士制表业正处在前所未有的危机阵痛期。振频由石英晶体而非均匀摆动震荡的摆陀控制的电子表在日本大规模生产,并风靡全球市场。制表师和前辈们经过世世代代积累的专业知识突然变得无足轻重。所有与数个世纪以来被不断完善的复杂精密机制有关的专业技术从此刻起一度濒临灭绝。

IWC Da Vinci
所有从日期到月份、年份到月相的显示都是由基本机芯驱动,并且每晚同步更新。

但在许多同行为当下局势叹惋之时,葛珞斯(Kurt Klaus)静下心来开始工作: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他首次创造出用于华丽开放式怀表的日历,销量过百。“当时,我清楚地意识到IWC万国表与竞争对手形成差异化的唯一途径就是制造不一样的钟表。”他回忆道。成功是前进的动力,他常常在下班后的时间继续研究这些机制。他创造了月相和星座的显示机制,甚至构思了一款新颖的带温度计的腕表。最后,他成功地说服了Günter BLümlein和Hannes pantli负责的高级管理层同意研发在腕表上使用的万年历。

当时,日历通常内置于某一特定机芯,但葛珞斯(Kurt Klaus)的想法是设计一个独立的模块,便于集成不同的基本机芯。在他设计的日历中,葛珞斯(Kurt Klaus)还着力创造与简约性和操作性相关的新标准。秉持着IWC万国表创始人佛罗伦汀·琼斯的精神,身为完美主义者的葛珞斯(Kurt Klaus)已经考虑到了可能的行业生产方向。因此,他决定研究相对简约的外观和尽量少的零件结构。

基本思路是使用集成了基本机芯作为动力来源的日期机制。在夜间触发的单独切换脉冲信号会启动整个齿轮链,并更新日期、星期和月相。一个月之后,月历显示将相应更新,同样年代显示和世纪显示在十年和一百年后均会相应更新。所有更新都是节奏均匀且完全同步。

分享:
月份凸轮在机械结构的核心位置,并决定附加咬合棘爪在少于31天的月份是否工作。

理论上大致就是这样。然而,实际上钟表业更为复杂。在漫长的制表生涯中,葛珞斯(Kurt Klaus)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套基本功能。绘图板上,他不断地修订着零件的形状和排列。“我以三角形构造建立了整套机制,设置了每个位置的坐标,并进行了无数次核算,”他在回顾高强度且时而令人沮丧的设计阶段时说道。尽管遭遇无数挫折,但他还是及时设计完成了达文西万年历腕表的三枚原型腕表,赶上了1985年巴塞尔钟表展。

该机制仅有81个零件,其运转方式相当高效。基本机芯每晚都会使日期更新杠杆运作。对此,棘爪每天用其31个齿牙推动日期齿轮。与此同时,另一个杠杆推动星形日期齿轮和月相显示更新。日期齿轮上有个齿牙长于其他所有齿牙:每到月末,它会在一个单独位置上自动推动月份凸轮。

Da Vinci Klaus Sketch - Mood Interior
葛珞斯(Kurt Klaus)设计的该机制标志着IWC万国表运势的重大转折。

同时,该凸轮是机械日历程序的核心部件。其边缘为一系列凸起和凹陷的部分,提供了不同月份的长度信息。当计算机技术处于起步阶段时,它的运作方式类似于穿孔卡片。为了确保闰年也是方程的一部分,凸轮代表着一个为期四年共计48个月的循环。因此,代表2月29日的单独凹槽是最深的。

短短数月之后,另一种机制面世。日期更新杠杆上的一个附加棘爪倚靠在一个直接连接至日期齿轮的偏心轮之上。在少于31天的月份的月末,棘爪从偏心轮上掉落至突起区。“半夜进行序列切换期间,在常规棘爪发挥作用之前更新了少于31天月份的日期,并用独立齿牙推动了日期齿轮。”葛珞斯(Kurt Klaus)在描述其设计的一个重要特性时讲道。

这种附加机制由月份凸轮直接控制。在少于31天的月份,连接至日期更新杠杆的探针臂落入凹槽。凹槽越深,日期更新杠杆运动的半径越大。长半径会使得附加棘爪被轻微后撤,并在月底从偏心轮上掉落。“月份凸轮上的凸起和凹陷决定不同的半径,以及附加棘爪是否或何时开始动作。”葛珞斯(Kurt Klaus)提到。

该机械结构直到2100年才需要校正或调整。

过去已经发明了几种日历机制,但葛珞斯(Kurt Klaus)研究得更深入。从表盘上负责显示日历月份的月轮开始,他整合了一条成功连接至年份轮、年代轮和世纪轮的传动链。后者每100年才移动1.2毫米。从另一个角度看:同一时间段内,理论上摆轮边缘上某点的移动距离相当于绕地球40圈。

葛珞斯(Kurt Klaus)为此想出了一个在多方面都极具革命性的解决办法。最重要的新特性是从日期、星期到月份、月相的显示均完美同步。如果几天内不戴腕表且已停止运行,所有显示均可以简单地逐日进行更新和重置。万年历首次以四位数显示年份。另一个新特性是极其精确的月相显示。由于其精准的传动性,122年之后才需要校正一天。

型号IW376107

89800型机芯由474个独立部件组成,可提供长达68小时的动力储备。

分享:

事实证明,达文西万年历腕表是一项巨大的成功,标志着IWC万国表历史上的一次重大转折。仅仅几年后,这家位于沙夫豪森的制表公司即推出了其第一款超卓复杂(Grande Complication)腕表。该款腕表标志着IWC万国表达到了高级钟表业的巅峰。如今可见于葡萄牙和飞行员系列腕表的万年历,其基本功能原则自1985年以来几乎未发生变化。万年历机制的组成零件少于100个,始终如一的人性化使其更加独树一帜。由于罗马教皇格里高利历的另一特异现象,闰年将被忽略,所以只有在2100年需要手动更新一天。

IWC万国表自万年历面世以来不断发展并完善。沙夫豪森的设计工程师创造了一个数字显示日期和月份的版本,现在被应用于达文西、葡萄牙、工程师和海洋时计系列。另一个新起点是双月相显示表款,其上描绘了从南半球看到的月亮形状。然而,正是葛珞斯(Kurt Klaus)的信念、创造性精神、毅力和与自己较真的勇气成就了这些创新。

探索更多文章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恒定不变的是动力

IWC万国表恒定动力装置确保擒纵机构传递完全均衡的动力,提供无与伦比的精准度。

breguet_spring
提高外端曲线的精准度

在部分IWC机芯中,摆轮轮缘在宝玑游丝的带动下来回摆动。末端游丝以手工精心加工成型,其作用极其关键,可确保摆轮以最规则的幅度和频率来回振动,从而提高腕表的精准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历腕表:
全新精巧永恒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历腕表,配备52850型自制机芯,不仅填补了万年历表款和日期显示表款之间的空白,还将复杂的日历调校简化,只需在二月底手动调校一次即可,简单而有效。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时光飞逝

每当问及最喜爱的复杂功能,制表师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回答:陀飞轮。事实上,陀飞轮的制作需要极高的要求。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动力

即使主发条的压力减少,机械腕表仍能准确显示时间。擒纵装置正是当中的幕后功臣。这个由环形摆锤和特制杠杆组成的装置,在过去300多年不断改良更新。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万国表
全新专利52000型机芯系列

最新自主研制的52000型机芯系列将会进行多项技术改进。

IWC_Perfectionists
完美主义者的天地

沙夫豪森IWC万国表自制的每枚新机芯均由来自不同部门的20多位专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汇集了多年不懈努力研究的成果。设计工程师借助最先进的计算机技术,设计出各种巧妙的方案,令人叹为观止。

Haute_Horlogerie_quer
完全上链 蓄势待发

机械腕表机芯需要靠能量的驱动,才能开始运作。而主发条便是其动力之源。有些人享受与机器之间的互动,钟爱亲手为腕表上链,有些则喜欢自动装置,通过手臂摆动即可令腕表保持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