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龍世界——加拉帕戈斯群島

逾半個世紀以來,達爾文基金會(Charles Darwin Foundation)一直專注研究著名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動植物種,並擔任厄瓜多爾政府的顧問,致力保育這片得天獨厚的自然天堂。以下是到訪守護進化論之地的筆記。

 

散發鮮紅光彩的原始巨龍,左右猛烈地擺動其超過三呎長的身軀。 卡羅來納.加西亞.帕拉(Carolina García Parra)和她的助手合力捉住巨蜥的尾巴,將之按倒在地,然後在背上硬刺冒出的地方,迅速抓緊其脖子,這些硬刺使巨蜥看上去像電影「侏羅紀公園」的恐龍一樣,加西亞.帕拉熟練地用注射器提取幾滴血液,然後放走巨蜥。 鬣蜥急促疾走,尋找附近黑色熔岩後方的安全位置躲藏。 這位達爾文基金會的獸醫一邊解釋她的任務,一邊指出:「過去一周,我們單單在聖克魯斯島(Santa Cruz Island)便發現了數具大型海鬣蜥的屍體。我們正與加拉帕戈斯國家公園的護林員合作,試圖找出鬣蜥死亡的原因。」

結果,在聖克魯斯島的拉斯帕爾馬斯(Las Palmas)一共找到近30具海鬣蜥的屍體,而此神秘疾病在後來更蔓延至海龜灣(Tortuga Bay),甚至到了達爾文基金會所在地的碼頭。 在弗雷里安納島(Floreana)生活的數十隻動物亦受到影響。最終,約150隻海鬣蜥相繼猝死。 為找出疫情起因,加西亞.帕拉會將健康雄蜥的血液樣本,連同其死去近親的組織樣本,傳送到位於蓋恩斯維爾(Gainesville)的佛羅里達州大學,再交由專業實驗室化驗。 加西亞.帕拉略帶憂慮地說:「很奇怪,所有死去的鬣蜥似乎都相當健壯,肚子仍儲滿綠藻和紅藻。」由於所有水液樣本都十分乾淨,因此可排除動物中毒的可能。 「幸好,我們至今尚未在聖克里斯托瓦爾島(San Cristóbal)和南普拉薩島(Plazas Sur)發現任何動物屍體。」加西亞.帕拉鬆了一口氣。

伊甸園的戲劇?上述調查都是這位年輕獸醫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她在加拉帕戈斯工作了兩年半。 卡羅來納.加西亞.帕拉與達爾文基金會的其他著名生物、海洋、鳥類和植物學家攜手合作,運用其科學知識保護加拉帕戈斯群島。 基金會於1959年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支持下成立,自此廣泛探索並研究島上脆弱的群落生境。 基金會還成為厄瓜多爾政府的主要顧問機構,協助保育這個令人嘆為觀止的群島--宛如絕世天堂的世界遺產所在地。

 

從我們踏上群島的那一刻起,獨特神秘的景觀便深深吸引著我們:鋸齒狀的海岸線與黑色熔岩、貧瘠燒焦的山坡,還有如奇蹟般茁壯成長的帶刺仙人掌和檀香樹。而在內陸的綠色高地,氣候濕潤涼爽,而且經常可在山峰找到薄霧的蹤影。大約五百萬年前,這些火山島從太平洋海底深處冒起,因此從未連接南美大陸。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獨特動物大多不由自主地從大陸移居到群島上,中間跨越600多公里的開放水域。這些動物經由漫長的空中旅程或寒冷洋流而來,精疲力竭,抵達群島後還要面對崎嶇的熔岩地域,日子十分艱難。能夠存活的一群成為適應群島獨特環境的專家,事實上,這裡景色迷人,但生存條件卻又惡劣不堪。

加拉帕戈斯體現出近乎神話的自然狀態
獸醫卡羅來納.加西亞.帕拉
加拉帕戈斯群島包括18個主島、3個小島、107個岩礁

我們眼前看到的動植物複雜生態系統,在世上是獨一無二的。在德國出生的達爾文基金會總裁賽文.羅倫茲(Swen Lorenz)指出:「加拉帕戈斯群島上四分之三的動物物種均屬地方性。 你不會在世界其他地方找到巨大的加拉帕戈斯陸龜、達爾文雀和海鬣蜥。」然而,這個天堂正因人類發展、外來物種傳入、過度捕撈和氣候變化而面臨危機。 若非達爾文基金會竭力保育加拉帕戈斯群島的獨特生態系統,這裡很可能早已失去其原有特色。 今天,百多名科學家、學生和志願者均不斷努力參與宣傳活動,通過結合群島生態和經濟利益的科學研究,以最佳的方式協調群島的環境。

短短幾年間,加拉帕戈斯的獨特動植物世界便因持續增長的旅遊業而面臨嚴重威脅,更引起垃圾和污水積聚、漏油事故、外來細菌和害蟲入侵等相關問題。在達爾文基金會施壓下,厄瓜多爾政府終於決定展開拯救群島的計劃。例如,非法佔用者會被下令返回大陸。旅遊探訪受到嚴格監管,當局亦設計了一個特別系統,協助群島居民自給自足。這大大減低了商品進口的幅度,並因此降低了引進外來動物或相連疾病的風險。此外,可再生的太陽能和風能亦帶來重大裨益。加拉帕戈斯群島在200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瀕危的「紅色名單」,幸而,以上各項措施均取得卓越成果,使群島最終得以從名單中除名。賽文.羅倫茲表明:「保育群島的工作一直不被看好,但事實證明成效十分顯著。」

適逢科學世界慶祝達爾文誕辰200周年,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於2009年亦加入支持和監護這個珍貴生態的行列。 賽文.羅倫茲表示:「沒有商界的踴躍支持,我們的工作便難以實行。」 不過,資金短缺的問題往往迫使科學家尋求更富創意的方法。 如今,洛倫茨和其團隊利用互聯網和現代通信技術的優勢,令世界各地對這個位處南太平洋的獨特「方舟」所面對的危險和威脅有更深入的認識。

保育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工作一直不被看好,但事實證明成效十分顯著
達爾文基金會總裁賽文.羅倫茲

在研究站工作肯定是獸醫卡羅來納.加西亞.帕拉的夢想職責。 她說:「對生物學家而言,加拉帕戈斯體現出近乎神話般的自然狀態,其原始程度在地球上可謂寥寥無幾。」要保育這個地方,不僅是拯救海洋中央一個偏遠的岩石群島,更要向世人引證珍惜大自然的必要性,別具象徵意義。

 

我們回到著名海鬣蜥出沒的海灘,牠們慢慢走回水中,然後迅速消失,在海藻森林中覓食。 在赤道太陽底下,黑色熔岩異常熾熱。 數以百計的其他鬣蜥在峭壁上緊靠躺著,一同沐浴於陽光之中。 牠們看起來就像一條條小龍。 英國科學家達爾文於1835年首次到訪加拉帕戈斯群島後,開始建立其著名的進化論,而他亦毫不留情地把鬣蜥稱為「黑暗精靈」。

滿頭尖刺和狀似鹽粒的硬殼,以及從頸部延伸到尾部的尖櫛狀體,絕對與可愛拉不上任何關係。 強大的利爪、分開的雙眼,還有每次張開嘴巴時露出的一排尖齒和鮮紅色舌頭,這正是地球遠古歷史留下的生物原始外觀。

 

不過,俗語有云:情人眼裡出西施。 當卡羅來納.加西亞.帕拉望著海鬣蜥(英文學名為Amblyrhynchus cristatus)時,她看到的是加拉帕戈斯群島的迷人多樣性,對她來說,這有種難以用語言完全表達的魔力。 這位來自西班牙的科學家在我們臨走前說道:「你必須親自體驗。這裡每個島嶼都好比一顆寶石,綻放著自身光芒,令你畢生難忘!」

有別於現代蜥蜴,加拉帕戈斯的海鬣蜥能夠在海中生活和覓食。成年雄鬣蜥可下潛水中超過九米(30英尺)。 其橫向扁平的尾巴和尖銳的背鰭有助推進身軀,而鋒利的長爪則可在強勁水流中抓緊岩石
在加拉帕戈斯潛水是個無比暢快的經驗,隨處可見鷹魟、外來的珊瑚魚和雙髻鯊的蹤影。因此,這個群島獲專業和業餘潛水員選為世界七大水底奇觀之一,實在當之無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