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演繹永恆之美

IWC萬國錶為全新達文西系列重新演繹其始於1980年代的經典圓形設計,注入現代氣息。瑞士製錶品牌IWC萬國錶由此創作出品牌歷史上其中數款極致華美的女裝腕錶。

 

儘管達文西系列不如飛行員系列或海洋時計系列般易於言表,但其始終於近50年來展現不斷突破傳統藩籬的獨特魅力。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Christian Knoop)總結道:「達文西系列不僅呈現萬年曆等技術創新,更萌發出不少前衛設計。」

此系列與文藝復興最偉大的科學家兼藝術家同名,絕非偶然。什麼是美學?科學與美學是否有連繫?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終其一生均致力於以數字或幾何形狀確立美學的普遍原則。達文西系列的歷史正正反映出此不懈的努力——努普解釋道:「此系列始終呈現當時的精神風貌,同時展現清新的現代氣息。」

 

一直保持頂尖技術

首款達文西腕錶(型號3501)採用極具創新風格的六角形錶殼,其技術設計完美呈現七十年代的精神。1985年,達文西萬年曆腕錶(型號3750)則配備雙框錶圈的圓形錶殼,引人注目。IWC萬國錶前創意總監漢諾.布撤(Hanno Burtscher)便自達文西一幅有關皮翁比諾(Piombino)港防御工事的素描中汲取靈感。2007年,IWC萬國錶以重新設計的達文西系列,呈獻由多達50個獨立零件組成的酒桶型錶殼。

 

IWC萬國錶多年來已憑藉達文西系列傲領美學潮流。努普解釋道:「但是於現今世代,人們在設計時越來越偏向從過去中汲取靈感。」復古不僅是腕錶潮流,亦是IWC萬國錶決定復興1980年代達文西腕錶標誌性圓形設計的原因。

達文西系列始終能夠配合不同時代的精神風貌,一貫展現清新現代的氣息。

首款達文西腕錶(型號3501)採用極具創新風格的六角形錶殼,其技術設計完美呈現七十年代的精神。1985年,達文西萬年曆腕錶(型號3750)則配備雙框錶圈的圓形錶殼,引人注目。IWC萬國錶前創意總監漢諾.布撤(Hanno Burtscher)便自達文西一幅有關皮翁比諾(Piombino)港防御工事的素描中汲取靈感。2007年,IWC萬國錶以重新設計的達文西系列,呈獻由多達50個獨立零件組成的酒桶型錶殼。

 

IWC萬國錶多年來已憑藉達文西系列傲領美學潮流。努普解釋道:「但是於現今世代,人們在設計時越來越偏向從過去中汲取靈感。」復古不僅是腕錶潮流,亦是IWC萬國錶決定復興1980年代達文西腕錶標誌性圓形設計的原因。

一切始於歷史

設計開展之初,總要不斷到訪IWC萬國錶博物館,了解近二十年來的歷史錶款,才能讓努普找出特定的設計特色。例如,1980年代達文西腕錶最為矚目的美學特色就是雙框錶圈上的圓形圖案,或是錶冠及按鈕上的圓形元素。努普回憶道:「我們的新設計取材自這些圓形元素,但將之加以簡化以配合時代面貌。」而錶圈現在亦更為纖窄扁平。

 

腕錶現在也呈現更為矚目的錶盤設計。舊款達文西腕錶設有時標,而達文西追針計時腕錶(型號3754)更是首個設有阿拉伯數字時標的錶款。努普解釋道:「我們採用此字體並用於創作時標。」別具特色的柳葉形指針正是源自此年代的設計。

回顧歷史錶款讓設計師能夠找出達文西系列的主要設計特色(漢諾.布撤1984年5月的畫作)
圓形錶款、阿拉伯數字及柳葉形指針均是此全新達文西系列每個錶款的設計特色。

向女士致意

女裝腕錶始終是達文西系列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達文西女士計時腕錶(型號3735)於1988年面世,並於九十年代推出不同款式,成為IWC萬國錶史上最為成功的女裝腕錶。努普解釋道:「因此我們自一開始便意識到,專為女士設計腕錶便是新系列的重要部分。」

 

幸好,1980年代的圓形風格為男女設計奠下完美基礎。達文西自動腕錶36(型號4583)及達文西月相自動腕錶36(型號4593)均是專為女士設計的錶款,而達文西自動腕錶(型號3566)則男女皆宜。此全新系列的獨特女裝腕錶配備18K紅金錶款及錶鏈,而錶殼則鑲嵌54顆純白美鑽,藉以延續1990年代輝煌腕錶的傳統。

 

錶鏈的弧形錶耳方便腕錶佩戴於較纖細的手腕上亦舒適貼合,讓這些腕錶尤其受到女士歡迎。這個來自1980年代的特色亦設計師沿用於新錶款之中。嶄新研發的粉紅色、棕色、青銅色及藍色Santoni鱷魚皮錶帶,更顯時尚觸覺。

精美設計需要時間醞釀

設計師如何才能知道設計工作大功告成?努普如此總結:「這並無定論,尤其是如達文西系列般精緻的腕錶。但是新設計的研發絕非獨自完成,設計師需要不時與同事、專家及收藏家諮詢並交換意見。唯一可肯定的是:精美設計需要時間醞釀。」

 

IWC萬國錶創意總監深信品牌能夠平衡新舊,並能完美融合技術與美學外觀。全新女裝腕錶錶底蓋的鐫刻正是此成就的象徵,其呈現了達文西於《大西洋手稿》(Codex Atlanticus)中所畫的「生命之花」(Flower of Life)。此圖案中的飾紋由19個圓圈組成,令人聯想起花朵的美態。由此證明幾何圖形確能呈現出美學。

達文西腕錶反映出達文西以幾何測量,不懈追求美學之普遍原則。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