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skiplinktext header.skiplinkmenu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與我們聯絡

  • 聯絡我們

    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886 0800 655 005
  • 向我們發送電郵
    我們將於24小時內回覆。
    向我們發送電郵
  • 親臨專賣店

    選擇最接近的IWC萬國錶專賣店,隨時蒞臨,或前往IWC萬國錶服務中心,我們樂意保養您的腕錶。

    尋找最靠近的專賣店。
  • 建立預約。

    預約到訪您選擇的專賣店。

    建立預約。
  • 留下意見回饋

    您的寶貴意見對我們非常重要。請在此與我們分享。

更改地區

關閉
搜尋地區
選擇國家/地區
結果
所有地區
所有地區
iwc-ppc-language-
Shopping Bag

Shopping Bag

關閉

登入IWC萬國錶

關閉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2018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全新作品:白藍交織的週年紀念

白色或藍色錶盤一絲不苟地覆上十多層優質漆面,再進行壓印——這就是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全新週年紀念版系列所有錶款的共通元素。最後的指針拋光工序,為腕錶增添不一樣的層次深度。系列錶款眾多,每個錶盤皆個別採用複雜的生產工序,以致完美美感。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推出週年紀念版系列,以二十多款腕錶慶祝品牌150週年紀念。作品包括經典的三指針錶款,如柏濤菲諾自動腕錶「150週年」特別版,還有極致複雜的高級製錶傑作,如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150週年」特別版。各款腕錶源自不同的系列,並加入週年紀念版系列的標誌性特色。沙夫豪森IWC萬國錶錶盤及指針專家Thibaut de Nantes表示:「貫穿系列中所有錶款的設計元素為經過獨特漆面處理的白色或藍色錶盤。」

白色及藍色錶盤經獨特的漆面處理,是週年紀念版系列錶款的共通特色。
多達12層透明漆面,為錶盤賦予非凡深度和立體感。

特別研創的漆面處理工序,營造琺瑯般的外觀

漆面錶盤的設計靈感源於古典的琺瑯錶盤,為IWC萬國錶於19世紀後期用於標誌之作波威柏懷錶上的特色。將矽石粉或氧化物於金屬或玻璃之上熔化便可製成琺瑯。在物料完全熔化前停止並使其凝固,形成玻璃般的外觀。de Nantes解釋道:「週年紀念版系列錶款繁多,為保持相同且絕對一致的美學風格,我們決定運用較現代化的生產過程,製成的優質漆面擁有非比尋常且如同琺瑯的外觀。」

 

幾乎所有錶款採用的基底材質都是黃銅製的板塊。壓印出小錶盤、裁出視窗後,空白部分經過打磨、拋光。之後,表面經噴砂處理,變得粗糙,有助漆面更有效地黏附。然而,飛行員腕錶則是例外。至此,錶盤形成防磁場外殼的上半部,外殼由鐵製成。鐵的表面鍍鎳,防止腐蝕。之後才可進行真正的漆面處理。首先覆上四層白色或藍色漆面,作為基底。de Nantes回憶道:「為找到合用的色調,我們實驗了無數次。白色錶盤尤其困難,因為得到的效果不是象牙色,就是純白色。」

多層透明漆面,營造視覺深度

下一步便是覆上多達12層的透明漆面。所用的漆面是特別適合拋光的種類,液態成分中包含固體。乾透後,剩餘的固體於錶盤上形成漆面,由黏合材料、丙烯酸、聚酯及其他物料組成。每覆上一層,錶盤都會放進烤爐半小時,讓漆面完全變硬。這些步驟都在無塵室內進行,以確保表面保持無瑕亮澤,因為只要有一點灰塵都會毀掉迷人外觀。靜置一晚後,錶盤經平面拋光。de Nantes說道:「手工拋光工序給予腕錶理想的琺瑯效果。即使拋光後整層漆面僅厚0.1毫米,仍可營造顯著的深度。」

 

帶有計算器的錶盤,如飛行員計時腕錶「150週年」特別版的錶盤,比其他錶款較難處理。經漆面處理後,小錶盤的外緣不再垂直,也就是說沒有足夠的空間容納計算器的指針。為此,完成漆面處理後,須以特別工具車削,直至外緣再度銳如刀鋒。

「Cadrans laqués」——即漆面錶盤——靈感源於經典的波威柏懷錶配備的琺瑯錶盤。
我們必須為每一個錶盤修正工序。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錶盤及指針專家Thibaut de Nantes
全系列不使用嵌入手法,僅以移印方式營造理想中的立體感。

生產過程經過修正,以確保適用於每一個錶盤

de Nantes和多才多藝的團隊面對的另一難題,在於週年紀念版系列中繁多的錶盤種類。例如,柏濤菲諾自動腕錶「150週年」特別版只有一個安裝指針的洞和日期窗,葡萄牙系列萬年曆陀飛輪腕錶「150週年」特別版則在安裝指針的洞之外,還需要為陀飛輪、月相盈虧顯示而設的視窗。de Nantes稱:「為確保漆面處理後仍符合這些視窗極小的偏差範圍,我們必須為每一個錶盤修正工序。有時候須對空白錶盤施加必要的修改。」

手工拋光工序給予錶盤理想的琺瑯效果。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錶盤及指針專家Thibaut de Nantes

壓印效果有如三維立體

漆面錶盤的一大迷人特色在於壓印。這項技術的靈感源自1939年製作的首款具有壓印錶盤的葡萄牙系列腕錶(型號IW325)。de Nante如此形容這個壓印的考驗:「我們決定整個系列都不使用嵌入式數字和刻度,也就是說單憑壓印工序便須營造空間的深度感。」專家嘗試了各種工具,實驗錶盤壓印的次數。部分錶款要達致最佳效果,必須更動錶盤設計。柏濤菲諾計時腕錶「150週年」特別版便是如此——其壓印小錶盤營造了格外寫實的三維立體效果。

 

不過,若錶盤不能顯示時間,再美麗都形同虛設。週年紀念版系列中,白色錶盤款設有藍色指針,藍色錶盤款則設有鍍銠指針。精鋼指針的藍芙蓉色調,由特殊的攝氏300度熱處理形成。藍色錶盤鍍銠指針的亮澤,來自多達四層的電鍍。de Nantes自信地下結語:「錶盤、壓印、指針的結合令人印象深刻,當錶主在多年後回想IWC萬國錶150週年紀念,仍會感到無窮樂趣。」

精鋼指針的矢車菊藍色調,由特殊的熱處理形成。

繼續閱讀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