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C萬國錶的理念

在瑞士製錶業界,沙夫豪森宛若孤島,因為瑞士大部分錶廠都在瑞士西區。如此不尋常的地緣因素讓IWC萬國錶從1868年開始就蘊育了獨特的創業理念︰坐落於萊茵河畔的IWC萬國錶專心致力於技術與研發,不斷製作具有持久價值的腕錶。公司熱切追求創新解決方案和獨創技術,在國際上已贏得廣泛讚譽。作為奢華腕錶領域的世界領先品牌之一,IWC萬國錶糅合精準無比的性能和獨一無二的設計,打造體現高級製錶藝術最高境界的典範之作。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獲有今日聲望,究其原因不止一項,譬如錶廠擁有極具專業水準的製錶匠,熟悉複雜機械裝置如三問報時、陀飛輪、萬年曆等等的每一項工序。對IWC萬國錶的工程師和設計師而言,IWC萬國錶自1903年以來奉行的質量保證「Probus Scafusia」——意為「源自沙夫豪森的非凡技術與精湛工藝」,不僅意味著巨大的挑戰,同時也是他們的熱情所在。

IWC萬國錶的經營理念基於對製錶的熱情、不懈進取以及對完美工藝的追求
—陀飛輪包含81個微小零件;組裝時必須全神貫注

每一枚IWC萬國錶都是由各領域勝任的製錶專家們以極專業手法加工而成。他們都久經訓練,以靈巧的雙手配合精確的儀器將不同的組件逐一裝配起來,精工細作,令每一枚IWC萬國錶都是集精準、功能及設計於一身的出眾腕錶,每一枚IWC萬國錶都是製錶工藝的高水準之作。

 

 

研發

在IWC萬國錶腕錶第一次滴答作響之前
—設計師與工程師緊密合作研發新腕錶

製造及設計

每當IWC萬國錶開始研發新錶款時,設計師和製錶專家都會先問一個問題:我們究竟希望實現什麼目標?腕錶是否應當在複雜程度上訂立新標準?它的特色功能是動力儲備,還是防水深度?於初步製作時,工作人員將使用電腦輔助設計軟體製作首批零件的「模型」。在這個階段,IWC萬國錶極其注重採用現代生產技術,將製造與設計工作結合在一起。腕錶設計師與製造工程師緊密合作,匠心獨運地將形式與功能完美和諧地融而為一。錶盤和錶帶或錶鏈、顯示功能的佈局、材質和色調的選擇以及錶面修飾效果的確定,無不是精誠合作的成果。除了技術成就及矚目的設計外,其他實際的因素,如腕錶的手感,都是設計時非常重要的考量。因此,不論錶殼邊緣的觸感、啟動按鈕的方式或錶冠嚙合的聲音,每個細節均不能掉以輕心。製造工程師和設計師多從以前的設計草圖中汲取靈感,不僅承襲昔日製錶先驅所立下的傳統,並貫徹這所沙夫豪森公司的理念。

只有承襲昔日製錶先驅所立下的傳統,方可貫徹這所沙夫豪森公司的理念
—使用座標測量機檢查夾板的精準度
—腕錶設計師與工程師緊密合作,在形式與功能之間達至和諧與平衡

品質管理

IWC萬國錶以精確的檢查與測試程式,輔以繁複的研發及管理體制,保證了生產成果的最高品質。我們運用最先進的科學方法,包括三維電腦模擬、X光材料分析或測試,顯示腕錶在日常、極端狀況下的反應。公司亦運用高速攝影機和鐳射測量儀器探測最微細的物理運動,並通過複雜的電腦程式計算各零件所能承受的壓力。

 

從研發最初階段開始,輪系、轉軸、齒輪或游絲尺寸等細節均經過嚴謹的檢驗,從而杜絕可能出現的誤差。IWC萬國錶稱此程式為「故障模式和影響分析」(FMEA)。同時,研發人員從之前的經驗、市場回饋與中汲取靈感,並集思廣益,令腕錶更加便於保養,其結晶便是一枚可常年持續運行,且便於維修的IWC萬國錶腕錶。

檢測

由原型至腕錶成品的漫長艱辛道路
—將密封錶殼浸於水中數分鐘,並以不同的壓力進行檢測,確保錶殼絕不滲漏

品質驗證與成品測試

此術語用於說明由大約三十項嚴苛檢測的程式,該檢測程式通常為期數天,目的為處於原型或及後階段的新腕錶進行審核,透過程式後才能進入試生產。這些檢測集中模擬腕錶在整個使用壽命期間,在正常和極端的狀況下,有可能出現的任何情況。除非多個原型產品透過嚴格測試並順利試行生產,錶廠才會進行量產,為IWC萬國錶的傳奇故事撰寫新篇章。

 

 

撞擊測試

在撞擊測試中,腕錶將就不同加速率的狀況進行檢測。由重力所造成的加速度為1g,即 9.81m/s²。如果施加100g的力量於只有100克重的腕錶錶殼,腕錶內的組件於極短時間內將需承擔相等於10千克的衝擊力。IWC萬國錶的飛行員腕錶甚至需要在離心加速器中抵受長達數分鐘的30g重力。在擺錘式撞擊試驗機中,腕錶將在瞬間加速至5,000g,相當於腕錶從1米的高處自由掉落到硬木地板上的效果。最嚴苛的測試則非「chapuis extrême」莫屬:將腕錶置放於一個小容器內,然後連續數小時隨意搖晃,讓腕錶模擬承受多角度撞擊——包括14萬次25g重力撞擊、9萬4千次100g重力撞擊及960次500g重力撞擊。

磨損測試

為測試目的,某些零件早在設計階段便已製造出來,從而檢查那些極其嚴重磨損的零件其最低要求。例如海洋時計系列腕錶的旋轉錶圈,便需要進行相當於每天四次下潛的疲勞測試,從而確保至少10年的使用壽命。IWC萬國錶潛水腕錶的旋轉錶圈也必須在污濁的水中檢測其可靠性。而在錶冠及按鈕測試臺上,計時按鈕需反復操作1萬甚至2萬次,以便對其抵禦磨損的性能進行評測。

銹蝕與紫外線測試

腕錶將浸泡於攝氏37度鹽浴中進行為期兩週的測試,確保腕錶所用的材質在日常使用中,甚至在高腐蝕性的鹽水中也不會出現銹蝕。錶鏡和錶盤將連續數日接受強烈的紫外光照射,確保其色澤沒有任何變化。

氣候測試

氣候測試將就腕錶佩戴者可能遇到的所有氣候狀況,進行有系統的測試。從地理角度而言,這包括了由阿拉斯加到撒哈拉沙漠以至巴西雨林等各種氣候。測試的腕錶將被放於箱內數天至數星期,期間必須承受從攝氏-20至+70度極端的溫差變化及高達95%的相對濕度。完成這項嚴峻考驗後,便會就腕錶的速率進行長時間的監測。在這項檢測中,工作人員將使用自動多重麥克風來檢查擺輪的振頻是否一致。

使用測試

在實驗室中進行的各項測試,當然難以全面模擬實際生活中所碰到的每種情況。因此,所有新錶款均會由公司內部及外部的人員作日常佩戴。具體而言,IWC萬國錶將根據特定錶款安排腕錶在各類活動中經歷考驗,例如伐木、潛水、打高爾夫球和越野自行車運動,或登上3,000米高山。

組裝

在IWC萬國錶,高科技與手工技藝並不背道而馳

生產技術

在零件生產過程中,各種坯件均採用電腦數控銑床加工成形。完成表面加工後,零件可接受的公差範圍通常僅+/–0.02毫米,但在某些情況下,此公差可能低至+/–0.002毫米。完成機械加工後,零件將以手工方式進行修飾,或者進入放電加工機中進行處理。電腦數控線放電加工機主要用於加工機芯中的零件。表面粗糙度可控制在0.005毫米的公差範圍內,但是對於精密EDM工件,此項指針則可低至0.001毫米。

 

 

組裝機芯

機芯組裝可分成四個不同的階段:上鏈機制、傳動輪系、擒縱系統以及實際走時系統。根據不同錶款,再加入自動上鏈裝置、計時機制、日曆和小時計時圈等。其中最複雜的工序是調整擒縱裝置和校準擺輪游絲以確保其精確穩定地運作:這是一項高精準度的手工工序,沒有任何機器能達至相同程度的高品質水準。在組裝過程的每個階段,腕錶的功能和精準度將不斷經檢查與校正。之後,技藝純熟的特殊功能部門製錶匠將為基礎機芯加入各種複雜裝置,如萬年曆、追秒裝置及陀飛輪。在特殊功能部門中,腕錶機芯將從零開始配備陀飛輪與三問報時裝置:它們通過初步組裝與組裝步驟,並接受所有微調工序,之後裝配於錶殼之中。

—裝配擺陀、平衡擺輪及擒縱機構需要銳利的目光與可靠的直覺
在檢定功能後,製錶師精湛的技藝讓腕錶達到IWC萬國錶的標準

錶殼製造及組裝

若論精準度與所投入的努力,錶殼的製造絕不遜於其他生產階段。在製作貴重金屬腕錶時,其錶殼零件以預成型坯件製成。而精鋼錶殼和鈦金屬錶殼則是以專為IWC萬國錶所生產的棒條坯件製成,然後在電腦數控車床和銑床上加工成形,部件的精度高達百分之一毫米。銑床用於切割裝配錶帶或錶鏈的錶耳,或加工出用於在錶殼環中安裝錶冠和按鈕用的孔洞,以及製作例如在工程師腕錶上的複雜的表面視窗。完成功能操控裝置之後,工匠們將按照IWC萬國錶的精度標準對測量值進行嚴格檢查,並對表面進行修飾。邊緣位置均經倒角打磨而變得圓滑。所有車削、研磨及加工的痕跡均須清除,再為表面進行細磨和拋光,以及緞面加工和噴砂處理。此時,修飾專家將在錶殼或零件表面上打造珠形紋飾等裝飾性效果,包括從外側不可見的位置。最終,製錶師將進行一系列複雜的測試,如防水性能及外觀檢查,之後才完成錶殼的生產流程。

裝配錶盤、指針及錶殼

在這些部門裡,所有工序均以人工進行。根據特定的錶款,裝嵌專家會以人工或利用專用工具將錶盤安裝到已徹底校準時間並調校完畢的機芯上。指針的安裝如是,而且指針需要設定在準確的高度上,確保與對應的樞軸緊密咬合。在計時腕錶中,指針必須絕對精確地對準零位置。機芯固定在錶殼環的既定位置,或直接固定於錶殼中。如果是以錶殼環緊扣機芯,則透過錶底蓋上的波形彈簧將錶殼環固定就位。上鏈桿將逐一進行調整,當錶冠旋入到上鏈桿一端後,再以獨特的黏劑將其緊緊固定。

 

 

最終檢驗

在十天的時間內,自動上鏈腕錶內的自動機芯將不停旋轉,而手動上鏈機芯則每隔一天上滿鏈,令其持續運轉。透過不停運轉讓大齒輪與小齒輪互相完美磨合,同時讓潤滑油滲透至適當的位置。

 

品質保證工序的最後階段,便是全面的最終檢驗。此檢驗將就腕錶是否適合日常佩戴使用再進行最後的一次檢測:為機芯上滿鏈,測量其準確度,檢查各種功能、外觀,並以一系列特別測試檢查其密氣度及防水性能。這家萊茵河畔腕錶公司所出廠的任何產品,絕無品質之虞。這項完善的品質保證工序向IWC萬國錶腕錶的每一位未來主人保證,公司嚴格恪守其久負盛名的品質標準。

訂製服務

鐫刻工藝成就獨特的IWC萬國錶腕錶

出自IWC萬國錶的每枚腕錶,均散發自身的獨特個性。儘管如此,不少顧客更希望我們在其懷錶或腕錶上添加更具個性化的元素。

 

憑藉現代鐫刻技術,IWC萬國錶就此提供無限可能。只要是佩戴者希望讓愛錶更具個人特色而提出的任何修改要求,我們都可以一一實現。「鐫刻」(Engraving)一詞源自法文的「graver」,原意為「挖出犁溝」。

在木材、石頭、象牙及金屬等材質上刻上圖案、圖形、裝飾、文字等等,產生一種光與影的動人對比效果之餘,並將個人的意念恆久留存。

 

由此,我們可創作一系列微型藝術品並傳之於後代,例如鐫刻在海洋時計計時腕錶「雅克•伊夫•庫斯托探險之旅」特別版或工程師計時腕錶銀箭特別版錶底蓋上的那些作品。此外,腕錶上還可以鐫刻姓名縮寫、特別的日期、家族徽記、公司標誌或私人贈語,從而讓您的IWC萬國錶腕錶獨具個性。

服務

世代相傳的IWC萬國錶腕錶
—我們建議由IWC萬國錶指定服務中心或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總部為腕錶進行定期保養,從而延長腕錶的使用壽命並保持其精準性能

維護與服務

在全球25個國家的超過200位製錶師與服務技師,專門負責為自1868年IWC萬國錶創立後各個時期出品的腕錶提供維護與維修服務。為確保不遺漏任何一項細節,IWC萬國錶保留了1885年起出廠的每枚腕錶的詳細記錄。

 

備用零件庫設於維修部的心臟地帶。這裡分門別類地精心儲存了數百萬個零件。在IWC萬國錶,所有原裝零件均儲備充足,以備未來數代之用。為了抵消磨損與機油或潤滑脂的自然老化,我們建議一枚腕錶應每兩年接受一次維護服務,約每五年接受一次全面保養服務。根據腕錶的使用方式和運作環境,每次服務之間的相隔時間也許大不相同。

憑藉經驗而言,一枚優質的機械腕錶在使用4到5年後便需要接受一次全面保養服務
—機芯被完全拆解。之後,每個零件都將經過仔細檢查,如有磨損或損壞則進行必要的維修或更換
經保養後的腕錶將接受為期五天的最終詳細檢查

全面保養服務

全面保養服務包括逐件拆卸機芯,並清潔單獨零部件。專家仔細檢查機芯的每個部分,並修理或更換任何存在磨損或缺陷的零部件。之後,製錶師從零開始重新組裝腕錶,並在需要之處進行上油和潤滑。

 

最後,將測試腕錶的走時精度,並對機芯重新調校。錶殼同樣獲得完全拆解。劃痕獲得修補,錶殼與錶帶零部件接受細磨或拋光,對角部位進行修飾,之後進行徹底的清潔。在腕錶返回到佩戴者手中之前,將接受為其數日的最終密集測試。IWC萬國錶透過這些細緻入微的工序確保腕錶在未來幾年精準運行,並保持防水性能。

 

任何錶主都可以讓其IWC萬國錶腕錶擁有更長的有效使用壽命。您可在本公司的網站(IWC.com)以及《IWC萬國錶服務》手冊中瞭解相關提示和建議。服務手冊可於IWC萬國錶專賣店、IWC萬國錶服務中心,以及我們的授權經銷商處獲取。

—IWC萬國錶的記錄冊記錄了1885年起所製作的每枚腕錶資料。訪客可於IWC萬國錶博物館裏查看記錄冊

IWC萬國錶證書

每一枚IWC萬國錶的故事都始於製錶車間,我們滿腔熱情的製錶師盡心盡力完善每一個細節。為了確保不丟失每一枚腕錶的記錄,IWC萬國錶對自1885年出廠的每枚腕錶進行註冊登記。所有資訊,包括銷售日期、機芯、所用材質以及錶殼型號或型號等資料均記錄在冊。腕錶的繼承人及後續買家只需支付少許費用便可獲得有關其IWC萬國錶的準確資訊,以證明其真偽。此項與其他資訊以證書形式予以提供。

 

為了獲得證書,腕錶必須送交至IWC萬國錶專賣店或授權經銷商。在我們位於沙夫豪森的車間中,經驗豐富的製錶匠將對IWC萬國錶時計進行細緻徹底的檢驗。

 

很抱歉,我們無法提供特定款式腕錶的收藏市值,因為這取決於多種因素,如供需情況、機芯與錶款的嶄新程度。

 

在最壞的情況下,如果您的IWC萬國錶遺失或被竊,我們建議您最好以書面形式向警方報案同時告知IWC萬國錶。對於近期錶款,我們將在特殊的註冊系統中登記腕錶的錶殼編號或腕錶型號,這能夠確保,只要腕錶被交送至IWC萬國錶服務中心,將會獲得識別。這一註冊程式至今已説明多枚遺失腕錶重新回到錶主手中。

腕錶的繼承人及後續買家只需支付少許費用便可獲得有關其IWC萬國錶的準確資訊,以證明其真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