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體驗

完美主義者的天地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日期2014-09-18T12:52:51

分享:
IWC_Perfectionists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自製的每枚新機芯均由20多個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合力完成,部分工序更是多年努力不懈研究的成果。設計工程師借助頂尖的電腦技術,提出各種製造過成中的解決方案,令人歎為觀止。裝配複雜裝置模組的零件是個極其艱辛的過程,要把組件擠進狹小空間本來就不容易,再以基本機芯的動力驅動裝置更是難上加難。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機芯研發部主管湯瑪斯.高夫曼(Thomas Gäumann)簡單敘述了整個製作過程的動機:「一直以來,我們的目標是要生產出最完美的機芯。」高夫曼的部門共有十多名設計工程師,專門研發品牌基本機芯和複雜裝置模組的精細技術。由約20名專家組成的跨部門團隊,從新發明的構思、設計、製造、實驗室原型試驗到生產製造,都一直保持緊密聯繫。為求盡善盡美,他們不惜努力多年。從原本決定製作98000型懷錶機芯系列,到首位買家戴上配備59210型機芯的柏濤菲諾手動上鏈八日動力腕錶,前後花了將近四年時間。

「一直以來,我們的目標是要生產出最完美的機芯。」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機芯研發部主管湯瑪斯.高夫曼(Thomas Gäumann)

calibre_59000
59210型機芯

設計階段的規格形成表

在沙夫豪森,每個研發專案都由長約半年的全面設計階段開始。高夫曼表示:「我們會討論各種技術方案,如發條盒數目,以及可行的顯示和功能。」在這個階段,來自採購、生產、裝配、實驗室和品質保證等部門的專家會踴躍交流意見。即使一切只屬初步規劃,但眾人已經考慮到後續的製造和裝配過程。工程師在這個階段會運用快速成型概念,以 3D列印機制作新裝置的功能模型,或列印真實大小的工作模型,對實質產品有初步了解。

在每個人的參與和不斷交流下,最終制定出規格清單。這是為了設計工程師提供機芯直徑和厚度等關鍵資料。一系列的要求均經過全面周詳的考慮,訂出自動上鏈系統或動力儲存的規格。設計工程師的工作就是把眾多規格轉化為堅固實用的裝置。他希望這並不能按個人喜好隨意設計,而是按照預定標準和規則在框架內工作。例如,過程中不應生產過多不同的標準零件,盡可能使用曲線設計,因為直線經常會在生產過程中產生多餘材料。而鑽孔的公差也有詳細清單加以規範。

IWC_manufacture

在電腦創作新機芯

鄧尼斯.坦納(Denis Tanner)是其中一名沙夫豪森設計工程師。在取得製錶資格後,他進一步完成生產技術的訓練,現負責機芯設計工作。他經常坐在大螢幕前,運用特殊滑鼠小心翼翼地把上鏈杆置於電腦的三維固體上。最後,他會在螢幕前以各個方向旋轉物件,然後再作調整。全面透過電腦螢幕設計腕錶零件和其組件是個相對較新的發展模式。多年以來,畫板是設計工程師的唯一工具。他們會在透明紙上以油墨繪畫技術圖,整個過程極其複雜,稍有失誤便得再花更大量心思加以糾正。

自本世紀初,電腦輔助設計(CAD)取代了無數繪圖機器。使用者可透過軟體在電腦設計出三維物體。另一優點是,每個組件皆可作獨立觀察,或與相關的裝置部分一同顯示出來。此外,只需輕觸按鈕,任何需要的部分或視圖都可在瞬間產生。儘管電腦技術簡化了不少步驟,但對設計工程師的基本要求卻始終不變。他們不僅要具備專業全面的生產過程和材料技術知識,更要對空間感十分敏銳。

IWC_engineer_team

不斷改良設計過程

即使有電腦輔助,設計新的腕錶機芯仍需花上大量時間。一個又一個的組件,如上鏈裝置、發條盒、擺輪、擒縱裝置,還有所有齒輪和小齒輪,都必須裝配在機芯之中。單是繪製首張草圖便要一個多星期。整個設計過程更長達六個月至一年,期間需反覆作出修正和改進。

頂尖生產技術如LIGA過程(德語縮寫,代表光刻、電鍍和成型)也帶來了新景象。譬如設計師能借用極其精確的技術製作微細零件,從中單獨設計出更高效能的機芯組件,甚或加以整合。完成詳細設計後,便可在立體模型的基礎上製作二維繪圖。這些繪圖都需以國際標準的語言來表達,讓供應商能按規格精確製造所有必需零件。

萬年曆必須有效使用能源

整個複雜模組的研發過程,如大日曆或月相顯示,都遵循相同模式。而所需功能和可用空間亦在規格表內準確列明。設計工程師需確保所有安排達到最佳效果,並且完全符合規定。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工作的拉斯洛.丹薩斯(Laszlo Dancsecs)負責日曆模組的研發。他表示:「我們要組裝185個獨立零件,並在只有2.4毫米的空間內測試七個不同水平的功能,才能製作出萬年曆的數字日期、月份和閏年顯示。」從開始計劃、建構原型、構造到模組首度在達文西萬年歷數字日期-月份腕錶中出現,整個過程歷時超過三年。

由於基本機芯限制了複雜裝置所需的動力,因此成為設計另一難題。工程師要利用最大扭矩,確保日曆模組在規定的動力儲存內如常運作。與此同時,他需要顧及複雜裝置的相互依存關係。

在具數字顯示的萬年曆中,日期顯示每晚會向前推進,期間釋出少量動力,並暫存在彈簧內。到月底,機芯必須取得足夠能量以轉動顯示盤。這意味著,沙夫豪森工程師在設計階段便要為每個顯示盤的扭矩作出詳細計算,並在日曆模組驅動器中,確保圓盤在切換時移至相應的起始位置。為了實現這一點,他們以有限元法(FEM) 製作出電腦輔助的模擬情況。

「我們要組裝185個獨立零件,並在只有2.4毫米的空間內測試七個不同水平的功能,
才能製作出萬年曆的數字日期、月份和閏年顯示。」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的設計工程師,拉斯洛.丹薩斯(Laszlo Dancsecs)

calibre_51613
51613型機芯

高技術效益的解決方案

假如您前來沙夫豪森參觀我們的設計工程部,相信必定對其高度專業化水平留下深刻印象。談及近年製錶業的明顯變化,高夫曼指:「在過去,鐘錶發明往往單靠個人之力,如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或克勞斯(Kurt Klaus)的精湛工藝。時至今天,每一個製錶步驟都是跨部門專家團隊的研發成果。」

時至今日,卓越的技術水平是IWC萬國錶解決機械難題最重要的因素,絕不賣弄噱頭,以實用性為主要。為恪守信念,錶廠在創新設計中注入簡約務實的元素,同時展現出優雅風格。59000型機芯系列便是最新例證。與過往型號相較,沙夫豪森的設計工程師在近期發展出具有更多的功能,如八天動力儲存和日期顯示。這款新機芯現搭載於兩個IWC萬國錶腕錶系列之中,運作更加精準可靠。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