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與我們聯絡

  • 聯絡我們

    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886 0800 655 005
  • 向我們發送電郵
    我們將於24小時內回覆。
    向我們發送電郵
  • 親臨專賣店

    選擇最接近的IWC萬國錶專賣店,隨時蒞臨,或前往IWC萬國錶服務中心,我們樂意保養您的腕錶。

    尋找最靠近的專賣店。
  • 建立預約。

    預約到訪您選擇的專賣店。

    建立預約。
  • 留下意見回饋

    您的寶貴意見對我們非常重要。請在此與我們分享。

更改地區

關閉
搜尋地區
選擇國家/地區
結果
所有地區
所有地區
iwc-ppc-language-
Shopping Bag

Shopping Bag

關閉

登入IWC萬國錶

關閉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日誌

何不將事物複雜化?

何不將事物複雜化?
閱讀時間: 4 分鐘

運送和送貨細則

價格已包含稅項。建議零售價。 價格不含稅項。建議零售價。 建議零售價 可線上購買 我們接受萬事達卡、Visa卡、美國運通、UnionPay 和PayPal

IWC萬國錶設計和結構的幕後大腦,討論全新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突破界限,以及IWC萬國錶獨特的日曆之道

The Eternal Calendar’s 400-years gear of the IWC-manufactured 52640 caliber

全新IWC葡萄牙系列,靈感源自精湛工藝與精密技術的結合,出自工程師改良事物的本能需要。這種需要表現於精密複雜功能、精心製作的錶盤,以及具有雙層箱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的纖薄錶殼設計。

IWC萬國錶創新精神

克利斯蒂安.努普、馬庫斯.比勒,沙夫豪森IWC萬國錶何以如此獨特?

克利斯蒂安.努普(CK):我們是瑞士東北部少數製錶商之一。沙夫豪森與位於瑞士法語區的傳統製錶中心地帶相距甚遠。因此,我們從一開始就走自己的路。我們持續在專家培訓方面投資,發展一整套與工藝相關的技能。除了製錶師和表面修飾師,我們現在也培訓綜合機械技師和設計工程師。

 

馬庫斯.比勒(MB):同樣重要的是以好奇心和創新精神為特徵的企業文化。我在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當製錶師學徒時,參加了幾次比賽。這促成具有噴射引擎風格渦輪的大型飛行員腕錶的誕生。亦因如此,我很高興新款IWC葡萄牙系列手動上鏈陀飛輪日夜顯示腕錶的日夜顯示構思同樣來自一位製錶師學徒。

 

腕錶與機芯組裝部副總監馬庫斯.比勒(左)與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右)

— 腕錶與機芯組裝部副總監馬庫斯.比勒(左)與創意總監克利斯蒂安.努普(右)

我們自視為工程師,因此,質疑事物並希望改進事物,是我們工作的一部份。我們不斷探索可行性的極限,開發功能強大、堅固實用、具備優雅技術設計的解決方案
馬庫斯.比勒
具有海平線藍錶盤之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 IW503703的IWC萬國錶52616型自製機芯
關閉

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

IW503703

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

$1,450,000

18K白金 錶殼, 自動上鏈機芯. 淺藍色Santoni小牛皮錶帶, 錶帶寬 22.0 毫米.

瑞士製造

— 具有海平線藍錶盤之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 IW503703的IWC萬國錶52616型自製機芯

工藝與先進技術的交互作用

IWC萬國錶的方法有何特別之處?

CK:我最初受到我們的創始人啟發,自那時起,我們便發展出一種結合工藝與先進技術的製錶文化。每當需要最高的精密度和準確度,我們都會使用機器——例如,生產誤差許可範圍僅有幾千分之一毫米的部件時。但對於只有人手能夠完成的工作,就不同了。對於自製機芯或複雜功能如陀飛輪的組裝和精密調校,我們完全依賴製錶師的技能和專業知識。

 

MB:是的,組裝和調校陀飛輪的要求極高。新系列採用的飛行分鐘陀飛輪由56個零件組成,僅重0.675克。即使製錶師經驗豐富,處理這些微小而複雜的部件也是個考驗。此外,由於擒縱裝置每隔一分鐘在框架內旋轉一圈,其精密調校亦非常複雜。

 

那麼,IWC萬國錶是如何與工程學結緣的?

CK:我們的美籍創始人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既是製錶師,也是工程師。他在1868年從波士頓來到沙夫豪森,實現他集中生產腕錶的願景。他計劃將瑞士製錶師的技能和工藝與先進的美國製造方法結合,並直接利用莱茵河水流提供動力。這為IWC萬國錶的工程方法奠定基礎。

 

MB:我們自視為工程師,因此,質疑事物並希望改進事物,是我們工作的一部份。我們不斷探索可行性的極限,開發功能強大、堅固實用、具備優雅技術設計的解決方案。以陀飛輪為例,我們為其添上鑽石塗層,使機械裝置更高效。這減少了摩擦,改善機芯的能量傳導,有助提供動力儲備。

 

全新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的月相盈虧顯示,4500萬年後才有一天的誤差。當然,這純粹是理論值。但我們是工程師,必須不斷挑戰極限。誠然,我們有時候也會做得過火
馬庫斯.比勒

不斷挑戰極限

日曆功能是IWC萬國錶工程技術的另一典型例子。

CK:沒錯。我們的製錶大師克勞斯(Kurt Klaus)在1980年代首創了萬年曆。所有顯示皆可同步,並可透過錶冠輕鬆調校。他的萬年曆至今仍為易用性的典範。整個萬年曆裝置包含81個部件,安裝於僅1.5毫米厚的模組中。

 

然而,萬年曆需於不能以400整除的世紀校正。因此,我們推出了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將該概念提升至新的境界。我們的首款永恆萬年曆腕錶考慮到例外情況,至少可正確計算閏年至3999年。

 

MB:是的,是典型的IWC萬國錶。您亦可從月相盈虧顯示看到這一點,我們多年來不斷改良這項功能。1895年的萬年曆腕錶精準至122年後才有一天的誤差;到了2003年,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又改良至577.5年後才有一天的誤差。全新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的月相盈虧顯示,4500萬年後才有一天的誤差。當然,這純粹是理論值。但我們是工程師,必須不斷挑戰極限。誠然,我們有時候也會做得過火。

 

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IW505701可計算閏年至3999年
關閉

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

IW505701

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

鉑金 錶殼, 自動上鏈機芯. 黑色Santoni鱷魚皮錶帶, 錶帶寬 22.0 毫米.

瑞士製造

— 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IW505701至少可正確計算閏年至3999年

永恆曆腕錶之IWC萬國錶52640型自製機芯特有的Double Moon™雙月相盈虧顯示

— 永恆曆腕錶之IWC萬國錶52640型自製機芯特有的Double Moon™雙月相盈虧顯示

精緻裝飾

新款IWC葡萄牙系列腕錶搭載裝飾精美的自製機芯,再次彰顯IWC萬國錶工藝。

MB:我們為該系列所有腕錶配備IWC萬國錶自製的高品質機芯。我們為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開發了IWC萬國錶52640型自製機芯,機芯整合永恆曆裝置。

 

IWC葡萄牙系列手動上鏈陀飛輪日夜顯示腕錶搭載的IWC萬國錶81925型自製機芯。機芯底板鍍金,飾有圓形日內瓦條紋(Côtes de Genève)。裝設發條盒的區域亦經過鏤空。52000型和82000型系列機芯配備以陶瓷製組件加固比勒頓上鏈系統。最後,IWC萬國錶69000型自製機芯——我們堅固可靠的計時機芯,在系列中佔有一席位。

 

 

 

系列所有腕錶的錶盤皆有高品質修飾和動人的美學魅力。這要如何製作?

CK:錶盤製作過程複雜,涉及多達60個單獨的加工步驟。我們首先對精密衝壓的黃銅板進行太陽紋或精細噴砂處理,然後上色。要達到非凡的視覺深度,關鍵是塗上15層透明亮漆,然後打磨至平滑,再拋光呈現高光澤。小錶盤或副錶盤被銑入黃銅板和亮漆層中。

 

印花進一步凸顯三維立體效果,增加深度感。最後以人手安裝嵌入式數字。IWC葡萄牙系列永恆曆腕錶的玻璃錶盤別具一格。錶盤底部印有白色圖案,副錶盤經獨立打磨和拋光。此處的嵌入式時標同樣以人手裝上。

 

纖薄錶殼和雙層箱型鏡面

你們亦為特定錶款重新設計錶殼,現在看起來更輕盈、更優雅。

CK:我們成功在幾何和視覺上裁減了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和IWC葡萄牙系列自動腕錶的錶殼環大小。同時,我們為正面和背面採用箱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提升優雅和輕盈感。這種鏡面的製作過程同樣非常複雜。

 

MB:藍寶石非常抗刮耐磨,是世界上第二堅硬的材質,僅次於鑽石。換言之,其只能以鑽石工具加工。然而,嚴格來說,它不是玻璃,而是合成生產的剛玉水晶。高純度氧化鋁粉末加熱至攝氏2,000度以上。

藍寶石塊由下而上從粉末中長出,然後被切割成棒狀,成為錶鏡的原材料。由於錶鏡呈拱形,所以必須從下方挖輕。銑削工序並不簡單,因為錶鏡僅厚1毫米多,外壁極薄。在此階段,錶鏡表面混濁,經過拋光才會變得透明。

 

感謝克利斯蒂安和馬庫斯分享想法。

 

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的機芯和錶盤,可透過箱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盡覽。
關閉

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

IW503703

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

$1,450,000

18K白金 錶殼, 自動上鏈機芯. 淺藍色Santoni小牛皮錶帶, 錶帶寬 22.0 毫米.

瑞士製造

— IWC葡萄牙系列萬年曆腕錶44的機芯和錶盤,可透過箱型藍寶石水晶玻璃鏡面盡覽。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