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來自沙夫豪森的精湛製錶藝術 來自沙夫豪森的精湛製錶藝術

歡迎蒞臨IWC萬國錶

 

150多年前,美國製錶大師兼工程師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從波士頓來到沙夫豪森。他於萊茵河畔實現了自己的遠大目光,利用萊茵河的水流直接驅動工業化、集中化的腕錶製作。

 

水是一切生命之源,永恆不息的水流能量不僅實現了品牌創立人的夢想,並作為我們的靈感之源,深刻塑造IWC萬國錶的製錶工藝。IWC萬國錶製造經久耐用的產品,以負責任的方式對待我們的地球及其資源,並對那些欣然佩戴品牌腕錶的人們心懷尊重。

 

我們的腕錶經久耐用——品牌自製機芯、堅固可靠的計時腕錶、精密的機械程序日曆以及使用的先進物料都體現了這一長期理念。永恆功能與雋永設計。IWC萬國錶機械腕錶為世代相傳而製造。品牌理念以功能為先,腕錶結合簡約設計與線條,外形流麗並富含文化內涵。

 

我們承諾實現“超越時間的工程設計”,彰顯品牌別具一格的製錶思維。雋永設計,不凡工藝,對人類和地球的至高尊重。

 

signature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首席執政長

克里斯多夫.格萊恩格-海爾(Christoph Grainger-Herr)、 首席執行官

IWC萬國錶腕錶家族傳統

IWC萬國錶腕錶家族傳統

 

飛行員腕錶系列、IWC葡萄牙系列、工程師系列、海洋時計系列、達文西系列及柏濤菲諾系列等IWC萬國錶腕錶家族均有著相當悠久的傳統。它們見證了沙夫豪森四代工程師的創新才華,並且蘊含公司各類製錶技藝:從堅固耐用的日常佩戴腕錶,到專業運動腕錶以至技術高超、精密複雜的高級鐘錶作品。此外,公司更出品超卓複雜型腕錶和IWC萬國錶傳承系列等獨特腕錶。

banner

 

 

 

banner

美國先驅精神巧遇瑞士製錶傳統

美國先驅精神巧遇瑞士製錶傳統

 

1868年,波士頓製錶匠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在遠離瑞士法語區製錶業核心地帶的沙夫豪森創辦了IWC萬國錶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IWC))。他希望將美國的先進生產技術與瑞士製錶匠的精湛技藝結合在一起。他發現,沙夫豪森具備了種種有利條件:現代化的工廠設施、一座水力發電廠——藉助萊茵河的水流為他的機械設備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而最重要的是這裏延續了幾個世紀的鐘錶製作傳統。以IWC萬國錶創始人命名的「F. A.瓊斯機芯」,自IWC萬國錶創業之初,便為其在製錶界奠定超卓的信譽和地位。1885年,IWC萬國錶展現其創新精神,推出以革命性的數字形式顯示小時和分鐘的波威柏(Pallweber)懷錶。19世紀末,IWC萬國錶第一批腕錶隆重面世,其內部搭載了64型懷錶機芯。

 

 

關於IWC萬國錶

關於IWC萬國錶

 

探索沙夫豪森的製錶工藝

 

 

在萊茵河畔擴建工廠

在萊茵河畔擴建工廠

 

瓊斯先生首先在「摩瑟工業中心」(Moser’s Industrial Complex)租用廠房。不久,他便在沙夫豪森最古老建築之一的「Oberhaus」租用更多空間。在1874至1875年間,瓊斯在萊茵河畔的「Baumgarten」(苗圃)建造了新的IWC萬國錶工廠。時至今日,這裏依然是公司總部的所在地。公司總部曾於2005和2008年進行擴建,分別加建了大樓東翼和西翼。

banner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克盡己責,製造可持續產品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克盡己責,製造可持續產品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結合精準工藝和獨特設計,製作造工精美、世代相傳的腕錶。我們的產品有可持續的本質,我們也以負責任的方式製作腕錶。由此,我們努力達成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尤其在「負責任的消費和生產」(Responsible Consumption and Production)、「體面工作與經濟成長」(Decent Work and Economic Growth)等方面。  

 

IWC萬國錶講求透明度,我們也是首個向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提交可持續發展報告的瑞士高級腕錶品牌。報告羅列了八項可持續發展目標,包括我們對雙年報告的承諾,可在此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