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skiplinktext header.skiplinkmenu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選擇另一個國家或地區,以瀏覽您所在地點的內容及進行網上選購。

選擇地點
    更改地區 關閉
    搜尋地區
    選擇國家/地區
    結果
    所有地區
    所有地區

    • ANDORRA / €
    • AUSTRALIA / AUD
    • AUSTRIA / €
    • BELGIUM / €
    • BRAZIL / R$
    • CANADA / CAD
    • CHINA / CN¥
    • CROATIA / €
    • CYPRUS  / €
    • CZECH REPUBLIC / €
    • DENMARK / kr
    • ESTONIA / €
    • FINLAND / €
    • FRANCE / €
    • GERMANY / €
    • GREECE / €
    • HONG KONG SAR, CHINA / hk$
    • HUNGARY / €
    • ICELAND / €
    • IRELAND / €
    • ITALY / €
    • JAPAN / ¥
    • KOREA / KRW
    • LATVIA / €
    • LITHUANIA / €
    • LUXEMBOURG / €
    • MACAU SAR, CHINA / MOP
    • MALAYSIA / MYR
    • MEXICO / Mex$
    • NETHERLANDS / €
    • NORWAY / NOK
    • POLAND / €
    • PORTUGAL / €
    • REST OF THE WORLD
    • ROMANIA / €
    • RUSSIA  / ₽
    • SINGAPORE / SGD
    • SLOVAKIA / €
    • SLOVENIA / €
    • SPAIN / €
    • SWEDEN / kr
    • SWITZERLAND / CHF
    • TAIWAN, CHINA / NT$
    • THAILAND / THB
    • TURKEY / TRY
    • UAE / AED
    • UNITED KINGDOM / £
    • UKRAINE  / UAH
    • USA / $
    • INDONESIA / Rp
    • PHILIPPINES / ₱
    • INDIA / ₹
    • SOUTH AFRICA / R
    • New Zealand / $
    • CAMBODIA / ៛
    iwc-ppc-language-
    Shopping Bag 關閉
    登入IWC萬國錶 關閉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永恆經典:IWC萬國錶柏濤菲諾系列

    IWC萬國錶著名的柏濤菲諾系列,簡約呈現經典設計。製作體現「少即是多」原則的腕錶絕不簡單,堪稱真正的美學成就。一如安東尼.聖艾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ery)所寫道:

     

    歷史上,大部分19世紀的腕錶都將複雜的機械結構隱藏於具有簡潔錶盤和指針的錶殼中。經典懷錶通常帶有筆直的指針,指向平實的時標或纖細的數字。其設計有十足的純正美感和功能性。IWC萬國錶創立初期,也生產過同樣經典的腕錶,大多具備簡單、甚至不具修飾的琺瑯錶盤。

     

    現今的柏濤菲諾系列,正是那份經典純粹美感的成果。系列腕錶不但是製錶傳統的精髓所在,同時成就了散發浪漫氣質的優美腕錶。

     

    一切大概從1940、1950年代的經典IWC萬國錶腕錶開始;當時的錶款設計簡約,結構優良,搭載傳奇的89型手動上鏈機芯。以圓形錶盤顯示時、分、秒的三指針錶款清晰且沒有一絲贅飾。

     

    所謂完美,並非沒有可添加的事物,而是沒有一絲多餘可以摒除

    不過,IWC萬國錶首款以「柏濤菲諾」為名的腕錶,乃演化自懷錶。1970年代,IWC萬國錶研創了一款簡單的懷錶,具有纖幼的羅馬數字、典雅的寶璣式指針,錶盤上設有月相盈虧顯示。

     

    至1980年代初,有一晚,IWC萬國錶設計總監漢諾.布撤(Hanno Burtscher)與時為IWC萬國錶年輕製錶師的克勞斯(Kurt Klaus)在當地酒館見面。兩人偶然討論到將型號5250的經典月相盈虧懷錶改為腕錶,並在餐巾上畫出草圖。其設計與腕錶一樣簡約——筆直的錶耳從錶殼延伸,使懷錶成為今日的型號5251腕錶。成品即是戴於腕上的新款懷錶。

    1980年代中葉,是IWC萬國錶變革的過渡期

    1984年,型號5251推出,旋即獲得「巨型柏濤菲諾」(Giant Portofino)之名。那個年代石英腕錶主導市場,在當時推出尺寸碩大的古典腕錶,實為大膽決定。由於尺寸特大,巨型柏濤菲諾自然是限量之作。

     

    1980年代中葉,是IWC萬國錶變革的過渡期。1970年代中發生的「石英危機」,雖未扼殺整個機械腕錶業界,但已使其大受窒礙。然而,到了1980年代中期,瑞士腕錶看似有復甦的跡象。IWC萬國錶方面,眼光獨到的關特.布魯姆倫(Günter Blümlein)成為品牌的新領袖,並復興了IWC萬國錶的作品系列。他鼓勵克勞斯研創新的萬年曆,並創造了全新保時捷設計(Porsche Design)運動腕錶系列,吸引年輕客戶群。此外,他一心創造經典的腕錶系列,以現代作品展現瑞士腕錶的傳統。

     

    巨型柏濤菲諾催生了該經典腕錶系列。IWC萬國錶決定製作全線柏濤菲諾系列錶款,展現其設計元素。不過,這些錶款尺寸較為傳統,並將延伸至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的各個型號。全新柏濤菲諾系列腕錶尺寸更小,在那個年代為一般尺寸,按今日標準則為小巧。腕錶展現同一種純粹典雅設計——圓形輪廓帶有筆直的錶耳,搭配經典時標和指針的簡約錶盤。

    海邊小鎮柏濤菲諾風景如畫,是浪漫的渡假勝地,流露「美好生活」(La dolce vita)的魅力,在1950年代是巨星名流最喜愛的地方

    全新系列腕錶無可否認,令人聯想到義大利里維埃拉(Riviera)柏濤菲諾小鎮的浪漫風情。海邊小鎮柏濤菲諾風光如畫,是浪漫的渡假勝地,流露「美好生活」(la dolce vita)的魅力,且在1950年代是巨星名流最喜愛的地方。一如現今製作的錶款,柏濤菲諾流露著永恆經典的感覺。其設計雋永:雖於1980年代製作,設計卻源於1950年代。非凡設計總是超越時間界限。

     

    1980年代末的IWC萬國錶產品目錄中記載許多柏濤菲諾錶款。最值得注意的是型號3513——具備日期顯示、直徑34毫米的經典自動上鏈腕錶。由於石英年代的熱潮仍未退卻,IWC萬國錶同時生產了具備石英機芯的型號3331款式。至1990年,品牌推出了更簡練的另一款式——型號3514,並完全省略了日期顯示。

     

    1988年推出柏濤菲諾計時碼錶,型號為3731,錶殼直徑35毫米,無可否認是為了平衡通常較大的計時碼錶機芯。為了保持小巧的特色,IWC萬國錶於1993年生產「超薄」的柏濤菲諾腕錶,直徑僅為32毫米。系列更加入一款柏濤菲諾萬年曆腕錶。

     

    任何經典作品所面臨的最大考驗——尤其是成功作品,在於如何發展、進步、改善,而不喪失本質

    許多女裝錶款亦同成柏濤菲諾系列的一分子。當中包括型號6751、9251、4531,以及鑲鑽的8441。男裝錶款中,不少擁有多款不同的錶盤,有的達20款以上可供選擇,甚至有「軍事風格」的黑色錶盤,其上飾有白色阿拉伯數字。

     

    令這些錶款匯聚一堂的,正是典雅簡練的設計。此系列確實堪稱經典簡約。錶款帶有一種「家族相似性」,可由德國哲學家維根斯坦說明。他假定,許多事物看似擁有一大共同特點,其實可能由許多相似之處連接,並沒有共同的特點。

     

    柏濤菲諾系列,在過去和現在都是IWC萬國錶低調而暢銷的作品。任何經典作品所面臨的最大考驗——,在於如何發展、進步、改善,而不喪失本質。過去20年間,IWC萬國錶推出多個新錶款,實現了這一點。

     

    廣受歡受的小巧型號3513,即帶日期顯示的柏濤菲諾自動上鏈腕錶,於2000年代中進化成較大型的款式——38毫米的型號3533。該錶款最近又成為型號3565,尺寸增至40毫米。

    情感上,珍稀的巨型柏濤菲諾仍是整個柏濤菲諾系列的核心

    經典的柏濤菲諾計時碼錶同樣演化成大型款——41毫米的型號3783。該錶款其後演變成今日的柏濤菲諾計時碼錶,型號為3910,尺寸增至42毫米。不過,這些錶款的尺寸之所以增大,大部分歸因於消費者品味有變;同時,IWC萬國錶亦生產了「中等尺寸」的34毫米柏濤菲諾腕錶,型號為3564。

     

    情感上,珍稀的巨型柏濤菲諾仍是系列的核心。2008年,IWC萬國錶為慶祝創立140週年紀念,推出了「復古系列」新錶款,設計源於各款腕錶的前身。IWC萬國錶為柏濤菲諾系列推出了型號5448的46毫米錶款,具有月相盈虧顯示。該錶款可能啟發了今天的45毫米「8天」柏濤菲諾腕錶,包括型號5101,以及帶了大日期顯示的型號5161。

     

    自1988年至今,每款柏濤菲諾腕錶尺寸雖有增長,但仍保有一脈相承的風格及典雅簡練的設計。過去26年間,柏濤菲諾的款式數目,可能勝過IWC萬國錶其他系列。這是經典設計之價值所在、簡練美學之恆久特質的證明。完美設計的不朽價值,由此彰顯。同時也證明,純粹的概念可以進化,迎合當代的品味。

     

    一位藝術家曾經以「帶著線條奔跑」形容自己的繪畫理念。同樣,IWC萬國錶柏濤菲諾系列純粹如線——並且不畏時間的考驗。

    繼續閱讀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