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機器

瓊斯機芯

針對美國市場生產的卓越懷錶機芯,在瑞士以高度工業化水準製造:1968年,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lorentine Ariosto Jones)帶著這樣的遠見創辦了IWC萬國錶公司(International Watch Company)。第一批瓊斯機芯於1870年完工。瓊斯機芯採取平台策略,擁有特定的「Pattern」(圖案),而「Pattern H」代表了最高的品質。此外與當時瑞士普遍習慣不同,品牌並非使用指形橋板,而是3/4夾板。這種在美國常見的構造有更大的穩定性,而且可以讓小零件的生產更容易、產量也更大。其他特色還包括狼牙上鏈齒輪與精雕細琢的夾板和橋板。所有機芯平衡擺輪的擺動皆可以藉助加長式微調指針——後來被稱為「F.A.瓊斯之箭」——進行調校。

波威柏(PALLWEBER)懷錶

1884年夏天,IWC萬國錶宣告數字時代的來臨:第一批擁有跳時數字的懷錶出廠。這批懷錶以薩爾茲堡製錶師約瑟夫·波威柏(Josef Pallweber)的波威柏系統為基礎,以旋轉圓盤上的大型數字顯示小時與分鐘。當時掌管IWC萬國錶的約翰尼斯·勞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對這樣現代的顯示時間方式非常著迷,於是申請了無指針錶的專利。由於採用具有凹口的齒輪推進十分耗能的顯示圓盤,波威柏懷錶的動力儲備相對較低。雖然IWC萬國錶的確可以大幅改善腕錶設計,但在沙夫豪森生產的約20000枚波威柏懷錶,只帶來短期的暢銷,早在1890年就已經不再生產製造。直到近百年過後,數字時間顯示才與石英錶一起回歸流行。

特別版飛行員腕錶

在飛行仍然時日尚短之時,總裁厄恩斯特·雅各·鴻伯格(Ernst Jakob Homberger)受到熱愛飛行的兩個兒子漢斯·厄恩斯特(Hans Ernst)與魯道夫(Rudolf)的啟發,在1936年推出特別版飛行員腕錶(型號IW436)。人類飛行史的早期,大部分的飛行員仍然使用懷錶,專為飛行員開發的腕錶是真正的創新之舉。這款適合駕駛艙的腕錶以具有防磁擒縱系統的83型機芯驅動。腕錶能在攝氏-40與+40度之間可靠運作,對於當時非密閉式飛機或是沒有暖氣的駕駛艙來說非常重要。飛行時間可透過旋轉錶圈調校。外觀上,黑色錶盤以及大型夜光數字與夜光指針非常引人注目。清晰的儀錶盤風格錶盤設計不僅保證在低能見度的條件下清晰易讀,而且迄今仍為IWC萬國錶飛行員腕錶提供設計靈感。

IWC葡萄牙系列

1939年,兩位來自葡萄牙的進口商向IWC萬國錶訂購了一批大型腕錶,條件是必須像 航海計時儀器一樣精準。葡萄牙商船隊的船長與官員希望能在腕間佩戴一枚「非常大型的腕錶」。沙夫豪森的腕錶設計師將74型男裝懷錶機芯搭載於腕錶錶殼中。獵人式懷錶機芯特別適合這個設計,因為小秒針正好與錶冠成90度角,此外也有出色的走時性能。第一款IWC葡萄牙系列腕錶(型號IW325)的錶殼直徑為41.5毫米,遠遠超過當時普遍的腕錶尺寸。旋轉鐵軌式分鐘圈、阿拉伯數字與纖細的葉形指針突顯出IWC葡萄牙系列腕錶的雋永優雅風格。

85型機芯與工程師腕錶

1950年IWC萬國錶推出第一款自製自動機芯。開發85型機芯背後的靈魂人物是當時的技術總監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這款機芯最重要特徵是高效率的自動上鏈。與當時大多數的系統不同的是,主發條上鏈使用擺陀雙向擺動。偏心顯示圓盤將擺陀旋轉轉換成搖動柱的擺動。兩個固定在搖動柱的棘爪交替拉動或是滑過上鏈輪。如此一來,擺陀的每個細微運動皆可轉換為彈簧的壓力。搭載比勒頓上鏈系統的85型機芯受到客戶與業界的正面迴響,因此也在1955年用於第一款工程師腕錶(型號IW666)。由於越來越多技術設備會在家中產生磁場,工程師腕錶增加了軟鐵內殼,保護機芯免受磁場影響。

海洋時計系列

1960年代時,用氣瓶潛水逐漸成為流行的大眾運動。因此,在1967年的巴塞爾鐘錶展,IWC萬國錶隆重推出品牌的第一款潛水腕錶——海洋時計(型號IW812 AD)。這款腕錶搭載富有傳奇色彩的8541型自動機芯,防水深達200米。這款腕錶並非使用傳統的外錶圈來調校潛水時間,而是在錶鏡下方搭載旋轉錶圈,可以透過第二個錶冠調校。這種設計最大的優點在於內部錶圈不會影響腕錶的防水性能。黑色錶盤以及大型夜光數字與夜光指針在深水中以及能見度差的情況下也能提供極佳的可讀性,如此一來,潛水員便可隨時掌握潛水時間。

IWC萬國錶保時捷設計鈦金屬計時腕錶

鈦金屬非常堅固,而且大約比精鋼輕了三分之一。這種金屬具有極佳的親膚性,並且擁有別具一格的灰色啞光表面。但是鈦金屬很堅硬、不易加工,因此鈦金屬長期以來都被認為不適合作為錶殼。IWC萬國錶仍欣然面對挑戰,與法國航太公司(Aérospatiale)等航太專家深入交換鈦金屬加工知識。1980年,IWC萬國錶保時捷設計鈦金屬計時腕錶(型號IW3700)出產,這是全世界第一款使用鈦金屬錶殼的腕錶。兩年後,這種迷人的材質也被應用於防水深達200巴的潛水腕錶——海洋2000潛水員腕錶,這款腕錶也是由德國工業設計師費迪南德亞歷山大·保時捷(Ferdinand A. Porsche)所設計。在接下來的幾年,IWC萬國錶陸續推出其他創新錶殼材質如黑色陶瓷等,在瑞士製錶界擔任起先鋒角色。

達文西萬年曆腕錶

大概沒有其他腕錶像克勞斯的達文西萬年曆腕錶一樣,對IWC萬國錶的歷史有如此重大的影響。在石英錶危機高漲時,當時的首席製錶師打造出機械式萬年曆。這個擁有82個零件、巧妙簡潔的日曆裝置,結合計時裝置搭載於達文西腕錶系列(型號IW3750),於1985年首次亮相。日曆可自動識別不同月份天數與閏年,到2100年之前都不需要手動調校。即使長時間未佩戴腕錶,也可以透過錶冠輕鬆調校,這可謂是一項別致而優雅的特色。除了高度的操作便捷性以外,四位數的年份顯示也是一項創新,高精確度的月相盈虧顯示只在122年後才會偏離月球的實際週期一天。

大型飛行員腕錶

以飛行員腕錶(52 T.S.C.型)為靈感,IWC萬國錶在2002 年推出直徑46毫米的大型飛行員腕錶(型號IW5002),由此將搭載中等裝置的儀錶盤風格設計腕錶重新帶入奢華腕錶行列。這款時計具有過去歷史中作為設計藍本的經典特色,例如啞光黑色錶盤、箭頭形指標位於「12點鐘」處,大型夜光數字與指針還可確保極佳的讀時性。大型而且特別厚實的錶冠以及加長型錶帶讓人想起飛行的先鋒精神,由於飛行員穿著棉絮襯墊的飛行員連身服以及厚厚的手套,在執行任務前同步腕錶時,十分不方便對腕錶進行設定與上鏈。IWC萬國錶最大的自動機芯——搭載比勒頓上鏈系統的5011型機芯——為腕錶提供必要的動力,擁有7天動力儲備。特殊的機制可在168小時後徹底停頓,因此腕錶不會在主發條矩力減弱時運轉。透過位於「3點鐘」位置的動力儲備顯示,佩戴者可以讀取剩餘動力。

IWC葡萄牙系列SIDÉRALE SCAFUSIA腕錶

IWC葡萄牙系列Sidérale Scafusia腕錶(型號IW5041),是IWC萬國錶有史以來製造過最獨特、最精密複雜的一款機械腕錶。十年來,工程師們一直努力進行這款腕錶的開發與設計,讓錶盤的設計擁有經典IWC葡萄牙系列的風格。專利恆定動力陀飛輪將擒縱裝置從輪系系統的直接動力傳送中解耦。透過釋放絕對均勻力衝量到平衡擺輪,可達到恆定振幅,並因此達到極高的精確度。除了太陽時以外,這款腕錶還能顯示恆星時,每日與正常時間相差約4分鐘。,且經常用於天文學領域。腕錶背面的星圖展示用戶指定地點上方星空在一年中的運行。此外,日出和日落顯示為整體顯示功能錦上添花,並可對夏令時和冬令時予以考量。

 


如需獲得更多資訊,敬請聯繫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公關部

電郵 press-iwc@iwc.com

網址 press.iwc.com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