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

體驗

精確調校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日期2015-04-16T08:52:55

分享:
調校程序含有不同階段,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各展所長,讓腕錶達至最高精準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構建振頻系統、組裝機芯以及作出精確設定,需要數十位經驗豐富的專家協力完成。手動調校腕錶不僅需要技術與耐性,更需要豐富的知識,才能瞭解可能出錯之處與機芯之內的能量流動。

擁有優雅而極致精準的時計是IWC萬國錶顧客的期望。IWC萬國錶計時部門主管克里斯多夫.比勒(Christoph Bühler)解釋:「要機械腕錶顯示正確可靠的時間,其擺輪必須以精準平均的速率振動。」振頻為4赫茲的機芯,腕錶擺輪內的環形擺錘,每秒可完成八次振動。擒縱裝置以正確的振幅鬆開齒輪系,讓秒針精準地在錶盤上前進一格。

雖然聽起來似乎簡單,但實行起來卻極為複雜。腕錶是極為精緻的裝置,具有數以百計運行不息的獨立零件。為確保於任何位置均能運行精準,擺輪的振頻需以人手仔細調校。調校程序含有不同階段,來自不同部門的專家各展所長,讓腕錶達至最高精準。

分享:

所有零件均須精準組裝

第一個階段由計時員負責,為振頻系統進行檢驗與組裝。這份工作講求極為純熟的操作技能,所有零件均須完美精準組裝。擺輪游絲應為擺輪外緣直徑的三分之二,並配有14至16個線圈。外圈使用一套八字形卡鉗進行測量,確保運行正確無誤。就如自行車車輪一樣,即使小小的凹痕都會對速率產生負面影響。計時員也會檢查擺輪樞軸,確保其在軸承上以最低的摩擦損耗運作。計時員也會確保擺輪游絲位處中央,並以扁平狀態運作。只有如此,才能保證之後階段的最佳振頻。

balance_wheel
環形擺錘

為確保於任何位置均能運行精準,擺輪的振頻需以人手仔細調校

手工彎曲寶璣游絲

整個程序最艱鉅的部分在於彎曲擺輪游絲。透過採用亞伯拉罕-路易.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逾200年前研發的理論,線圈外圍會向上折起並覆上螺旋體或游絲的扁平部分。振動時,游絲會均勻擴展並提升機芯準確度。時至今日,IWC萬國錶的寶璣游絲依然為手工彎曲。比勒表示:「雖然特製塑形工具可確保品質一致,但是這項工作更需要靈巧的雙手。」在完成最後一道線圈後,擺輪裝嵌員會將線圈外端插入擺輪游絲上的圓錐螺栓,以此將游絲連接至擺輪夾板。

為舊腕錶重新更換整個擺輪尤其耗費人力。當854型機芯抵達沙夫豪森進行維修時,便需要安內利斯.布爾基(Annelies Bürki)這樣技術純熟的計時員。具有40年豐富經驗的她,毋須任何圖像協助,便能折出古老機芯的特殊造型游絲。根據擒縱裝置的狀態,她可能需要將擺輪樞軸及滾軸更換為衝擊銷、拋光樞軸,以及仔細確保擺輪外緣的平衡。撇開計算、設置、彎曲及最終的將螺栓連接至擺輪游絲來說,上述的工序可能需要數小時才能完成。

組裝期間,製錶師會將擺輪及游絲裝入機芯,進行初步的調校。在為期十天的模擬運行期間,機芯整體均覆有潤滑油,零件也就開始順暢齧合。經過更多修正後,腕錶就能進入精準調校階段。此時,20位製錶師專注於進一步提升裝置的準確度,直至符合嚴格的容差標準。IWC萬國錶精準調校主管凱.史提威(Kai Stiewe)表示:「自製機芯離開我們的工作坊後,在24小時內可最多走快六秒,但是絕不能走慢。」

IWC_watch_parts_overview_972x516.jpg
腕錶是極為精緻的裝置,具有數以百計運行不息的獨立零件
IWC Calibre 98295
IWC萬國錶的98000型機芯

計時機器提供重要數據

為作出精準調校,製錶師需要有關速率的準確資料。過往,製錶師需要耗費數小時,把機芯與基準時鐘作對比,並記錄下所有差異。時至今日,計時機器採用接觸式麥克風以記錄擺輪及游絲所發出的聲音,例如衝擊銷接觸擒縱桿的聲響。如此一來,速率的任何差異或擺輪的振幅就能在數分鐘內辨別出來。現代計時機器會以六個不同位置測量腕錶的這些參數:腕錶向上及向下、錶冠向右、向左、向上及向下。史提威如此解釋這種方法的優點:「我們無法針對佩戴者的習慣而作出所有測試,但是我們能夠取得有助於調校的數據。」

若出現速率錯誤,擺輪振動過快或過慢,那麼腕錶走時便會太快或太慢。如此就必須作出必要的修正,如調節擺輪游絲的有效長度或擺輪外圈的慣矩。IWC萬國錶的98000型機芯中,游絲的有效長度可透過微調針加以調節,該微調針以兩枚細小的針銷連接於擺輪之上。以相反方向來回移動微調針,可讓擺輪振動得更快或更慢。其他IWC萬國錶機芯系列具有無微調針擺輪,其振頻則可透過擺輪外圈的四枚微調螺絲調校。將螺絲向外旋轉,振頻會變慢;向內旋轉則令速度加快。史提威表示:「根據速率誤差的位置,專家就知道應該調校哪裡以及調校什麼部件。」

分享:

精細調校振幅

在一般情況下,振幅的誤差需要透過調校來消除。當振幅過高時,擺輪振動超過理想限制,表示齒輪系輸出過多能量,會對腕錶的準確性造成負面影響。出現這種情況,就需要將擒縱叉寶石略為向外推出。這樣就能提升擒縱輪與擒縱叉間的摩擦,從而增加能量消耗、減少振幅。同時也應該考量叉桿及擒縱輪的尺寸,以及每枚機芯各自不同的齒輪齒距。任何或部分因素均可能影響振幅,這說明每一次調校都有著其特點以及必要性。另一方面,若振幅過低,代表著能量的流失。因此,製錶師須在發條盒至擺輪間仔細探查能量的流動;同時亦要檢查齒輪系的所有關鍵位置是否加以潤滑,並且確保擺動軸心幅度正確。擒縱裝置與擺輪間的相互作用尤其需要注意。只有正確的相互作用,叉桿才能透過衝擊銷有規律地向擺輪提供其所需的能量。

在精準調校階段,振動也受到測量。當腕錶上鏈後,擺輪開始運作需時過長,就是出現振動錯誤。為解決此問題,製錶師會改變擺輪游絲連接至擺輪夾板的位置,並將衝擊銷置於擒縱叉中央。史提威解釋:「腕錶現在開始以穩定的頻率振動,因此即使主發條沒有上滿鏈,腕錶依然能夠準確運行。」

工作中的IWC萬國錶製錶師
高度精準的主要條件,
有賴製錶師及計時員的經驗

由心而發與齒輪系同步

比勒與史提威均認為高度精準的主要條件,有賴製錶師及計時員的經驗。精準調校尤其需要能夠瞭解所有可能導致錯誤的全面知識,以及對能量流動的基本瞭解。通常而言,要達至最佳調校,需要辨別機芯與理解齒輪系運作的能力。比勒總結道:「設定與調校腕錶極為考驗耐性,但當一枚IWC萬國錶最終得以極致精準地運作時,參與其中的人均倍感自豪。」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