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

體驗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文字 — Boris Schneider 日期2015-09-23T00:58:35

分享:
IWC 52010 calibre
除此之外,寶璣游絲亦確保52000型機芯系列的擺輪產生一致的振頻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有時,瞬間就如永恆。有時,時光卻轉瞬即逝。雖然我們對時間的主觀認知是相對的,但時間總是以相同、規律的速度邁進,風雨不改。我們的腕錶記錄下時分秒的常規的步伐。「製錶的終極目標就是『等時性』:或簡單而言,無論振幅或位置如何,擺輪振動都能達至極致規律。」沙夫豪森IWC萬國錶製錶師及工業化項目經理拉斐爾.弗勞恩菲爾德(Raphael Frauenfelder)就是如此以其專長描述製錶業的挑戰。

分享:

旨在產生一致振頻

機械腕錶中,擺輪的作用就如座鐘的擺錘,決定了擒縱裝置鬆開齒輪系的規律振幅,從而讓指針向前移動,其運作動力主要源自主發條中剩餘的能量。「隨著游絲的壓力減少,由叉桿傳送至擺輪的衝力也會變弱,其振幅也會因而減少。但即使振幅減少,衝擊銷依然以近乎相同的幅度推動叉桿。」弗勞恩菲爾德如此描述其中原理。

但是,擺錘的物理特性僅是高精準水平的基礎。機械腕錶由數以百計運行不息的獨立零件組成,因此往往是最細微之處最易出錯。有見及此,數世紀以來,創意無限的天才及獨立發明家均力求提升腕錶的精準度。約於1795年由瑞士製錶師亞伯拉罕-路易.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研發並以其名命名的游絲,為確保擺輪規律振動貢獻良多。

balance_wheel
將擺輪游絲的固定於較高水平,
使游絲更加平均展開
Breguet_Spring
時至今日,IWC萬國錶的寶璣游絲
依然以精妙手工屈曲

扁平游絲無法平均地展開

在寶璣的時代,擺輪依然連接著扁平游絲,而這種游絲的內外側兩端均處於相同的水平。弗勞恩菲爾德這樣描述此問題:「游絲的外側端需連接至螺栓,因此在連接扁平游絲的情況下,螺栓便會妨礙游絲平均展開,從而變得偏離中心。」由於重心不斷改變,因此會令位置出現誤差。不但如此,彈性效果還會導致振動時出現加速或減速情況。位置誤差與彈性等兩大問題,均會對腕錶精確度造成負面影響。

寶璣在實驗過程中,想到巧妙的構思,就是將游絲外側端固定於較其他游絲部分更高的位置,並以獨特方式屈曲最後一道線圈。游絲的此部分就稱為「線圈」:其中包括向上急彎的末端線圈,並跨越游絲頂部,連接至微調針,而游絲末端則固定於螺栓上。弗勞恩菲爾德解釋此巧妙設計的優點:「其獨特的彎曲、固定於頂部的設計,讓游絲時刻平均振動並保持同心圓。」位置誤差與彈性問題迎刃而解,擺輪也能以更規律的幅度振動。

其固定於頂部的設計,讓游絲以同心圓展開

機芯造型各有差異

寶璣線圈末端曲線的彎曲方式並無固定規則。弗勞恩菲爾德解釋道:「其造型視乎不同因素而定,例如擺輪轉動中心與游絲外側終端的固定處之間的距離。」製錶師會使用特別的編號系統辨別不同類型的末端曲線。例如,編號100的曲線,螺栓就直接位於游絲最外端的曲線之上。製錶師會視乎擺輪系統的類別,將各種曲線配對不同類型的機芯。

寶璣游絲面世不久,旋即成為機械腕錶中備受歡迎的品質保證。IWC萬國錶創始人佛羅倫汀.阿里奧斯托.瓊斯(F.A. Jones)同樣採用此特殊彎曲的擺輪游絲,以達到他對精準與創新的嚴格要求。弗勞恩菲爾德說道:「時至今日,IWC萬國錶的寶璣游絲依然為手工屈曲。」即使歷經數個世代,沙夫豪森IWC萬國錶依然傳承並發展精密製錶所需的專業技術與精密工藝。除製錶師外,計時員亦責任重大,他們同樣具有備受認同的專業資格。在IWC萬國錶的最新系列中,51000、52000、59000型機芯系列等均採用了寶璣末端曲線。

卡斯帕里效應修正另一誤差

不只寶璣末端曲線可令腕錶更精確,扁平擺輪游絲亦可令腕錶達致極高精準度。機械腕錶構造複雜,有無數因素影響擺輪。因此,某些物理效應不一定只會帶來負面影響。弗勞恩菲爾德解釋道:「法國航海工程師及天文學家克雷蒂安.愛德華.卡斯帕里(Chrétien Edouard Caspari)忽發奇想,利用扁平擺輪游絲的彈性效果消除系統中的另一誤差。」

卡斯帕里研究游絲內外側槓桿點之間的角度對振動有何影響。他發現在特定角度下,高振幅會導致時計運行速度變慢,而低振幅則會令其變快。此研究結果讓他得以修正瑞士槓桿式擒縱裝置的誤差。隨著振幅降低,擺輪會越難將叉桿來回推動,從而導致腕錶運行速度變慢。弗勞恩菲爾德這樣解釋如此精妙解決之道:「這兩種導致腕錶在不同振幅下運行速度變慢的現象,表示他們之間能互相抵消。」

52000型機芯系列

點撃此處觀賞動畫

擒縱裝置

深入探索「平衡動力」

影響振頻的眾多因素

腕錶中仍有其他因素影響振動。弗勞恩菲爾德表示:「微調針裝置中兩枚針銷之間的距離,可限制擺輪游絲的有效長度,這個游絲的游隙在調校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當距離越遠,游絲壓力減少時,腕錶就會運行得越慢。使用扁平擺輪游絲時,製錶師會在兩枚針銷間採用相對較大的游隙,從而抵消彈性效果。但是,當使用寶璣游絲時便會刻意保持較小距離。此外,製錶師會使用無微調針擺輪,並僅透過擺輪外緣上的微調螺絲設定其振頻。

達成等時性的方式各有不同。有時,製錶師會深入研究,研發出有別尋常的方式,讓物理現象共同作用或互相排斥。弗勞恩菲爾德總結此系統的優點:「寶璣游絲的技術卓越之處,在於其為整個系統消除了數種誤差。」寶璣或卡斯帕里等卓越人士為腕錶內部運作作出重大貢獻,更提升了這種複雜裝置的魅力所在。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時光飛逝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