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

體驗

時光飛逝

文字 — Manfred Fritz 日期2015-06-24T15:34:52

分享:
IWC Portugieser Tourbillon Mystère Rétrograde
飛行分鐘陀飛輪堪為機械精心傑作,備受鐘錶鑑賞家的矚目

每當問及最喜愛的複雜功能,製錶師都會不約而同地答道:陀飛輪。

事實上,陀飛輪的製作要求甚高。嚴格來說,這個裝置在今天看來,彷彿顯得有點不合時宜。在搭載多項複雜功能的葡萄牙系列陀飛輪腕錶作品中,「飛行」陀飛輪這項極致精巧的製錶傑作,其實無法真正飛翔。這無疑是件憾事。不過,此精巧裝置總是展現出無比的魅力,深深吸引著鑑賞家。對他們來說,腕錶只有兩種:配備陀飛輪的以及沒有搭載陀飛輪的。

IWC萬國錶在小型專門工坊內打造令人夢寐以求的陀飛輪,從工坊的窗戶往外看,可俯瞰萊茵河緩緩流動的景致。漢斯約格.凱特拉斯(Hansjörg Kittlas)等製錶大師單憑肉眼,在此組裝一枚又一枚近乎無法看見的細小零件,逐步製作出這件饒富生命力的精密製錶瑰寶。其製作過程所牽涉的多種手工技藝,讓這些作品更顯珍貴。以IWC萬國錶為例:在凱特拉斯的同事中,只有兩個人掌握相關頂尖工藝。當中包括製作三問報時、配備恆定動力陀飛輪的葡萄牙Sidérale腕錶,以及超卓複雜型腕錶。

分享:

但最引人注目的始終是陀飛輪,這個細小的旋轉擺動裝置不再藏於錶蓋背後,而是真正展現於世人眼前。不少人對這件傳奇之作都存有疑問。例如:搭載陀飛輪的腕錶才是一只好的腕錶?為何搭載陀飛輪的腕錶如此昂貴?陀飛輪能否保護機芯,免受地心吸力影響?讓我們逐一解答這些問題。

陀飛輪是巴黎錶匠亞伯拉罕-路易.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在1795年採用的權宜之計,即使由他親自製作的懷錶,也難免受到錯誤報時的困擾。這對於一位製錶大師而言絕對無法接受。正當其他錶廠試圖通過改變物料和生產方法修正錯誤,寶璣另闢蹊徑,終於他找到一個解決方案。

首先,要了解運作原理。在理想情況下,懷錶擒縱裝置中的擺輪游絲和擺輪處於絕對平衡狀態,也就是說,重心恰好在擺輪桿的中央。而在寶璣的年代,主要問題是重心會在擺輪游絲和擺輪外緣出現誤差。受地心吸力影響,不同垂直位置上產生的速率波動不斷增加。

HANSJORG KITTLAS
漢斯約格.凱特拉斯--特殊腕錶部門主管

在IWC萬國錶的專業部門內,製錶好比製作一級方程式賽車

陀飛輪
陀飛輪(tourbillon),字面意思為「旋風」,一直被視為機械製錶的終極成就

寶璣意識到他無法通過既有方式解決問題,但至少可以有所改善。而這正是其創新意念的開端。他把整個擺動系統以及由擺輪外緣、擺輪游絲、擒縱輪和叉桿組成的擒縱裝置,組裝於一個精巧鋼制的框架底部。再由軸承固定頂部和底部,懷錶的輪系則帶動裝置每分鐘旋轉一周。

當然,單憑這項操作並不足夠。框架內的擒縱裝置亦需要動力。要做到這點,一般用於推動擒縱輪的第四輪被安裝於框架下方,並固定在一塊橋板上。擒縱輪的細長分輪穿過(旋轉的)框架下半部的孔洞,並與固定第四輪的輪齒嚙合。如此一來,分輪實際上是與框架一同圍繞齒輪旋轉。除了框架轉動外,此安排亦可確保擒縱輪、叉桿、擺輪游絲和擺輪在框架內一同旋轉。透過這種方式,寶璣克服了地心吸力的影響。

在一分鐘的前30秒內,腕錶的運行會較慢,而在後30秒則會以相同程度增加運行速度,從而抵銷不均情況。這個裝置於1795年首度亮相,至1801年在巴黎取得「Régulateur à Tourbillon」(陀飛輪調速裝置)的專利保護。陀飛輪意即「旋風」,伴隨框架與擒縱裝置的一系列運轉動作,這幅迷人的景象的確名符其實。

分享:
Portugieser_tourbillon_mystere_retrograde_IW504601_front_Back_972x426
三項頂尖製錶裝置:陀飛輪、7天動力儲備和逆跳日期顯示--型號IW504601

從製錶角度出發,陀飛輪的製作就如一場心臟外科手術,務必精準至極。只有最傑出的專家才能參與其中,至今依然如是。多年來,這個超卓的製錶複雜裝置經歷持續改進。其中,格拉蘇蒂製錶學院院長阿爾弗雷德.海威格(Alfred Helwig)帶來了重大貢獻。1920年,他發現固定在陀飛輪框架上、具頂部軸承的橋板,嚴重阻礙視線,令人無法飽覽這項迷人的機械裝置。於是,他把固定裝置的位置調整到框架底部。

海威格的發明彷彿能在空中盤旋,因而被稱為「飛行」陀飛輪。當然,這只屬錯覺。IWC萬國錶的設計工程師在葡萄牙系列陀飛輪腕錶中,進一步演繹這個意念。他們將熱處理以及陽極化處理的黑色輕金屬打造框架下半部,而外部齒輪則與陀飛輪分輪嚙合。整個框架在穩定的藍寶石球形軸承中旋轉,摩擦度非常低。要說得更動人的話,一名錶匹曾生動地把陀飛輪的運動形容為永不落幕的「空中表演」,在那宛如「黑洞」般漆黑的背景中不停上演。儘管陀飛輪的直徑只有11毫米,卻足以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此裝置由82個精巧零件組成,其組裝工序本身就是一項巨大挑戰

IWC萬國錶每天都在專業部門內打造這個製錶界的一級方程式賽車。唯一不同的是,這裡十分安靜,講求的是無比耐心。漢斯約格.凱特拉斯和他的同事把全部精力投放於齒輪、分輪、螺絲和游絲上,在各者之間的狹窄縫隙中游走。他們就像操控起重機般,利用鑷子逐一把零件放到所屬位置,測試各者功能,並在必要時加以修銼和拋光。由82個零件組成、重量僅為0.653克的陀飛輪,分開裝配於一塊小型橋板之上。

在有需要時,錶匠會把超薄金質墊圈固定在砝碼螺絲的底部,以確保擺輪完美平衡。彎曲的寶璣游絲固定於適當位置,叉桿和擒縱輪的定位準確,鋼製框架亦安裝穩妥。凱特拉斯還裝配了51900型機芯。他表示令人感到興奮和滿足的時刻,正是陀飛輪和鐘錶首度接合之時,也就是發條盒輸出動力、齒輪系成功連接、陀飛輪開始轉動的那一刻。在此之後,整個裝置會被拆解、上油並重新組裝。整個過程,包括組裝外殼,都是由一位製錶師全程負責。

陀飛輪
從製錶角度出發,陀飛輪的製作就如
一場心臟外科手術,精準至極

超大型51900型機芯的振頻為2.75赫茲。結合配備陶瓷棘爪的比勒頓上鏈系統、實心金質上鏈擺陀以及藍鋼螺絲,品牌決心打造一系列全新的自製機芯。考慮到此款腕錶設有逆跳日期顯示功能,長達七天的動力儲備因此成為一大優勢。在一枚透過佩戴者手臂運動來驅動機芯的腕錶中,陀飛輪已經不再體現並最初的功能,但其更勝一籌的性能卻是毋庸置疑的。因為,即使是最微小的細節,均是出自擁有多年經驗的大師之手。對於這項獨特裝置而言,再也沒有形式上的限制。工藝本身已令其成為不可多得的珍品。

那麼,讓我們再次回到這個問題:為何這項複雜裝置至今依然存在?正如之前解釋過的那樣:因為腕錶依然有其存在的價值。配備陀飛輪的腕錶亦然。這個裝置如此珍稀,一般人看到它的機會與在沙夫豪森(Schaffhausen)的Fronwagplatz廣場上遇見一隻西伯利亞虎的機會一樣小。作為一款具有70年歷史的經典之作,葡萄牙系列陀飛輪腕錶將其最獨特的功能設於12點鐘位置,呈現一場精彩絕倫的視覺盛宴。換言之,陀飛輪的功能實用性早已不是重點。

在閑暇時,漢斯約格.凱特拉斯駕馭更大型的機器,譬如他的高性能的寶馬汽車,他略帶調侃地說:「有些人喜歡在家裡坐在水族箱前欣賞,這是他們放鬆身心的方式。欣賞陀飛輪也是同樣的道理,它能為您的生活帶來和平與寧靜。」

探索更多文章
IWC 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 Sketch
腕上永恆

克勞斯(Kurt Klaus)擔任IWC萬國錶製錶師主管時,將公曆的眾多不規則性轉化為機械程序,能夠完美運作至2499年而幾乎毋須任何調校。

Ingenieur Constant-Force Tourbillon
恆定動力

IWC萬國錶的恆定動力裝置可確保擒縱裝置提供極致均衡的動力,從而締造無與倫比的精準度。

breguet_spring
提升精準度至線圈程度

部分IWC萬國錶的機芯中,擺輪外緣會沿著寶璣游絲來回振動。由人手精雕細琢的末端線圈以其完美的規則性,在擺輪振動時擔當重要角色,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

IWC Portugieser Annual Calendar
IWC年曆腕錶:
全新精巧永恆之作

最新推出的IWC葡萄牙系列年曆腕錶,配備52850型自製機芯,不僅彌補了萬年曆和日期顯示之間的差距,而且只需在二月底以手動調校一次,便可減少年曆衍生的問題。如此容易。

IWC 52010 calibre
精巧的比勒頓自動裝置與頂尖的
工程技術相結合

自動腕錶能夠持續運行的關鍵,在於佩戴者的手腕運動。60年來,IWC萬國錶自製的自動機芯一直由阿爾伯特.比勒頓(Albert Pellaton)研發的棘爪上鏈系統所驅動,並經過不斷的改良。最新的52000型機芯系列採用了頂尖的陶瓷技術,令機芯幾乎不受磨損。

精確調校

為了讓IWC萬國錶腕錶運作精準,必須仔細調校擺輪振頻。

Unruhreif_Spirale.jpg
平衡動力

即使主發條的壓力減少,機械腕錶仍能準確顯示時間。在過去300多年間不斷改良的擒縱裝置,正是當中的幕後功臣。

IWC 52000 Calibre Movement
IWC萬國錶
全新專利52000型機芯系列

自家研製的全新52000型機芯系列將會作出多項技術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