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腕錶世代保持良好運作的工藝

不論跋山涉水抑或商務旅行,IWC萬國錶的擁有者都知道——無論路途再艱難,腕錶都會與其相伴一生。只要定期保養,品質優良的時計能夠可靠而精準地運作多年。遍佈全球的IWC萬國錶製錶師受過專門訓練,確保維修保養過程專業,達致瑞士獨有的優質水平。特別老舊或複雜的時計將送返位於沙夫豪森品牌總部的工作坊,細心整修。即使是年代可追溯至品牌早期的珍罕收藏品,亦可重獲新生。

 

時常佩戴的腕錶經受許多考驗,如震盪、撞擊、汗水中的鹽分、溫度的驟變。不只如此,腕錶機制一年365日24小時持續運作,本身亦會折損。部件承受許多磨擦,便開始出現損耗的跡象;品質再高的潤滑劑,也會老化。IWC萬國錶客戶服務總監Andreas Voll如此總結:「一如別的機械裝置,腕錶要持久運作完好,精準到極致,便需定時保養。」

IWC萬國錶內外如獲新生,我們才會將其送返回錶主手中—
—IWC萬國錶客戶服務總監Andreas Voll

這個年代,所有電子玩意都要天天充電或重新啟動;因此,機械腕錶不需多加操縱便能持續完美運作,實在難得。每隔五年,腕錶才須進行一次完整保養。首先,製錶師會將機芯拆解成獨立的部件,逐個細心檢查,清除積聚的灰塵和殘餘的潤滑劑,再重新組裝機芯。過程中會更換有缺陷或損壞的部件。精心潤滑過後,將腕錶重新啟動,小心檢查機芯的精確度,需要時調整擒縱裝置。製錶師亦確保計時碼錶或萬年曆等複雜功能運行無誤。

保養貴重腕錶猶如水療

如您所料,IWC萬國錶完整保養亦包括錶殼——畢竟,品質優良的腕錶也需要同樣品質的外觀。例如,如果錶殼有刮痕,便需進行拋光、磨光。鐳射焊接將凹陷或不平整處修平,令腕錶回復原來的光澤。

 

這一切工序都需要時間。拆散、清潔、重新組裝機芯,然後整修錶殼和錶鏈,最後進行需要測試和檢查,如防水性能測試,可花費數週。Voll語帶自豪地稱:「IWC萬國錶回歸錶主手中時,內外皆如新。」

 

保養須於佩戴者可接受的時間內熟練地執行並完成。畢竟,沒有人想和心愛的腕錶分開太久。為與全球顧客關係更密切,沙夫豪森IWC萬國錶在各大洲建立了由25個服務中心組成的網絡,從慕尼黑到達拉斯及北京,從悉尼到杜拜,無遠弗屆。Voll解釋道:「如此一來,我們可減省保養所需時間,讓錶主比以前更早取回腕錶。」努力確實有回報——大部分保養維修工作都在4至6週內完成。

覆蓋全球、品質頂尖的瑞士保養服務

當中的重大考驗之一,在於培養所需的製錶知識,尤其大體上沒有類似傳統工藝文化的亞洲。為確保要求嚴格的保養工作在全球皆以同樣的瑞士品質高水平執行,IWC萬國錶投入大量資源,為員工培養所需的專業知識。

 

瑞士製錶培訓與教育計劃(Watchmakers of Switzerland Training and Educational Program, WOSTEP)為海外的製錶師提供兩年制課程,了解製錶的基本原則。其後,學員可從多個與IWC萬國錶相關的額外課程中選修。Voll說明道:「學員可學到全面的知識,從基本的機芯到萬年曆等複雜功能皆包括在內。」建立如此水平的專業知識,必須投入大量的時間和資金。Voll團隊中的瑞士製錶師全年奔走各地,確保IWC萬國錶學員的培訓水平達標。

 

保障各地都有足夠的備用部件,是另一個大難題。IWC萬國錶目前的作品系列建基於六款自製機芯,囊括數十個錶款及限量特別版錶款。Voll表示:「約有4萬種不同的備用部件集中存放在瑞士,包括齒輪、指針、錶盤、封蓋、發條盒等。每年,我們向全球各地的服務中心供給約100萬個零部件。」

珍品背後的小故事

基本的保養維修工作,主要在服務中心執行。不過,如果腕錶格外古舊,或具備陀飛輪或三問裝置等複雜功能,就必須送往沙夫豪森處理。在沙夫豪森,腕錶將由技藝精湛的巧匠精心保養,有的甚至擁有40年經驗。

 

Jürg Rüeger便是其一。1974年,他在IWC萬國錶當上製錶學徒,開始學藝。今日,他不時發現所維修的錶款,是年輕時自己組裝的。他為此感到滿懷熱情:「重遇舊款工程師或葡萄牙航海精英腕錶,總是讓我感到心頭暖暖的。」Rüeger的工作檯上放著一系列任何收藏家看了都會大感興趣的珍罕時計。其中包括一款保存極佳的波威柏(Pallweber)懷錶,具備數字顯示,源自1890年;旁邊是馬克十一飛行員腕錶,1948年製,搭載89型手動上鏈機芯。最後是一枚古舊而著名的52型懷錶機芯,仍具備所謂的補償擺輪。

這種錶款,背後往往有段個人的歷史。譬如說,不只一次,IWC萬國錶製錶師得為塞滿奶油或橄欖油的機芯清潔——皆因錶主笨拙地自行嘗試潤滑機芯。還有個常聽到的故事是,有位顧客忘記腕錶放在家中哪裡。30多年後,她搬家的時候找到包裝還是原封不動的腕錶。原來腕錶掉在暖氣裝置背後,一直無人發現。由於持續受熱,潤滑油已變硬。即使如此,IWC萬國錶專家修復師仍能解決此問題,將運作完好的腕錶歸還予大感欣慰的錶主。

品牌成立初期的珍貴作品

腕錶款式越舊,便越難物色備用的零部件。有時,Rüeger要去一趟深藏於沙夫豪森總部地窖的「寶庫」。房間有特別的除濕、防火設計,只有少數員工有權進入,其內存放著數以萬計且非常稀有或年代久遠的備用零部件,並分別用防油紙包裝,以鉛筆標示。這些藏品可追溯至IWC萬國錶約於1870年創立之初。這裡也是舊式工具的貯藏處,如專門用於調整舊款機芯擺輪的特製器材。

 

有時候或有偶爾情況,待修的腕錶年代久遠,或是珍貴的收藏品,品牌便不惜人力和工本,由製錶師自行製造修復腕錶所需的部件。但是,有的腕錶——如經歷火災或水災的腕錶,經驗再豐富的維修專家也愛莫能助。

 

Voll總結道:「我與世界各地的腕錶愛好者聯繫,總是為他們對我們的腕錶的熱忱、對腕錶設計的賞識感到驚奇。」這份熱忱,還可以直接展示出來——許多年來,佩戴者都將IWC萬國錶定期送回,進行保養。對Voll來說,這就證明在沙夫豪森製作的時計不只是時尚飾品或一項投資,更可與擁有者世代相伴。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