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skiplinktext header.skiplinkmenu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更改地區
搜尋地區
選擇國家/地區
結果
所有地區
網上商店

  • ANDORRA / €
  • AUSTRALIA / AUD
  • AUSTRIA / €
  • BELGIUM / €
  • BRAZIL / R$
  • CANADA / CAD
  • CHINA / CN¥
  • CROATIA / €
  • CYPRUS  / €
  • CZECH REPUBLIC / €
  • DENMARK / kr
  • ESTONIA / €
  • FINLAND / €
  • FRANCE / €
  • GERMANY / €
  • GREECE / €
  • HONG KONG SAR, CHINA / hk$
  • HUNGARY / €
  • ICELAND / KR
  • IRELAND / €
  • ITALY / €
  • JAPAN / ¥
  • KOREA / KRW
  • LATVIA / €
  • LITHUANIA / €
  • LUXEMBURG / €
  • MACAU SAR, CHINA / MOP
  • MALAYSIA / MYR
  • MEXICO / Mex$
  • NETHERLANDS / €
  • NORWAY / NOK
  • POLAND / €
  • PORTUGAL / €
  • REST OF THE WORLD
  • ROMANIA / €
  • RUSSIA  / ₽
  • SINGAPORE / SGD
  • SLOVAKIA / €
  • SLOVENIA / €
  • SPAIN / €
  • SWEDEN / SEK
  • SWITZERLAND / CHF
  • TAIWAN, CHINA / NT$
  • THAILAND / THB
  • TURKEY / TRY
  • UAE / AED
  • UNITED KINGDOM / £
  • UKRAINE  / UAH
  • USA / $

iwc-ppc-language-
Shopping Bag
登入IWC萬國錶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

時光流逝,華美呈現

錶盤堪為任何機械腕錶中的矚目主角,因此設計與修飾均必須符合最嚴格的美學標準。其製作過程中融匯各方面的不同工藝,如浮雕、拋光、裝飾、電鍍及印刷。目前,IWC萬國錶系列共有100多款錶盤,部分錶盤極臻複雜精妙,深深吸引鐘錶愛好者的目光。

 

不經意的瀏覽錶盤,便可得知時間。如今,時間顯示無處不在;而這一切都源於1300年左右面世的首個齒輪時鐘。對於品質卓越的腕錶而言,錶盤不僅只是顯示時間的背景,更是腕錶面向世界的面貌,必須符合嚴格的美學標準,因此,錶盤的製作過程極為複雜費時:IWC萬國錶錶盤及指針負責人馬克思.維德曼(Max 

Werdermann)解釋:「製作錶盤包含一百多項獨立步驟,融匯多種工藝,如浮雕、拋光、裝飾、電鍍及印刷。」

 

大部分IWC萬國錶腕錶的錶盤由黃銅圓盤製成,這種銅質合金的其中一項主要優點,在於其相對容易加工。在飛行員腕錶及工程師系列中,則採用鐵製作錶盤。在此款腕錶中,錶盤也是軟鐵內殼的上半部份,保護機芯免受磁場效應影響。加工過程的首要階段中,會使用特製塑型工具以數十噸的壓力壓印在圓盤之上,從而打造適用於計時功能、日曆、動力儲備顯示及小秒針的小錶盤。裝飾圖案也能透過壓印方式呈現於錶盤之上。

物料經過熱處理,以提升性能

最後,將這些圓盤置於烤爐中,以約800攝氏度的溫度冶煉。冷卻後,並再次加熱至其熔點之下。這種淬火/冶煉交替過程要連續進行達15次。「進行熱處理的原因在於找出硬度與柔軟度的理想平衡。我們需要提升物料的性能,這樣在進行後續加工時就不會斷裂或破碎。」維德曼總結道。過程完成後,圓盤就會裁切成最終的尺寸,並同時打出中央孔洞及日期顯示窗。這個空白錶盤會被打磨至其約0.5毫米的最終厚度,並加以拋光,令錶盤表面如鏡面一般明亮照人。

在法語中,這道工序被稱作「BROSSAGE」,可以打造出不同的修飾效果。

使用金屬纖維刷為錶盤進行最後修飾

許多錶盤均具有獨特裝飾。經過拋光後,錶盤會與其他組件一同以金屬纖維刷加以處理,在法語中,這道工序被稱作「Brossage」,可以打造出不同的修飾效果。例如陽光放射狀飾紋,修飾線條如陽光般於錶盤中央四散而出。這種修飾也出現於柏濤菲諾系列的岩灰色錶盤之上。IWC萬國錶也首次在工程師計時腕錶銀箭特別版錶盤上採用珠形紋飾,此魚鱗般的拋光手法,主要用於修飾機芯零件。

Alt text TEST

以彈性墊為錶盤印刷圖案

錶盤的顏色不可因為接觸密封於錶殼內的空氣而有任何改變。因此,錶盤表面會塗上一層透明漆膜,以防止氧化。此步驟須於潔淨的室內進行,同時應保持特定的溫度、濕度及壓力。只有在此情況下,錶盤才能進行移印工序。使用彈性矽膠墊(彈性矽膠塞),將油墨由印刷版的凹凸刻紋轉印至錶盤。多達10個印刷版(或凸印版)逐一轉印至錶盤,當中包括IWC萬國錶標誌、分鐘圈及小錶盤內的數字,或「Automatic」字樣。

在電鍍槽浸染錶盤,煥發動人色彩

為錶盤染色可稱得上是整個製作過程中最為複雜的階段。大部分採用的方式是電鍍。在電鍍槽中,錶盤覆蓋了一層貴金屬的金屬離子,隨後連續經歷數個處理工序。例如,錶盤會首先鍍上鎳,以防止腐蝕,之後才在後續的階段中染上色彩。電鍍主要用於鍍銀或鍍金,然而,鍍鎳卻能營造出深淺各異的黑色或灰色色調。維德曼解釋:「最終色彩取決於多項不同因素,如溫度、浸染時間及電壓。」要確保成品始終如一,則需要多方面的專業知識與多年經驗相輔相成。

部分錶盤會在真空室內上色

不過,電鍍藍色或棕色色調的持久度並不理想,因此IWC萬國錶決定採用物理氣相沉積法(Physical Vapour Deposition,PVD)為錶盤上色。PVD是創造極為密集鍍層的理想方式,而且厚度僅為不足一微米。進行此工序之前,錶盤需先以電解方式鍍鎳及鍍金。電鍍完畢後再進行PVD塗層,期間錶盤會放置於真空室內,噴灑上氣態金屬離子。最終色彩取決於多個條件,主要為程序的特定環境以及塗層的厚度。葡萄牙經典計時腕錶「勞倫斯體育公益基金會」特別版的湛藍錶盤正是以此製成,與閃爍的精鋼錶殼交相輝映,華美矚目。

為錶盤染色可稱得上是整個製作過程中最為複雜的階段。

嵌入式時標讓立體層次躍現眼前

製作過程的最後階段就是嵌上時標。這些精巧的時標或數字為錶盤營造清晰精確的空間顯示。嵌入式時標以各式複雜工藝製成,並採用鑽石尖頭工具雕刻造型,最後再打磨出光滑鏡面效果。根據錶款的不同,時標也可能會鍍上夜光塗層。製錶師會以鑷子將時標放置於預先鑽好的孔中,並鉚接至錶盤。部分腕錶也會設有卡圈,這些如項圈般的邊框以按壓方式安裝於錶殼或直接鉚接至錶盤。葡萄牙計時腕錶設有四分之一秒刻度,讀時更為精準。

款式眾多:簡約複雜,一應俱全

IWC萬國錶當前系列共有100多款錶盤,由飛行員腕錶中的簡約錶盤以至顯示極為複雜的錶盤不等。我們經常發現錶盤的數字與錶盤其他部分的顏色不同。空白錶盤上了一層基本色彩後,就會完整覆蓋一層防護漆。數字隨後就會研磨至出現黃銅,而整面錶盤就再次進行電鍍。

 

「在第二次電鍍過程中,金屬離子僅會沉積到曝露於外的黃銅,其餘部分則保持原狀。」維德曼解釋。例如,飛行員計時腕錶聖艾修伯里特別版就擁有棕色錶盤,而小錶盤則是於其後階段鍍銠而成。

 

2014年IWC萬國錶推出的柏濤菲諾中裝系列,再次採用珍珠母貝製作錶盤。珍珠貝母源自經過打磨拋光的珍珠蚌貝殼。這些錶盤的基本圓盤也是以黃銅製成,然後再於表面覆蓋厚度僅為0.2毫米的珍珠母貝。珍珠母貝的花紋為錶盤營造矚目深邃的光學美感。添飾璀璨鑽石後,錶盤更顯瑰麗奪目。寶石以一種特別的手法,鑲嵌至錶盤上被稱作「Chatons」的圓環。

沙夫豪森專家,力臻完美

IWC萬國錶的製錶師均是完美主義者,總是孜孜不倦致力於為眼光獨到的鐘錶愛好者呈獻令人驚艷的鐘錶傑作。工程師恆定動力陀飛輪腕錶正是他們努力耕耘的非凡成果。這款時計上的月球表面是以雷射方式刻畫於細小的黃銅圓盤之上,然後再進行PVD鉑金塗層。正是如此精雕細琢的工序,才能成就出栩栩如生的立體月球表面。

 

工程師萬年曆數字日期-月份腕錶具備另一令人震撼的特色。經過PVD塗層處理的礦物水晶圓盤,為三個小錶盤帶來與別不同的霧色效果,同時更搭配夜光嵌入式時標以及罕有的眾多印刷細節。維德曼總結道:「我們經常投入數個月的時間,研究完美的製作工序。」也正是這些看似難以跨越的挑戰,鞭策著IWC萬國錶的專家們精益求精,力創高峰。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