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時聲響

腕錶內部響起一連串悠揚的鐘聲,依指示報讀準確至分鐘的時間。從前,人們依靠三問功能獲悉時間,即使在漆黑中亦不例外。這項裝置由二百多個獨立零件組成,可說是腕錶之中最精密的複雜裝置。IWC萬國錶憑藉1990年推出的傳奇超卓複雜型腕錶,首度登上精密機械的巔峰。時至今天,三問功能在葡萄牙腕錶系列中依然佔據重要地位,並繼續獲得一眾腕錶愛好者的垂青。

 

現今的社會晝夜的界線相對模糊,街燈與眼花繚亂的霓虹燈讓黑夜光如白晝。通過鳴鐘報時的三問裝置讓人想起從前沒有電燈和夜光指針的日子。第一枚三問錶在17世紀面世。直至20世紀初,這個裝置才首度應用於腕錶之中。只要完全按壓錶殼側面的三問滑片,內裡的複雜裝置便會透過小型音槌敲響錶殼內的音簧,繼而把錶盤顯示的時間轉換成一連串的鈴響。首先敲擊低音音簧報出小時,之後輪流敲擊低音和高音音簧報出刻鐘,最後敲擊高音音簧報出分鐘。

第一枚三問錶在17世紀面世

三問裝置具備獨立能源

與計時碼錶或萬年曆不同,三問裝置具備獨立能源,而非依靠基礎機芯提供動力。這項設計極為重要,因為多個消耗動力的槓桿活動會在三問裝置啟動後相繼展開。按壓三問滑片後,約10厘米長的發條隨即捲動。其儲存動力足以敲響最長的聲音序列,腕錶在12時59分便會發出這個長達32下的響聲,一天兩次。此巧妙的「順利報時或鴉雀無聲」機制確保三問裝置不會發出不完整的鳴鐘序列。只有在完全按壓三問滑片的情況下,搖桿和鉤扣才會鬆開撞擊輪系。

Minute System,型號3770

通過蝸輪把時間傳送至三問裝置

撞擊輪系如何知道應敲響多少次音簧?在談及鳴鐘序列時,凱特拉斯解釋:「整天時間會通過一系列與指針同步推進的蝸輪作傳遞。」時鐘、刻鐘和分鐘蝸輪各有不同升降角度、齒輪深度和槽口。就像早期電腦技術發展的穿孔卡,可透過機械讀取蝸輪的序列。IWC萬國錶設計的一大特點在於分輪並非基礎機芯和三問裝置之間的接觸點。事實上,分鐘輪的轉動旨在把時間資訊傳送至蝸輪。研發人員以此方式清楚分隔三問裝置和超卓複雜型腕錶的日曆組件切換推力,並確保過程不受干擾。

 

即使三問裝置處於靜止階段,基礎機芯亦不會停止提供時間資訊。不過,這些資訊只會在完全按壓三問滑片和拉緊發條的情況下才被讀取。與此同時,多個槓桿與蝸輪嚙合,並讀取傳送至撞擊輪系的敲響次數。這項資訊會經分配器發送至兩枚齒條,一枚用於時鐘和刻鐘,另一枚用於分鐘。隨後,這些齒條上的齒口會啟動「集結棘爪」,從而敲響音簧。在上鏈階段,兩枚齒條會準確移至一個特定點,使正確數量的齒口在集結棘爪背後停動。這一切都在幾分之一秒內發生。

只有極少數的製錶師掌握這種技術

腕錶佩戴者輕易便能啟動鳴鐘裝置,但其內部運作卻異常複雜。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特別機芯組裝主管漢斯約格.凱特拉斯(Hansjörg Kittlas)解釋:「在僅僅2.2毫米高的空間中,將220個零件相互結合,運作極其精準。在某些位置,千分之幾毫米的距離便足以決定裝置能否如常運作。」三問裝置的組裝和調校過程長達三個多星期,並且講求專業知識、豐富經驗和頂尖技藝。只有極少數的製錶師能夠一手構建整個複雜裝置。

 

規模宏大的超卓複雜型腕錶項目,促使IWC萬國錶自行研發三問裝置。歷經數千小時後,兩名製錶師多米尼克.勒諾(Dominique Renaud)和朱利奧.帕皮(Giulio Papi)終於取得成果,他們的解決方案至今依然影響深遠,而這項發明亦在1990年面世的型號3770中首度亮相。隨後,三問功能亦應用於品牌的125周年紀念腕錶「Il Destriero Scafusia」之中。如今,葡萄牙超卓複雜型腕錶和葡萄牙三問腕錶奏起的亮麗聲響,教人聯想到護衛艦船鐘的換崗提示。

Minuten Rechen,型號3770

複雜設計保持穩定表現

為確保佩戴者在不同生活方式下依然聽到這些聲響,設計工程師沿用了昔日IWC萬國錶的傳統,並對腕錶的功能和日常用途加以重視。即使在靜止階段不小心移動指針,此裝置的設計亦可保證三問功能絕對不受影響。相連的時鐘和刻鐘齒條則是另一項新設計,只需一個組件便能同時啟動時鐘和刻鐘報時。工程師也縮減了讀取刻鐘的系統尺寸,全新形狀的分鐘齒條則帶有內齒。他們更開創了製錶界的先河,打造出微型空轉輪,在發條上鏈期間,撞擊輪系會自動中斷電源。上述種種巧妙設計使鳴響序列變得極其穩定。

多功能發條盒心軸控制整個過程

一旦三問裝置取得所需資訊,發條亦完全上鏈,這便是發揮功能的時候。凱特拉斯提到一個複雜的子組件:「固定於發條盒心軸的操控裝置包含大約15個獨立零件。此裝置確保時鐘、刻鐘和分鐘聲響順序發出。」要做到這一點,時鐘和分鐘齒條會先經驅動器和分離組件系統,與輪動發條盒心軸連接。每次會有一個齒口經過集結棘爪,使音槌敲響兩個音簧的其中一個。當敲完所有時鐘和刻鐘序列,離合器系統會把分鐘齒條和發條盒心軸相連,繼而發出分鐘聲響。為確保鐘聲不會過急,並在發條拉力耗盡時保持穩定序列速度,這個系統特別裝配了調速器。

 

當兩個小型音槌敲擊機芯外圍彎曲成形的精鋼音簧,腕錶隨即發出微妙的音調。音簧的準確合金成份及其製作方式向來是專業製錶商緊守的秘密。IWC萬國錶找來多種材質,經無數試驗後才達到極高的聲響要求。一如琴弦,報時音調取決於發條的有效振動長度。音簧合組出的悅耳鐘聲,需花費不少人手調校音色。腕錶佩戴者聽到的音調亦受到錶殼材質所影響。紅金和黃金的振幅尤其出色。凱特拉斯自豪地說:「每枚葡萄牙三問腕錶均有著獨特的聲響,舉世無雙。」

每次會有一個齒口經過集結棘爪,使音槌敲響兩個音簧的其中一個

最新製作過程有助提升精確度

自面世至今20多年,這項設計並非一成不變。凱特拉斯指出:「儘管基本功能相同,但我們一直在改良系統。」品牌採用了全新的製作過程。時鐘和刻鐘齒條現通過特殊光刻技術工藝,達到極高的精確水平。具有六枚算術曲臂的複雜分鐘傳動輪,現在也變得更加準確。

 

漢斯約格.凱特拉斯認為三問裝置屬於較高的製錶級別,等同葡萄牙Sidérale Scafusia腕錶的天文裝置。。這解釋了為何他對三問功能如此著迷:「多個星期以來,我一直全神貫注地工作,務求令這個細小而複雜的設計鳴響,過程之中它不斷為我帶來驚喜。」而此獨特聲音只有部份幸運的腕錶愛好者才能親耳細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