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上的數字式時間顯示

 

標誌性的波威柏懷錶於19世紀問世,為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歷史上的一大里程碑——波威柏懷錶以數字式顯示,不使用指針,改以大型數字顯示小時和分鐘。適逢150週年紀念,高級腕錶品牌IWC萬國錶推出首款設有跳時數字顯示的腕錶。錶廠自製94200型機芯專為此款腕錶而設計,以自設發條盒的獨立齒輪系驅動顯示盤。

在沙夫豪森,數字的年代早已於1884開始。該年,IWC萬國錶生產首款波威柏懷錶。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機芯開發專案經理Christian Satzke稱:「那是款前衛錶款,以轉盤上的大型數字顯示小時和分鐘。」薩爾斯堡製錶師約瑟夫‧波威柏(Josef Pallweber),是跳時數字時計的發明者。當時的IWC萬國錶主席約翰尼斯‧勞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著迷於現代化的時間顯示方式,並為其背後的創新技術取得專利。直至1890年,IWC萬國錶共生產約20,000枚波威柏懷錶。

IWC萬國錶以波威柏懷錶為靈感,於2018年日內瓦國際高級鐘錶展隆重推出型號IW505002腕錶
1884年至1890年間,沙夫豪森IWC萬國錶生產了約20,000枚帶有數字式時分顯示的波威柏懷錶。
1880年至1904年IWC萬國錶主席約翰尼斯‧勞申巴赫-申克(Johannes Rauschenbach-Schenk)
約翰尼斯‧勞申巴赫-申克著迷於現代化的時間顯示方式,並為其背後的創新技術取得專利。

首款具備跳時數字顯示的腕錶

品牌隆重呈獻IWC萬國錶「致敬波威柏」150週年特別版;此錶款屬於週年紀念版系列,具有跳時數字式時分顯示。腕錶設計與經典的原版錶款非常相似,備有鉑金、18K紅金或精鋼材質,限量發行。錶盤一絲不苟地覆上共12層優質漆面,其設計啟發自原創波威柏錶款的琺瑯錶盤。數字式顯示的視窗刻有「Hours」和「Minutes」字樣,與原作一致。

 

錶殼內藏一項嶄新技術特點——Satzke透露:「我們由零開始研創嶄新的解決方案,以先進技術推動顯示盤,並已為其註冊專利。」原作的波威柏機芯中,顯示盤由齒輪驅動,齒間呈不規則排序。齒間出現空隙時,主發條的動力直接傳至一分鐘圓盤上的星型輪。如此設計引致擺輪振幅不穩定,使機芯容易損耗。驅動顯示盤所需的動力亦從發條盒流失,限制了動力儲備。

我們由零開始研創嶄新的解決方案,以先進技術推動顯示盤,節省能量。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機芯開發專案經理Christian Satzke。

獨立齒輪系驅動顯示盤

IWC萬國錶自製94200型機芯耗時五年研發,由290個獨立部件組成,將顯示盤從腕錶齒輪系抽離。實現如此效果,靠的是兩個分開的齒輪系,各自擁有發條盒;一個為機芯提供動力,另一個負責驅動顯示盤。兩個發條盒由一個釋放裝置相接,每隔60秒釋放齒輪系,再立即鎖上。與原創波威柏機芯相比,這是顯著的改善,Satzke如此總結機芯的主要優勢:「驅動顯示盤對流向擺輪的動力再無影響,如此一來便可保證精確的振頻和60小時動力儲備。」

 

釋放裝置裝設於第三齒輪上,每隔四分鐘圍繞軸心旋轉,屬於腕錶常規齒輪系的一部分。固定於分輪上的凸輪,將釋放叉桿從一邊提升。經過一分鐘後,叉桿彈起,釋放與顯示盤齒輪系連接的解鎖齒輪。它向前推進,使一分鐘圓盤前進一格。
這項程序重覆9次。第10次切換後,一分鐘圓盤上的滑槽與十分鐘圓盤上的日內瓦驅動器嚙合,使其前進。下面裝設的針與中間的日內瓦驅動輪一同旋轉。十分鐘圓盤位於「5」、一分鐘圓盤位於「9」時,中間的日內瓦驅動輪使小時圈跳到下一個位置。

全新IWC萬國錶自製94200型機芯
新研創的錶廠自製94200型機芯具有自設發條盒的獨立齒輪系,負責推進顯示盤。

日內瓦驅動器實現連結

一如原版的波威柏錶款,部件由具有特殊幾何外形的日內瓦驅動器相連。如此結構預防顯示盤脫離位置,保持完全同步。這項設計的一大好處,在於數字式顯示可以錶冠方便地向前或向後調校。不過,這講求生產過程中需達成至高的品質。容許的誤差範圍極小,表面亦須絕對平整。日內瓦驅動器的外形由電腦輔助設計(CAD)計算得出,經精確修正,直至因摩擦而損耗的動量顯著減少。設計工程師亦大為改良了釋放裝置實體的精準度。圓盤向前推進,只需十分之一秒。

 

切換小時顯示盤時,由於要同時推進四個齒輪,需要大量能量。因此,部件必須盡可能輕巧。例如小時圈便是由鋁製成,僅重0.41克。為預防輕盈的合金耗損,小時圈經回火處理。兩個發條盒經由同一齒輪系上鏈。發條盒和齒輪系的設計,使其可以不同的速度旋轉。Satzke稱:「這樣可確保驅動顯示盤的發條盒隨時擁有足夠的能量使裝置推進,即使在腕錶動力儲備低下時仍可不受影響。」

錶廠自製94200型機芯將顯示盤從腕錶齒輪系抽離。
沙夫豪森IWC萬國錶機芯開發專案經理Christian Satzke。

腕錶的滴答聲代表時間的跳動

波威柏裝置雖建基於130年前的發明,至今風采依然絲毫不減。錶盤上的嶄新跳時,每天為佩戴者帶來24次奇觀。分鐘視窗的「59」轉變為「00」之際,小時亦隨之向前移動一個位置。時間跳動時,腕錶同時發出滴答聲。Satzke稱:「滴答聲提醒我們,內部運作機制是極為複雜的。沒有電池的機械數字腕錶,在1884年與無指針的腕錶同樣令人驚艷。」

波威柏機制配備數字式顯示
釋放裝置與腕錶的齒輪系相接,每隔60秒釋放齒輪系,然後立即再度鎖上。

繼續閱讀